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别云后 作者:观乎(上)(95)

时间:2022-09-25 11:19 标签: 剧情 强强 权谋 HE 正剧 年上
待他看见老人惋惜又悲切的目光,才觉得如同有一道无形的雷电劈在背上。他几乎站不住,整个人如同坠入深渊,连魂魄都不受控制地向下落。 我见他聪慧过人,颇有慧根,便将他带回悬清寺,改了个名叫做观尘。我老了,又
  待他看见老人惋惜又悲切的目光,才觉得如同有一道无形的雷电劈在背上。他几乎站不住,整个人如同坠入深渊,连魂魄都不受控制地向下落。
  “我见他聪慧过人,颇有慧根,便将他带回悬清寺,改了个名叫做观尘。我老了,又只有这一个徒弟,自然是希望他日后能功德大成,接过悬清寺。
  “观尘自从入寺之后从未行差踏错,可是他年纪尚轻,必然是要经历劫数的。我等了四年多,终于等来了他的劫。”
  觉明禅师那双浑浊的眼透过昏暗烛光看向他,语气没什么起伏,却如同一把利刃刺来。
  “或者说,这场劫在他年幼时便种下了因。因缘轮转,终究是在今日得了果。”
  季别云耳边一阵嗡鸣,他定在原地,愣愣看着觉明禅师嘴唇一张一合。他似乎听清了每一个字,却又像什么也没听见。
  他感觉自己仍在坠落,脚下不是土地,而是滚烫的岩浆,是冬日刺骨的湖水。眼前突然晕眩,他伸手扶住了一旁的墙,才发觉自己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观尘……他……”季别云喉咙发紧,只断断续续说了三个字便再也说不出来。
  灵东寺,和尚,带回悬清山……脑海里的记忆碎片如浪一般翻滚,搅得他不得安宁。
  觉明禅师的声音再次响起:“观尘他在里面,施主进去吧。”
  一声长叹响在不远处,烛火随着老人的背影一同远去。季别云艰难抬头,注视着是名院的门,眼底干涩得难受,一颗心却像是能挤出水似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去的。
  或许像是孤魂野鬼那般,游荡进了观尘的院落。
  廊下点了几盏灯,屋内也有几盏油灯,在窗纸上映出了一个侧影。僧人静坐着,双掌合十,长长的佛珠从掌心垂下,被僧人一颗又一颗地慢慢拨动。
  他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那道影子,就那样看了许久。
  从灵州那场红梅白雪,到充州的相随,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切都能解释了。
  季别云自嘲地轻笑一声,失魂落魄地穿过回廊,一步步地靠近。
  他扶着门框跨过门槛,一眼便看见了观尘。僧人眼里还带着未来得及掩去的意外,盘坐在蒲团上,抬眼看向他。
  “你怎么来了?”僧人紧跟着又问,“怎么脸色这么差,病了?”
  季别云垂眼看过去,开口时声音在发颤:“赵却寒。”
  观尘明显一怔,却没有回应。
  他又道:“慧知,我就知道,若能与你重逢,我第一眼便能认出你来……是你骗我……你何苦骗我?”
  见观尘仍不承认,季别云走近两步,痴痴道:“我走后你有没有受牵连?那些人有没有来找你,可曾受伤?柳家倒了,你在灵东寺是不是也就受欺负了,那个混蛋方丈有没有饿着你冷着你?有没有打骂你?”
  他的视线一刻也不曾离开观尘的脸,企图在那张脸上找到一点回答。
  可没有,观尘仍然平静得如一池静水。
  季别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也尽量冷静下来。
  “你知道新帝登基大赦天下,也猜到我会回灵州,所以提前去灵东寺等我。我想要复仇,你便把我带去了宸京,引荐给贤亲王。跟着我去充州也是怕我出事……”
  他每说出一个字都愈发痛苦,缓了缓才又道:“我在悬清寺遇刺受伤那回,你来质问我,是怕我亲手杀了郑禹陷得太深。我在登阙会台上受伤晕倒,你守了我一夜,是真的害怕我出事。”
  季别云看着僧人,“为什么啊,观尘?我自认命不好,虽不愿就此向命运低头却也挣脱不开,可是你不一样,你已经跳出泥潭了……我值得你这样做吗?”
  观尘分明都听见了,但就像一尊雕像般岿然不动,甚至看不出喜怒哀乐。
  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无力感又席卷了季别云,被碎瓷片扎伤过的膝盖突然失去力气。他倒在了地面,却仍跪着朝前膝行了几步,来到了僧人面前。
  近距离看过去,这张脸与慧知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每一处骨骼与轮廓都曾是他熟悉的样子。可他从前总盯着那些不同的地方,他想这是观尘,是另一个人,不该被笼罩在一个相似的y-in影里。
  季别云恍惚不已,纷乱的思绪已经攫取了他的理智。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与慧知的重逢会是这样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朝着一种荒诞又撕裂的方向奔去。
  他委屈,因为观尘不肯承认,不肯理他。从在充州分别开始,季别云就一直挂念着观尘,晕倒前也只想见见僧人的脸,听听僧人的声音。
  可是观尘不理他。
  季别云说的话也颠三倒四起来,像个被人冷落的疯子:“你不能不理我,你以前都不会不理我的,不管是入京之后还是小时候在灵州……赵却寒,观尘,你说话好不好?”
  一只手伸过来,掌心盖住了他的膝盖。
  观尘低垂着眼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闷:“别跪在地上,小心膝盖疼。”
  季别云一怔,突然就崩溃了。
  他挥开观尘的手,扶着身后供桌的桌角,吃力地站了起来。视线撞上那尊镀了金身的菩萨像,他毫无预兆地抬手,将那尊像从高高台面上挥落。
  菩萨像在地面摔了个粉碎,季别云冷眼瞧了一会儿,忽而转头看向观尘。
  声音也带了些冷:“没别人看着了,我们的秘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僧人的视线从那狼藉的碎片移到少年身上,从衣角,到膝盖,再到腰间,最后移到了脸上。
  两人静静看着彼此,沉默像是他们之间的武器,或是防线,维持着破碎不堪的假象。
  过了许久,季别云才开口:“我说过,你若骗我,我会报复回来的。”
  但冷静只维持了短短一瞬,他下一句话又是退无可退的委屈:“但我舍不得对你动手,也不能对自己动手让你难受,我只有不理你了。我是说真的,一别两宽,你若还想装下去,我就陪你装一辈子的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