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龙华账 作者:白糖秋梨花

时间:2021-05-14 13:03 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文案:
我想死
活了很多年的沈雁南,一直想入轮回,可师尊去世时给他的金身,让他一直在漫长的人生中飘飘d_àngd_àng!
可能是因为岁数长了,便想挑战一些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为你生过,死过,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在乎你怎么看我。
后来被断其仙骨,灭了修为的沈雁南不敢靠近了!
他不会死,但他会疼啊!靠近你带给我的只有伤痛。
 
战神vs帝君,沈雁南vs盛玄
赴死清冷受vs专一霸道攻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雁南,盛玄,夜息歌 ┃ 配角:陆宇博,路站,王青,沐雪 ┃ 其它:虐恋,成长,爱情
一句话简介:穿越过去,弥补过错
立意:回到过去,解答迷惑
 
 
  ☆、被贬
 
  “哎,你们知道吗?那个战神陨落了!”
  “什么啊,不是陨落了,是被贬了!”
  “对对,我知道,据说修为全无,要从新修行,诶,真是可惜了,天界堂堂战神——闻落就怎么没了!”
  “据说他现在在星韵学院重新修炼,要知道重新修炼非常难,说是重新投胎都不为过!”
  “谁让他动了那样东西呢?那可是天君的禁忌。”
  星韵学院
  一袭宽衣束腰的男子慢悠悠的走进去,宽袖长袍,这个年代很少有人穿这么繁琐的衣服了,他看着上面为自己分配的寝室,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单间!
  自己还是不习惯和外人住在一起啊!不过还是要慢慢适应,毕竟自己不是以前那个闻落了。
  走进寝室的他拿出自己的东西开始一件件收拾。他是古时的战神,虽然很多时候都穿着战袍。但还是有一些便衣的!不知为何古时宽袖束腰的衣服他总是穿不腻,反而现时的短袖短裤穿不惯!
  大概自己便是这么个无趣,不懂改变的人吧!
  他活了几千年,见证了从衣服,习俗的改变,又见证了这个世界的兴盛,衰败又兴盛。
  反反复复,这个世界都在改变何况是人呢!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沈雁南,你好,我是你的习灵员!”
  习灵员顾名思义,便是辅佐你修习灵力的导师,不过不像师尊之类,这是一份工作,他们每一届都会带一众学生,俗话说得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说简单点和现在老师班主任很像,每月拿着工资,带着新来的学生!
  说起师尊,他便想起自己那个清风明月的师尊了,说起来自己的师尊已经羽化了四千年了吧!
  他的师尊在开天辟地时便存在与世,他刚与师尊见面时才不足五百岁!
  沈雁南叹了口气,果然活的久了便也怀念以前了。
  习灵员见沈雁南不说话又好脾气地说道:“我是你的习灵员贺州!”
  沈雁南弯腰给他行了礼道:“在下沈雁南,请多赐教!”
  这下贺州一下子懵了,他是一个现代老师,这些礼仪以前接触甚少,不懂如何回礼。但是又在自己学生面前不懂,瞬间脸色便不好看了。
  他这一举动,瞬间冷了场,沈雁南立马察觉不对,便转换道:“你好,沈雁南!”便伸出了手!
  这下贺州才慢慢回应,连声应道!
  沈雁南抿了抿嘴,果然,即使学了现代j_iao流方法还是觉得以前的更为熟练!
  以前的他遇到的人总是以古时礼仪回应他,大概是那时身份有所不同!
  贺州看着不说话的沈雁南,心里鄙夷,这一届学仙班的人的素质真是越来越低了。
  其实沈雁南并不讨喜,试问谁到战神这个位置手里没沾过血,天界很多人虽然恨死他了。但也很欣赏他,为天君卖命,拼死保护他,很多人大价格的买沈雁南,他都拒绝了!
  这次被贬无疑是让沈雁南陷入血坑,修为全无,岂不任人宰割。
  不过还好自己有唯一的优点,便是自己师尊羽化时费劲全身修为为自己带来的金身。
  如果不是这个金身,怕是自己早就入轮回了。
 
  ☆、战神
 
 
  那他便不会觉得自己烦,大概他也会喜欢自己一点,那怕一点!
  贺州看着沈雁南这副表情很是厌恶,在他看来沈雁南便是那种富家公子哥的形象,真是让人厌恶的嘴脸。
  他遇到过太多这样的人,别看外表光鲜,其实内心恶心透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贺州越想越气便说道:“你是一年五班,下午一点去报道!这是你的班服!”说完便走了。和他说话真是费劲,一股子文绉绉的气场,装给谁看。
  沈雁南低头看着那套服饰,便穿了起来……
  班里面吵吵哄哄,他们是一年级新生对一切事物都好奇,不知道班里会是怎样的情况。
  其中一人道:“你们不知道吧!闻落被贬了,据说在我们学院,可具体哪个班就不知道啦!”
  “那肯定的啊,他肯定会隐藏身份,毕竟无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有人说他貌若西施,还有人说他面目狰狞。所以不以真面目对人,还有人说他是男的!”
  “我觉得他是男的,你说上任帝君居然是他师尊,帝君从不收徒弟,他两没准有一腿。”
  “我觉得这个成立,不然的话天君为何从未答应过他的追求,没准只因为他是男的,天君忍受不了龙yá-ng之好!”
  教室里因为这个战神的事议论纷纷,忽然一个人走进教室,无视众人的目光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这一次他不想出众了,他只想安稳的生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