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卑微受重生后成了渣攻——一人路过

时间:2021-03-03 02:05 标签: 重生 穿越时空 穿越 随身空间 一人路过
卑微受重生后成了渣攻作者:一人路过文案周寻爱了秦宇升整整十年。这十年间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无论身心。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出得职场,进得卧房。“你怎么这么贱啊?”朋友开玩笑对他说
   卑微受重生后成了渣攻
  作者:一人路过
  文案
  周寻爱了秦宇升整整十年。
  这十年间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无论身心。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出得职场,进得卧房。
  “你怎么这么贱啊?”
  朋友开玩笑对他说。
  周寻不以为然。
  因为他爱了秦宇升十年,秦宇升也爱了他十年。
  直到有一天,他亲耳听见秦宇升笑着对朋友说:“周寻?免费保姆有什么不好,各方面都照顾到位了,多方便啊。”
  这就是他的十年。
  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高中,身穿白蓝相间的宽大校服。面前站着模样稚嫩的秦宇升,意气风发的朝他表白。
  周寻微微一笑:去你丫的。
  秦宇升万万没有想到,重回高中时期,周寻不仅不再追着他跑,竟然还断然拒绝他的表白!
  那之后的事态发展都与记忆中不同。对方远远甩开了他,独自一人混的风生水起,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当他以为自己好不容易追回了周寻,却没想到对方反攻。
  翌日浑身酸痛的醒来,周寻系着领带,嘴角勾笑:“钱放边上了,多谢款待。”
  秦宇升:“!?”
  --
  食用须知
  1.主攻,双重生。重生前周寻是受,秦宇升是攻。重生后周寻是攻,秦宇升是受
  2.破镜重圆,二人共同成长。有火葬场元素,但结局HE,两人必定会走向和解。极端攻控受控要求骨灰都给扬了的慎入,不喜点叉。请勿人身攻击,评论太过分会举报
  3.主角重生后万人迷属性,有修罗场
  --------
  预收文:《团内只有我是A!?》
  余逸12岁通过层层选拔进入顶流娱乐公司,当了5年练习生,终于在18岁生日前结束陪跑,与另外四人组成偶像团体。
  本以为能从此实现梦想,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面向Omega组成的偶像团,除他以外,其他成员竟全在出道前二次分化成了Omega。
  唯一一个Alpha余逸一脸懵逼。
  “公司已经在你们身上投了很多钱。在把钱赚回来之前!这件事绝对不能暴露!”
  余逸被公司委以重任。
  然而那些成员一个比一个难搞。
  深受余逸信赖素来稳重的队长;
  向来与余逸势不两立心比天高的死对头;
  穿一条裤子长大但就是比他受欢迎的冰山竹马;总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天然呆忙内。
  ——在还未彻底接受分化成Omega的事实前,通通迎来了发热期。
  余逸:无论如何,也要保持友善且淡定的微笑:)
 
 
第1章 
  “唔,我看得出来,你的婚姻不幸福。”
  占卜师看向眼前青年。
  青年很高,模样俊秀。穿着一件风衣。但因缺乏锻炼身形瘦弱,鼻梁架了一副眼镜。
  “你在家庭里不受重视,事业上也屡屡受挫,白白浪费了大好光阴。要想改变,只有斩草除根……”
  周寻:“你让我杀人?”
  “不不不!”占卜师慌了,“我的意思是让你放下一切。你还这么年轻,现在还不晚。”
  周寻:“我快30了。”
  占卜师:“30很年轻的。”
  周寻叹了口气。
  他怎么会无聊到跑来路边上的占卜摊。
  这里光秃秃的十分简陋,只有一个水晶球。占卜师本人穿着打扮也十分可疑。还有对方刚才说过的话,完全不正确。
  周寻将钱递了过去,起身:“谢谢。”
  占卜师见他要走,忙道:“等等!”
  她摸索半天,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递过来,“送给你。”
  那是一盒包装精美的火柴,盒面印着黑色符文。
  但无论包装再怎么精美,火柴就只是火柴。周寻不抽烟,用不着。
  占卜师笑:“你是我的第一位客人。它是赠品。心情不好的时候点燃它,会有用的。”
  这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吗。
  周寻收起来,离开了占卜摊。
  已经12月了,气温愈低。迎面一阵冷风吹来,周寻缩了缩脖子,拉高风衣衣领。
  对方刚才的占卜错漏百出。
  因为他压根没结婚,事业也一帆风顺。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和爱人住在一起。
  每天能看着对方的睡颜入睡,睁开眼也能第一眼看见对方,怎么能说是不幸福。
  周寻看了眼时间。他是午休出的外勤,现在休息时间快过了,得尽快赶回去。
  他现在工作的地方,是他和秦宇升白手起家一起创办的。秦宇升负责拉客户谈生意,他则做其他辅助的工作。
  五年时间,公司规模已从最初的十几人升至几百人,甚至还开了几家分公司。
  而秦宇升也一跃成为董事长。
  周寻原本该接任总经理,却因秦宇升一句话,留下当了秘书。
  并没有什么不满。
  周寻面无表情地想。
  自己原本也没太大的事业心,只要秦宇升能过得舒服、比什么都重要。
  “真贱。”
  一道女声传入耳中。
  “知道人家不喜欢他,还非要在一起。巴心巴肝每天把人伺候的跟皇帝一样,自己呢,黄脸公一个。”
  “就是,也不知道图什么。我看着心头都起一团火。”
  “嗐,别提了。名义上是在交往,实际就是个保姆。又要买菜做饭,又要上班赚钱,上床也要迁就人家。”
  “嘘!小点儿声,这是在外面。”
  等红绿灯期间,周寻听见窃窃私语。他不觉看过去。
  两女生不好意思笑笑,相互推搡着走远。
  “你给我推荐的什么耽美文啊,气得我够呛。”
  “哈哈,我不能让自己一个受罪呀。
  她们笑作一团。
  原来只是在聊小说。周寻转回头。
  可能是因为占卜师刚才说的那番话,让他不小心代入了自己。
  怎么可能是在说自己呢。
  他与这两个女孩素不相识。更何况,他和秦宇升的恋情一直没公开。就连在公司,大家也只以为他俩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而且,他跟女生口中的那人完全不同。
  他爱秦宇升,所以心甘情愿为秦宇升奉献一切。同样的,秦宇升也爱着自己。
  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从高中走到现在,足足走了十年。
  十年。
  如果人能活八十岁,那么他们把人生八分之一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彼此。这不能说是爱吗。
  回到公司。
  周寻一路往回走,一路有人叫他周哥。
  周寻一一点头。除非必要,他很少主动开口说话。
  现在他算是秘书处的负责人,手下带了两个新人。
  刚回到座位,其中一个新人便凑了上来:“周、周哥,有件事……”
  新人犹疑着:“我刚才去给秦总送资料,他好像在发火,把兰兰都骂哭了。你、你要不要去看看?”
  兰兰是另一名新人,刚毕业不久。
  老总发火,这原本不是秘书该管的事。
  但毕竟是自己带的人,周寻担心可能新人工作出了什么错,点头:“知道了,你去忙吧。”
  总裁办公室离秘书处很近。周寻敲了下门,里边传来男人隐含愠怒的声音。
  “进来。”
  周寻扶了下眼镜。
  看来确实气得不轻。
  推门而入,那位名叫兰兰的新人站在房间中央。垂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
  前方办公桌后,坐了一身形颀长的男子。
  身着高定西装,头发往后倒梳,露出立体的五官。容貌英俊,眉眼深邃。现在却因怒气紧皱着眉,显得有些可怕。
  周寻为其泡了一杯咖啡,放到桌上。
  秦宇升看都没看一眼,径自将手中文件塞过来:“看这个。”
  毕业这么多年,秦宇升的脾气已经收敛许多。要放在以前,估计早就爆粗了。
  周寻接过文件,见是一份合同。
  这是笔大单子。全公司上下忙活了好几天才敲定下来。
  是出了什么问题?
  周寻一翻便看出了原因。数额不对。
  这份合同是他带兰兰核对过的。事前也已经确认过,不应该出错。
  兰兰抽抽涕涕:“对、对不起。之前是我跟秦总去的。走得太匆忙,不、不小心拿成了旧版。”
  如今这份合同都已过了法务盖了章。如今重来一遍,就又要过一遍繁琐的流程。会推迟整个订单排期。
  若仅是公司内部也就算了,特殊情况精简流程也不是不行。可合作公司呢。他们不一定愿意配合。
  何况现在签订的这个数额,对合作公司明显是有益的。
  秦宇升并没怎么开口。但仅仅如此,都能感受到浑身散发的低气压。像是觉得兰兰的抽泣声很吵,不耐瞪了过去。
  兰兰一个寒颤,立马闭上嘴。
  周寻收起合同:“很抱歉,是我的责任。我这就联系公司道歉,然后……”
  “不必。”秦宇升冷冷打断,“把小刘叫进来。”
  小刘是副秘书,去年刚进来公司。名义上他是小刘上司,但实际对方对自己抱有很强的竞争意识。
  周寻一早就感受到了这点。但因对方工作能力的确很强,所以他一直采取退让的态度。
  平常也就算了。可这回明明是自己带的人犯了错,秦宇升却让他叫小刘进来,是不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吗。
  见周寻没动,秦宇升抬眼,皱眉道:“怎么了?还不快去。”
  周寻张了张口,终究没能说出内心想法:“是。”
  他退了出去。
  兰兰跟出来还在不住抹眼泪,语无伦次:“对不起、周哥,对不起。”
  周寻叹了口气,递过去一包纸:“下次细心点儿。”
  兰兰:“好、好。可是周哥,接下来该怎么办。”
  按照周寻原本的打算,这是他们公司内部出了错,肯定得登门道歉。到时无论是请吃饭还是什么,都得磨合作公司尽快重新走一遍流程。
  只是再怎么迅速,放到下头执行还是需要时间。到时免不了三番五次的催。
  时间排得很紧,一个粗心的小错误,导致牵一发而动全身。
  周寻:“你去叫小刘过来。”
  兰兰去了。
  周寻正要把原委和想法告诉小刘,小刘却直接起身进了总裁办公室,压根没理他。兰兰灰溜溜回来。
  “我跟他说了合同的事,也说你和秦总叫他。结、结果他就直接走了。我是不是没传达好?”
  小女生现在战战兢兢的。
  周寻摇头:“没关系,继续工作吧。”
  小刘现在的态度是越来越不加掩饰了。刚进来的时候还好,但现在估计是看出秦宇升比起自己更依赖他,越发变得肆无忌惮。
  兰兰抱怨:“他怎么能这样啊。周哥你跟了秦总那么久,他只是刚来的而已,怎么能对你这种态度。”
  周寻来不及回答,便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能力不够呗,还能是因为什么。”
  两人齐齐看过去,来的是分公司的人,这些天刚过来总公司参观学习。估计是来秘书处领文件。
  那人腆着脸笑:“周寻,果然是你。这么久不见还跟高中那会儿一样,跟着秦哥屁股后头转呢。”
  兰兰怯生生的:“他、他是谁啊。怎么这样说话。”
  周寻认出了这个人。
  原本他只是觉得样貌有些熟悉,但听见那说话的口吻,立马想起了来人身份。
  高中时期,对方算是秦宇升的马仔之一,一直跟在秦宇升身边。
  但周寻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对方名字。
  “这么看我干嘛,难道是不记得我了?高中三年同学,也太伤人了吧。”
  马仔领了文件,吊儿郎当走过来。
  哪怕出社会这么多年,对方学生时代染上的痞气仍未完全消除。
  他貌似外向,热情地拍了拍周寻肩膀:“这么久没见,偶尔也聚一下吧。把秦哥也叫一起,我请客!”
  周寻礼貌而疏离:“有空的话,一定。”
  马仔又随口扯了几句闲话,便离开秘书处。
  外边似乎有人在等他,抱怨道:“怎么这么久。”
  马仔:“抱歉抱歉,见到老同学忍不住多聊了几句。”
  “关系很好吗。”
  “啊?一般吧。”马仔笑道,“只是难得见到这么贱的人。高中被欺负三年不够,工作了还上赶着跑一家公司受欺负,叹为观止。”
  “咳、你可别乱说话啊。”
  这毕竟是在总公司,另一人十分警惕。
  “放心放心。那人胆小得很,何况我说的也是实话啊……”
  两人声音逐渐远去。
  音量没有特意压低,秘书处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陷入诡异的寂静。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知道指的是谁。
  兰兰总觉得自己听了不该听的话,连方才工作受的那点委屈都忘了。担心地看向周寻:“周、周哥,你还好吗。”
  周寻:“什么?”
  自己都听见了,周哥不可能没听见。
  兰兰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另一个交好的同事拉走:“嘘,别多话了。赶紧工作吧。”
  众人重新动起来,周寻也回到座位,开始处理工作。

  刚才的话他的确听见了,可那又如何。
  外人觉得他上学被欺负,如今工作了还被欺负。但那也只是外人的看法。
  实际怎么样,只有他自己清楚。
  现在他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每天一起吃住,还能一起工作。
  “啪嗒”一声,周寻笔尖断掉了。在纸上刮出一道横线。
  周寻注视着那道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