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我在感化偏执狂的路上 作者:琼玖谦(二)

时间:2021-06-28 10:13 标签: 爽文 系统 打脸 快穿
第40章 你是我一个人的公主
  乌宛大概是真疼的有些厉害了,接过暖炉时指尖都在颤抖。
  但她并没有再叫疼,默默忍受着。
  乌宛非常珍惜地双手捧着暖炉,安安静静一动不动蜷缩在椅子上,眉目下敛,不知在想什么。
  而白晗,看她像是被抛弃的小n_ai猫似的,努力缩成一团寻求温暖,取下衣架上挂着的自己穿来的毛毡子扔给乌宛。
  毛毡子砸在乌宛的身上,她扒拉在怀里,疑惑抬头。
  白晗撇过脸:“是觉得冷了吧,披在身上好一些。”
  乌宛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白晗为什么突然这么对自己,她抱着毛毡子呆愣好半晌,还是白晗不耐烦出声催促,这才机械似的慢慢披在了身上。
  就好像这不是白晗在对她好,而不过是一条命令罢了。
  虽然乌宛说自己什么都吃,但显然,当r_ou_菜蛋n_ai放在一起的时候,r_ou_食总是先一步被消灭。
  吃饭的时候,看着乌宛大口大口吃r_ou_,白晗捧着茶杯,一边看她一边小口小口啜饮着。
  乌宛吃着吃着,抬起头来,对上白晗打量的视线,噎得抻直了脖子打了个嗝。
  她讪讪放下筷子:舔了舔唇上的菜汁,低声叫道:“公主?”
  乌宛吃饭很爽快,一块红烧r_ou_面不改色一口闷,吃的大口又香甜,白晗完全把她当做吃播来看的,看着她大口大口吃r_ou_吃菜,偶尔自己还能多吃两筷子饭。
  见她不吃了,白晗问道:“吃饱了?剩下的不合胃口?”
  红烧r_ou_只剩下了一盘残汁,松鼠桂鱼还剩下小半条,翡翠白玉汤基本没碰几筷子,暖胃养生的红枣药膳喝下去了两小碗,按照寻常人的饭量来说,这也就差不多了。
  但乌宛还在长身体,吃的多,再加上先前亏空太厉害,乌宛的饭量就像是个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
  最开始乌宛吃的也不多,甚至有时候比白晗还要少。
  某次吃火锅,白晗各色菜肴都要了些,量少但品种多,一桌子下来少说也有三四个成年人的饭量。
  她还没动筷子,临时有点事,便让乌宛一个人吃,吃不下的撤回去就是了。
  事情不紧急,一顿饭的功夫白晗也就回来了,正好看到乌宛抱着锅将最后一口汤底闷下去,这才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白晗悄悄叫了小丫头过来问,知道乌宛竟然一个人把全部菜都干完了。
  她看着乌宛心满意足地瘫了半盏茶的功夫,揉着肚子。
  更厉害的是她吃了那么多,肚子竟然一点没凸出,白晗不知道她吃的东西都去哪儿了,但她意识到先前乌宛怕是都没有吃饱过。
  从那之后,白晗便有意识地让乌宛多吃点。
  她立刻叫人再准备一份蒜泥白r_ou_送上来。
  白晗看着乌宛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角的酱汁,微微蹙眉:“有些东西,即便是喜欢也要克制,不管是什么,过度和过量都是不可以的。”
  乌宛忙不迭摇头:“奴婢吃饱了。”
  白晗斜眼:“你的饭量,我还能不知道?”
  乌宛顿了顿,深深埋下了头。
  果然,蒜泥白r_ou_上来之后,乌宛就着一小碟又吃下去小半碗米饭,喝粥的速度这才慢了下来。
  白晗知道她这次是真的饱了,正准备吩咐人把桌子收拾下去。
  门口有人慌里慌张来报说十二公主白晚突然病发,难受的厉害,请白晗过去。
  白晗微微蹙眉:“我又不是太医,过去能做什么?”
  白晚派来的太监闻言,怔愣一瞬,立刻说道:“六公主,十二公主想见您。”
  看着那人眼底的疑惑和不解,白晗知道刚才自己已经崩人设了。
  如果是原身的话,虽然面上不甚明显,但行为绝对诚实,听了这消息恐怕早已经飞奔去白晚的宫殿了。
  但白晗不想像原身一样,对乌宛虐恋,最后落得个生不如死,死不瞑目的下场。
  所以她一定要扭转大众对原身的认知,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原身深情苦恋妹妹的这种变态痴情人设,她要潜移默化地将原身那不能诉诸于口的感情转化成姐妹情深,营造出一种她们的关系本来就是纯洁的,不过是大家的眼睛脏了的错觉。
  听了白晚的消息,白晗眼底虽有担忧,但也不过是正常的关切而已。
  她知道,如果自己陡然变得对白晚冷淡,反而会适得其反,加深外界对两人关系的猜测。
  白晗略沉吟,说道:“乌宛,随我一起去看看十二公主。”
  太监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坐在白晗下首的乌宛,立刻垂下头去,为难道:“十二公主身体不适,情绪不好,除了六公主殿下,谁也不想见。”
  白晗眉角轻跳:“既然不适,我现在去恐怕是打扰她的休息,还是等她稍微好一些了……”
  太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扑通跪下去叩头求饶:“六公主,奴才多嘴,奴才该死,十二公主恭候您多时了。”
  还以为能顺势不去呢,没想到还是要被赶鸭子上架,走一遭。
  白晗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只带了乌宛一个人去了白晚宫里。
  白晚从小身子不好,喜静不喜人多。
  宫里只有几个小丫鬟并一个嬷嬷伺候着,其余负责洒扫的下人们都住在宫殿后头的小院子里,平时不干活的时候是不被允许到前头来的。
  也不知是人少还是沾了病气的缘故,一踏进这里,白晗后脊背都凉嗖嗖的,一股y-in森冷意扑面而来,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乌宛立刻低声问道:“公主可是不舒服?”
  哪是不舒服,简直就是y-in森森的。白晗心里忐忑,但面上镇定自若,摇头道:“我没事。”
  乌宛大胆抬头看了她一眼,观察到她满是凝重的脸,又看了一眼内殿的方向,眼眸晃了晃,又低下了头,后退两步静静跟在白晗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