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霸爱盲妻——玚瑷

时间:2021-01-21 03:20 标签: 重生 穿越时空 穿越 随身空间 玚瑷
《重生之霸爱盲妻》作者:玚瑷文案:【修仙、甜宠、升级流、主1,阵法师】秦岸一路披荆斩棘,好不容修炼到了真仙的境界,眼看着就可以晋级仙尊了,却被自己的伴侣和自己的好兄弟联起手来坑害身死道消。
   《重生之霸爱盲妻》作者:玚瑷
  文案:
  【修仙、甜宠、升级流、主1,阵法师】
  秦岸一路披荆斩棘,好不容修炼到了真仙的境界,眼看着就可以晋级仙尊了,却被自己的伴侣和自己的好兄弟联起手来坑害身死道消。
  再一次睁开眼,秦岸重生回到了十三岁。这辈子,他绝不放过自己的杀身仇人,势要保护好他最重要的人。
  关键字:修仙、打脸、金手指、爽文、1V1,
  不喜勿下,评论留德
 
 
第1章 重生归来
  夜色如墨,无星、无月,夜幕漆黑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蝉不叫了,风不吹了,窗外静悄悄的万籁俱寂、落针可闻。
  原本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的秦岸,勐然间睁开了双眼。震惊而又茫然地望向了身旁的一切。可是他却错愕的发现,在这样的黑夜之中,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漆黑的一片。呆呆看了许久,却什么也看不到,这让秦岸深刻的意识到他已经失去了黑夜视物的能力,他已然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真仙修士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在夜晚里什么都看不到的普通人。
  默默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秦岸开始思索了起来。他记得自己在渡晋级仙尊的雷劫。然后,他的伴侣柳飞絮和他的好兄弟白成风想要杀他,澈儿为了救他,死在了两个人的手里,之后,自己也被两个人联手杀掉了。可是现在……
  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和腿,又整理了一下自己脑袋里凌乱的记忆,秦岸发现自己居然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到了他十三岁那一年,还没有激发天雷之体,还是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
  秦岸本名李岸,是平安镇李家家主李耀祖的独子,因为他是天雷之体在没有激发的时候和普通人是一样的,所以,在秦岸五岁的时候,在李家检查出没有灵根无法修炼。李家的五位长老以秦岸无法修炼为由,罢免了李家家主,并要求对方交出自己的修炼功法和修炼资源,李耀祖不答应,五人便联手杀害了李耀祖和他的妻子秦雨蝶夫妇二人。
  当年的秦岸只有五岁,是被他的姑姑李珍娘偷偷抱走,方才逃出了李家,逃脱了被斩草除根的厄运。姑姑李珍娘是一位筑基修士,二级丹师,年龄不小了但是并没有成亲,身边儿有一个和秦岸同岁的养子名叫苏澈。
  逃出李家之后,秦岸便与姑姑和表弟苏澈相依为命,一家三口一直过着东躲西藏、颠沛流离的日子,生怕被李家找上门来。为了不被找到,李珍娘为李岸改名为秦岸,为自己的养子李澈改名为苏澈。娘三个一直都隐姓埋名地生活在偏僻的小村子里。
  此刻,秦岸十三岁,他们一家生活在一个名叫桃花村的偏僻村庄之中。村子里没有修士都是普通人,而李珍娘和苏澈也把自己伪装成了普通人,跟着一群村民生活在了一起。
  反反复复的思考着,秦岸想了一个晚上,把上辈子的身死和这辈子的种种处境都细细思考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天亮,秦岸才从床上爬起来,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粗布的短打,他扯了扯嘴角,十三岁的时候,应该是自己过得最潦倒的时候吧!住的是农户人家的土坯房,房间里异常的简陋,桌椅板凳都是旧的,就连床也是最简单的木板床。吃的是和其它的普通人一样的食物,偶尔姑姑会给自己吃一点儿灵米,不过因为一直把自己当作是普通人,所以,姑姑不敢给自己吃太多的灵米,丹药也不敢给自己吃。生怕自己吃多了灵力浓郁的东西会爆体而亡。
  去院子里打了一盆水回来,秦岸洗了把脸,动作娴熟地将自己的长发梳起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望着铜镜里,这张稚嫩的脸庞,秦岸的心头百感交集。本以为身死道消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没想到上天居然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柳飞絮和白成风那对儿狗男女,还有姑姑和澈儿,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人,他也一定要保护好他们!不让他们再离开自己。
 
 
第2章 表弟苏澈
  正当秦岸坐在铜镜前发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岸哥哥,你起床了吗?岸哥哥!”
  听到那个空灵的声音,秦岸立刻从自己的思绪之中回过神来,急忙起身来到门口,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望着站在门口,和自己一样穿着一身蓝色粗布短打,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的人儿,秦岸激动地红了眼眶。
  眼前肤色白皙,容貌精致而又俊美的人儿,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姑姑的养子——苏澈,那个默默地陪伴在自己身边儿一辈子的人,那个为了自己而死的人。
  想到澈儿被柳飞絮和白成风联手杀害,一身白衣染的血红,就那样一动也不动地躺在自己怀里的画面,秦岸的双眼血红。激动地把站在门外的苏澈抱进了怀里。
  “啊……”跌进秦岸的怀里,苏澈愣了愣,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错愕。
  “澈儿!”在对方的耳边儿轻唤着他的名字,秦岸的声音有些沙哑,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害怕再失去的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怎,怎么了岸哥哥?”察觉到对方说话的音色和平日里不一样,苏澈更是一脸的困惑。
  “没,没事儿,岸哥哥怕你摔倒了,我扶你!”说着,秦岸放开了怀里的人,小心翼翼地拉着对方的手,带着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扶他坐在了椅子上。
  “岸哥哥,你不用担心的,你的房间我来过好多次了,我记得住哪里是门槛,哪里有桌椅,不会摔倒的!”苏澈虽然天生眼盲,但是,他非常的聪明,记忆力也非常的好,所以,他每一次出入的时候,都会把步子记住,比如,从自己的房间到岸哥哥的房间需要走几步,哪里是门槛,哪里摆放着桌椅,哪里是床,哪里是衣柜和脸盆架,这些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样,他即便看不到也不会摔倒。
  “恩,我知道,澈儿最聪明了!”微微颔首,秦岸的目光温柔地落在了身旁人的脸上。澈儿的模样长的很俊,上辈子就曾经有不少的男修女修喜欢他,起初的时候,秦岸还想着帮澈儿寻一门好亲事,可是,不管是男修还是女修,澈儿却一个也看不上,满心满眼的就只有自己。
  想到上辈子,澈儿暗恋了自己一辈子,直到死的时候才告诉自己,他深爱的人就是自己的时候,秦岸当时非常的愧疚,也非常的后悔,他痛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儿察觉到澈儿的心意,他也痛恨自己没能早一点发现自己的心意,白白浪费了一辈子,到最后还害死了澈儿。
  “岸哥哥!”得到秦岸的夸奖,苏澈的脸色微红,小脸上多了几分羞涩。
  “澈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找我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看着身旁的人儿,秦岸笑着询问了起来。
  “哦,也,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就是来看看岸哥哥,看看岸哥哥的伤好了没有!”说到这个,苏澈皱起了眉头,要不是为了自己,岸哥哥不会和人打架的,都是自己不好。
  闻言,秦岸立刻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发现,的确有昨天和村子里三个大汉打架的一段儿记忆。而秦岸之所以会和他们打架,就是因为这三个混蛋欺负澈儿,说澈儿的坏话。所以,秦岸气不过,才会和他们打架的,不过,秦岸现在还没有激发天雷之体,还是个普通人,对方三个人自己一个人,自然是没打过的。嘴角,手臂上的一些淤青也是由此而来。
  “啊,没事儿了。你不用担心,就是嘴角青了一块而已。放心吧!”说着,秦岸抬起手揉了揉苏澈的头顶。
  “岸哥哥,我拿丹药给你。你不要一下都吃掉,你吃一小半,身上的伤就不会再疼了!”虽然娘告诫过自己,不让自己给岸哥哥丹药,害怕丹药里的药性太强,岸哥哥这个普通人承受不了会爆体而亡,可是看到岸哥哥受伤,苏澈心疼的厉害,就想着背着娘,偷偷地送丹药给岸哥哥。
  “没事儿,就是一些淤青不用吃丹药,过两天就好了。你的丹药留着卖灵石给你自己修炼吧!”十三岁的澈儿已经是一名一级丹师了,跟着姑姑学习丹术已经三年有余。
  “岸哥哥……”听到对方这么说,苏澈皱了皱鼻子,有些不高兴。
  “听话,我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吃丹药,收起来吧!”说着,秦岸将对方拿出来的丹药放回到了瓷瓶里,又还给了苏澈。
 
 
第3章 上门说亲
  早饭的时候,秦岸和苏澈一起去了客厅里,李珍娘已经把早饭端上桌了。
  望着自己的姑姑,秦岸蹙了蹙眉头,姑姑是李家的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一向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是现在的姑姑却穿着一身粗布衣,打扮的像个贫困潦倒的村妇,看着就让秦岸心疼。“姑姑!”
  “怎么了岸儿?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听到侄儿唤自己的声音不太对,李珍娘错愕地瞧向了对方。
  “没,没有,姑姑做的饭好吃!”说着,秦岸拿起碗来大口吃了起来。
  听着秦岸略带沙哑的嗓音,李珍娘愣了愣,却是笑了。“你这孩子,别光顾着吃饭,吃点儿菜!”说着,李珍娘急忙给侄子夹菜。
  “恩!”点头,秦岸一脸满足地吃了起来。在心里,他暗暗地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保护好姑姑,不让姑姑死在李家人的手里。
  饭后,李珍娘拿出了消肿化瘀的药膏交给了秦岸。“岸儿,这是普通人用的药膏,姑姑昨天去镇上给你买的,你一会儿回去擦一点儿。记着,以后别再跟人打架了,知道吗?”
  瞧见姑姑苦恼的模样,秦岸点了点头。“姑姑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秦岸明白姑姑的担心,姑姑是怕自己惹出事情来,惊动了李家的人惹来杀身之祸。
  “不,不是岸哥哥的错。是我不好,娘,你别说岸哥哥了!”听到岸哥哥被母亲说教,苏澈急忙认错。
  “澈儿,你……”
  “哎呦,秦家妹子,在家呢?”李珍娘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四十多岁的村妇便走进了门。
  瞧见来人一身碎花衣裳,鬓角还带着一朵红花,秦岸抽了抽嘴角。这个婆子不是别人,正是村子里有名的刘媒婆。
  “哦,刘大姐来了!”看到来人,李珍娘笑了笑,立刻将人请到了一旁坐着。
  苏澈急忙起身去后边儿泡茶,招唿客人。秦岸则是坐在一旁没动,因为他知道,刘媒婆这会儿来准没有好事儿。上辈子活了千年,这会儿再回想十三岁的事情,一时半刻还真是有些想不起来了。她是来干什么的?
  “秦家妹子,你家澈儿可真是懂事啊!”瞧着沏茶倒水的苏澈,刘婆子笑了笑。
  看到刘婆子笑眯眯地盯着澈儿,秦岸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来了,这个老太婆是来给澈儿说亲的。而且,还是要说给昨日调戏澈儿的一个死瘸子。一想到这个,秦岸的脸色便直接冷了下来。
  “啊,刘大姐过奖了。”瞧着对方落在自己儿子身上的目光,李珍娘蹙了蹙眉头,也很是不喜。
  “秦家妹子,这澈儿也不小了,你看是不是也该给他说一门亲身了啊?”瞅着李珍娘,刘媒婆试探着问。
  “刘大姐玩笑了。我家澈儿今年才十三还小,没有说亲的打算!”微笑以对,李珍娘婉转地拒绝了对方。
  “哎呀,不小了,不小了。今年十三先把亲事定下来,明年十四刚好成亲!”
  “我不想澈儿那么早成亲,我还想多留他几年,再说了,我家澈儿眼睛不好,把他嫁出去我这做娘的也不放心!”沉下脸来,李珍娘直接决绝了。
  “姐姐知道,你舍不得澈儿远嫁。你看咱们村子里的王家咋样?那王家老四比你家澈儿大两岁,年纪相仿正好般配,而且王家说了,这事儿要是定下来啊,他们愿意出六两银子的彩礼,你看怎么样啊?”瞧着李珍娘,刘媒婆提到了王家。
  “不怎么样?那个瘸子昨天还带着人调戏我家澈儿,今天又找媒婆来说亲,门儿都没有!”还不等李珍娘开口,秦岸便直接一口回绝了。
  “秦岸,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是,王老四的腿是有毛病,可是你们家澈儿眼睛不也有毛病吗?虽说,你们家澈儿长得俊,是十里八村最俊的双,可是,他眼睛有毛病,那腿脚好的人家也看不上啊!这王家老四……”
  “刘大娘,门在那边儿您请吧!我家澈儿不嫁。”站起身来,秦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你这小子太没规矩了吧?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被秦岸下了逐客令,刘媒婆一脸的不爽。
  “刘大姐,对不住了。我已经跟您说的很清楚了,我家澈儿不嫁,您请吧!”开口,李珍娘也直接下了逐客令。
  “好,好,你们姑侄俩一个鼻孔出气,你们别后悔,别来求我!”站起身来,刘媒婆怨毒地瞪了二人一眼,便气唿唿地离开了秦家。
 
 
第4章 李珍娘的打算
  看到刘媒婆被气走了,秦岸勾了勾嘴角。心想:这个死瘸子,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敢找媒婆来说亲,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娘,我们这样把刘媒婆赶走,会不会有事啊?”说到这个,苏澈有些不安,他不怕村子里的人,他担心的是被李家人发现岸哥哥的踪迹,那就麻烦了。
  “放心吧澈儿,不会有事的。大不了我们就搬家,反正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三年了,也该搬家了。”自己的儿子是修士,李珍娘又怎么会把澈儿嫁给一个普通人呢?
  “都是我不好,连累了娘和岸哥哥!”说到这个,苏澈很是自责。
  “澈儿,别这么说。不关你的事!”那王老四是何许人也,李珍娘也不是不知道,别说澈儿是修士不会嫁给普通人,就算澈儿是普通人,她也不会把她的儿子嫁给那种游手好闲的泼皮啊!
  “对,这事儿和澈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根本就是那个瘸子死缠烂打没皮没脸的贴上来调戏澈儿的。”说到那个混蛋,秦岸就恨得牙痒痒。对方再敢来招惹澈儿,一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好了,澈儿、岸儿你们也不要烦恼了,别担心,等过几日,我找好了合适的地方,我们就离开这个村子,去其他的地方生活!”看着两个孩子,李珍娘轻声宽慰着二人。
  “好,听姑姑的。”颔首表示赞同,秦岸站起身来,拉着苏澈的手一起离开了客厅。
  瞧见两个孩子手拉着手离开的背影,李珍娘不由得挑了挑眉。总觉得今天的岸儿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平日里,岸儿也很照顾澈儿这个弟弟,但是,他却从来不会这样拉着澈儿的手送他回房间,可是今天……

  回到了苏澈的房间里,秦岸扶着人坐在了椅子上。自己也坐在了澈儿的身边儿。“澈儿,你今天要做什么?要修炼还是要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