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偏执王爷的鬼妻+番外 作者:谭天铄地(下)

时间:2021-07-26 19:35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65章 把王爷三魂六魄都勾走了 崔弃予不在府上,倒是楚锦南留了话说游山玩水去了,想必也跟过去。 楚盛昀赶到王府就被士兵拦下,他气急败坏要冲进去,领头的士兵道:侯爷别为难我们这些做属下的,是王爷吩咐不得靠近疏影苑,属下也只是照办而已。 他三更半
第65章 把王爷三魂六魄都勾走了
  崔弃予不在府上,倒是楚锦南留了话说游山玩水去了,想必也跟过去。
  楚盛昀赶到王府就被士兵拦下,他气急败坏要冲进去,领头的士兵道:“侯爷别为难我们这些做属下的,是王爷吩咐不得靠近疏影苑,属下也只是照办而已。”
  他三更半夜翻墙,也能被季侯琰阻拦在外。他趁着季侯琰上朝要进去,但季侯琰已许久未进宫,更遑论上朝。
  不得已,楚盛昀找了楚老王妃楚秋玉,添油加醋将季侯琰抹黑了一顿,却不敢说出怀疏寒的事。
  楚秋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守在佛堂,京城里将季侯琰传得风言风语也未传进她的耳朵里。
  此时听楚盛昀说他不上朝,当即叫春嬷嬷将他找过来。
  春嬷嬷到了主院,却见花公公一人在此唉声叹气的,便问道:“花公公,您一人在此,王爷在何处?王妃正找着他。”
  花公公哭丧着脸道:“这些日王爷都在疏影苑,那苑子里的人都死了许久,王爷不肯将人埋了,日日守在他身边。这下去,如何是好?”
  春嬷嬷闻言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花公公便将半月前季侯琰如何发现怀疏寒在季瑞裕床上,怀疏寒的身份又如何可疑,又如何被王爷吊在庭院里一一道出,末了道:“这人死了也真有本事,把王爷的三魂六魄都勾走了。”
  “这个小蹄/子,还跟那个贱种在一块儿,死了也不安生。”春嬷嬷跟楚秋玉身边见多了此种事,急忙忙回去找楚秋玉商量。
  那边楚盛昀还在等季侯琰前来,他就找个借口离开带走怀疏寒,孰料春嬷嬷脸色不善回来,将花公公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楚盛昀才知道自己偷j-i不成蚀把米。
  他连忙道:“姑姑,这定是陷害,依侄儿所见,此人是不屑做出偷j-i摸狗之事,更不会与谁有勾结。”
  楚秋玉神情威严,透着冷然,不为楚盛昀三两句话所动:“他被琰儿捉j-ian在床,还是在季瑞裕那个贱种的床上,要么就是和季瑞裕有瓜葛,要么他自己下作,又勾搭了别人。”
  “姑姑。”楚盛昀争辩:“疏寒并非这种人,他心中有所爱,连侯琰都看不上一眼,又何况是瑞裕。”
  “盛昀这是为那个男宠说话。”楚秋玉心知肚明,脸色难看:“都叫的这么亲密了。”
  楚盛昀一惊,楚秋玉起身,手搭在春嬷嬷的手腕上,道:“我们去看看。”
  疏影苑
  季侯琰全然不知风雨欲来。他守在床边,怀疏寒的身体时明时灭,也不知是何故。他神色憔悴,着急走来走去,却无一人为他解答。
  季侯琰在床边坐下,惊慌抓着怀疏寒的手:“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醒来告诉我,我该怎么救你?”
  “你连死都要从本王面前消失?”
  床上阖眸安详的人毫无回应,世间悲喜似乎再与他无关。
  季侯琰神情又变得凌厉:“怀疏寒,你还想怎么样,本王这么低声下气了,你还不醒吗?你难道真要本王给你偿命?”
  他威胁道:“你再不醒,本王就杀光疏影苑的人,直到你醒来收手。”
  “为了一个男宠杀人,王爷当真是做的出来。”
  春嬷嬷推开门,楚秋玉踏着清风进来,她眉目冷淡扫了一眼床上的死人,对季侯琰失望至极:“王爷既已确定他与季瑞裕有勾结,将他吊在庭院示众,他命薄如纸死了怨得了谁?王爷不将他收殓入土,还放在府里,晦不晦气。”
  季侯琰给了楚秋玉身后的楚盛昀一个眼刀,除了他还有谁想将怀疏寒从他身边抢走的。
  楚秋玉并未往床边走去,那尸体就在这里,若是腐烂了发臭了,岂不是晦气。
  楚秋玉走到书案边,施恩般道:“王爷既恩宠他,不如收殓了尸体厚葬,这男宠也该知足了。”
  “谁都不许动他。”季侯琰眉骨浸透着一丝寒意:“本王说过,他就是死了,也别想轻松离开。”
  “琰儿。”楚秋玉怒其不争,季侯琰为了一个男宠神魂颠倒,甚至不上朝,一心在他屋里守着一具尸体,已经犯了楚秋玉大忌了。
  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你还要不要当这个王爷了?”
  楚秋玉也不需要季侯琰回答,季侯琰不想把这男宠的尸体埋了,她就亲自动手。
  楚秋玉朝门外喊道:“来人。”
  常进一直侯在门外,听得心惊胆颤,丫头想冲进去求情都被他拦下。
  他听到楚秋玉叫人,向丫头示意在门外待着便进去。
  楚秋玉道:“王府对他不薄了,把他给我埋了。”
  常进为难的站着,他只听王爷的命令,即便老王妃怪罪,要他的命,他也只听王爷的命令。
  “反了。”楚秋玉见他不动,愤然抓起桌上的镇尺朝他丟过去。
  砰一一镇尺砸到常进的身上。
  晔啦一一镇尺压着的纸飘落在地,落在楚秋玉的脚步。
  那纸上骨力遒劲的三个字——怀疏寒。
  是那个男宠的名。
  楚秋玉颤抖着手将纸揉成一团,砸向季侯琰。
  “琰儿,你真是令为娘寒心,那季瑞裕都回来了,你一心却扑在一个男宠身上,说他不是季瑞裕派来的为娘委实不信。”楚秋玉伤心欲绝:“你自断前程,这是要为娘的命啊!”
  楚秋玉虽于他无生育之情,却有养育之恩。季侯琰攥紧拳头,喉头发紧,半晌挣扎着道:“本王有许多事没弄清楚......”
  楚秋玉打断他:“王爷还要弄清楚什么事?人死尘缘尽,你将不清楚的事弄清楚了又如何?王爷是有本事让他复活?还是有本事让自己快活?”
  没有。季侯琰哑然。楚秋玉就等他一句话了,季侯琰不得不面对现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