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男配只想做工具人 作者:林盎司(五)(6)

时间:2021-05-14 13:04 标签: 甜文 穿书 娱乐圈 豪门世家
韩城并没有让人拦下她,倒是给了她一次面谈的机会。 为什么?严母看着他,眼睛都哭红了,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你们是朋友不是吗?为什么你这么狠心?! 我狠心?那联手沈箐雨想要害死别人的你的儿子,就不狠心了吗?
  韩城并没有让人拦下她,倒是给了她一次面谈的机会。
  “为什么?”严母看着他,眼睛都哭红了,“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你们是朋友不是吗?为什么你这么狠心?!”
  “我狠心?那联手沈箐雨想要害死别人的你的儿子,就不狠心了吗?”
  “你和许慧又没什么关系!你管她做什么?!小玉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不帮他,竟然帮一个外人,你这是做什么?!孰轻孰重,你分不清吗?!”
  韩城听着她这话,笑了起来,“严嘉玉什么都没和你说吗?”
  他问,“你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什么意思?”严母不解道。
  “你说得对,许慧和我什么关系,我管她做什么,可严嘉玉针对的是许慧吗?那起绑架案,绑的主要目标是许慧吗?你回去问问你儿子,问他到底做了什么?问他我为什么会生气?我怎么会帮一个外人呢——一个他这样的外人!”
  严母看着他,张了张嘴,又闭住了,却又忍不住开口道,“可是,他毕竟是你的朋友啊,不管他针对的是谁,他也是你的朋友,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都不会舍不得吗?”
  韩城嗤笑一声,“他也有资格和我谈感情?我们早都不是朋友了,他早都浪费了我的感情。严夫人,你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责我呢?”
  “如果今天,有人绑了你和严嘉玉,当着你的面想要杀严嘉玉,甚至想做更过分的事,你会放过他吗?严嘉玉会放过他吗?你的丈夫会放过他吗?你们都不会,所以,我也不会。”
  “去问问你儿子做了什么吧,问完后,你就会知道,你有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这些话。”
  “你不配。”
  韩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不送。”
  严母看着他,深深地皱着眉,走了出去。
  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郁闷的进了电梯,捂着脸,掌心s-hi润的朝回走去。
  沈箐疏听到韩城说这些的时候,还很惊讶,“严嘉玉被抓了?”
  “嗯。”韩城点了点头。
  “为什么?”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吗?”韩城看着他,“我一直让人盯着沈箐雨,怎么他就可以逃脱,怎么他就可以突然和那些混混认识了,怎么他就有钱有车把你带到哪所破旧的房子里。他一个人的能力有限,那么,就只能是有人在背后帮他了。”
  “严嘉玉。”沈箐疏道。
  “没错。我找到了那个帮着沈箐雨混淆视线逃离出来的人,糖衣炮弹,双管齐下,那人就坦白了一切,他倒也是个机灵的,竟然还录了音,也算是意外收获。警察根据他的线索,查到了其他线索,他算是沈箐雨的同伙,所以就也被抓了。”
  “你什么时候找到的?”沈箐疏疑惑道,“这么厉害。”
  “沈箐雨进去后不久就找到了,只是我不想这么便宜他,所以才一直等到了现在。”
  “什么意思?”
  “你安全后我去找过他,问他这件事和他有没有关系,他说没有。我其实是希望他能坦白的,他坦白了,我会送他去和沈箐雨作伴,但是也不至于再报复他其他,可是他拒绝认罪,毫无悔意,我看着他那一副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心里愤懑,也就想要给他点教训。”
  “所以,你做了什么?”沈箐疏好奇。
  “没什么,顺势布了个局,推了他一把罢了,他不适合做生意,我只是想让他知道这个道理,好放弃这条路。”
  沈箐疏:……好家伙,又是他不懂的商战部分。
  “那他的损失一定很惨重吧?”
  他还记得上一次韩城玩商战,最后的结局就是沈箐雨的公司破产,这次,大概也不会轻松到哪儿去吧。
 
 
第169章 
  “还好吧,”韩城笑道,“也就是公司破产,车和房都没了,但是你看,人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也叫还好???
  而且他人是好好的,但是也被你好好的送进去了!
  这还能好吗?
  沈箐疏看着他笑得一派温柔的男朋友,只觉得他这男朋友可真是只笑面虎。
  明明看起来和家猫似的,温柔好哄,可是关键时刻给你一爪子,就能血溅三尺,真是厉害了,他的男朋友!
  3月的时候,韩城抽时间去探了一次监。
  他看着严嘉玉被警察带了出来,他瘦了很多,脸上的r_ou_都掉了不少,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情绪有着明显的波动,眼里带着鲜明的一览无余的恨意。
  韩城有些惊讶,他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天,他也该冷静下来了,没想到,似乎还是那副样子。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严嘉玉问他,“现在你高兴了,满意的,开心了?!”
  “不是你之前想见我吗?”韩城对他道,“我只是如你所愿,让你见到我罢了。”
  “韩城!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严嘉玉痛声道。
  他这些天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想,想他们的曾经,想他和他一起的那些时光。
  他们也曾经是拥有过感情的,是能互相去对方家,和对方畅谈未来的存在。
  可是现在,他却亲手把他送进了监狱。
  “对你而言,我算什么呢?”他看着韩城,语调酸涩,“我们认识十年,十年却换不来你的一次心软,你真的就这么恨我吗?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韩城看着他眉眼里的痛苦,许久,在心里缓缓落下了一声叹息。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说,“你和沈箐雨合谋,你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你被收监,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你在当时犯罪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种后果,是你犯了法,所以你罪有应得,这和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