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这位alpha身残志坚 作者:三碗过岗(下)

时间:2021-05-04 12:50 标签: 未来架空 婚恋 星际
第72章 
  白历的腿在车上缓了一阵,等到了公寓附近超市的时候,酸胀感已经减轻了大半。
  正赶上晚饭时间,超市人不少,白历从副驾走下来活动活动左腿,陆召一边用个人终端把车往临时停车场调,一边看他,眉头微微皱着,表情很能说明陆少将这会儿对白大少爷行为的不赞同。
  “您能别绷着脸吗,”白历无奈道,“特别像被O拖着逛街的A,满脸不认同,但该掏钱还得掏钱。”
  陆召没被他的形容带跑偏:“你得休息,喝带镇痛效果的营养液。”
  这话可能是陆召今天重复最多的一句,从白历在悬浮车上捏膝盖开始,每隔八分钟就会重复一次。
  陆少将不太会说软话,但他很有恒心,一句话翻来覆去,听得白历头大。
  “那玩意儿真的很难喝。”白历解释,看到陆召的脸色,立马改口,“但我吃完晚饭就喝,不怕吃苦不畏艰难,坚决完成友军j_iao代的任务。”
  他穿的还是比赛的赛服,表情有点儿“我可是为了你”的英勇就义的意思,跟帅气的赛服相当不搭,看得陆召有点儿想笑,忍住了。
  “总得让我垫吧点儿好吃的再喝,”白历拉着陆召往超市走,“我真的忒烦喝镇痛剂之类的东西了。”
  带镇痛效果的营养液虽然没有镇痛剂的止痛效果好,但成分都有重叠的地方。
  白历早几年住院养伤的时候就给喝出心理y-in影了,实在是咽不下去。
  陆召想起来军医院隔离房里睡得昏昏沉沉极不安稳的白历,心里那根刺就跟被拨弄了一下似的,传递来细密的酸痛感。
  他的嘴唇动了动,被白历拉着往前走了好几步。
  “买点半成品的菜,回家加工加工就得,”白历最后添了一把柴,“特快,在厨房都站不了十分钟。”
  陆少将在这方面就没斗得过白大少爷过,到底还是被白历拉着手履了逛超市的约。
  公寓楼下的超市这个点还做着促销活动,白历带着陆召在超市熟食区溜了一圈儿,随行机器人的购物筐就塞了一半。
  又往零食区溜达一圈儿,购物筐就塞爆了。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七点,天色已经彻底黑了,空气里是雨后潮s-hi的气味,白历跟陆召各提着一个大号购物袋走向悬浮堵车,后面还跟着个抬着最重的购物袋的超市随行机器人。
  刚放了一个袋子上后座,就听见陆召的个人终端响了一声。
  陆召拿起来看了一眼:“我接个通讯。”
  “接呗。”白历没在意,把自己的购物袋也放上后座,转身又去接随行机器人抬着的购物袋。
  下午的时候刚下过一场雨,地上都是水渍,随行机器人的款式有点儿老,底部的滑轮可能是进了水,等白历发现的时候它已经顺着水渍自由滑行出去了一大截。
  白历看得直乐,干脆走过去接购物袋。
  一走近就听见隐隐飘来的声音:“……再跟您确认一下,延后可能会影响您上半年轮值任务的j_iao接,真的没问题?年中评比要是受影响……”
  白历愣了愣,分辨出是霍存的声音,于是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陆召背对着他在一个角落里跟霍存通讯,他这个位置选的挺好,要不是白历为了接购物袋往前走了一段,根本听不到通讯对话。
  “没事,”白历听见陆召回答,“我自己承担后果。”
  那边霍存又说了些什么,白历没再继续往下听。
  他把购物袋放上后座,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心里有点儿说不出的茫然。
  原著里陆召跟白历结婚后过得很差,因为原著白历的要求,陆召不得不多次向军团申请休假或者延期,严重影响了工作j_iao接,导致年中年尾的评比结果稀烂,阻碍了陆召的晋升。
  这让陆召感到非常沮丧,他的人生始终围绕着军界进行,对自己的工作抱有极大的热情,但在原著里,这都被一场婚姻毁得七七八八。
  白历向后靠在座椅靠背上,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个什么心情。
  隔了几分钟,陆召拿着个人终端上了车。
  “吃的喝的都放好了,”白历笑了笑,看着他,“霍存找你?”
  陆召放在驾驶盘上的手顿了顿,“嗯”了一声:“工作。”
  “哦。”白历点点头,头靠在椅背上不吭声了。
  陆召侧头看了他一眼,借着车外的光线,隐约觉得白历的表情有些淡,半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到悬浮车拐出超市,开回公寓,白历都没再说话。
  公寓就在附近,车开了不一会儿就到了,但陆召还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感觉到白历情绪的不对劲。
  平时满嘴跑游轮抓紧每一分钟说废话的人一安静下来,就显得格外沉闷。
  白历其实也不想这样,他不是不知道陆召把轮值延期的这件事儿,他就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得太顺心,以至于都不大记得年中年尾的评比。
  他离开军界太久了,久到一些事情记得都有些模糊了。
  这让他感到非常失望,并不是因为模糊的记忆失望,而是对忽略掉陆召轮值延期后可能面临的结果的自己感到失望。
  “白历。”陆召喊了一声。
  白历回过神,车已经停在了公寓楼下。
  “不舒服?”陆召侧过身看着他,“腿?”
  他把手伸过来,轻轻按了按白历的膝盖。
  白历感觉到一阵轻柔的触感顺着膝盖传递上来,陆召其实很不会看脸色,也不懂什么人情世故,他只能本能的察觉到白历情绪不高,但他不知道原因,只能一股脑归结到白历的左腿上。
  “没有,”白历笑笑,“早没不适感了。”
  陆召抬头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