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偏执王爷的鬼妻+番外 作者:谭天铄地(上)

时间:2021-07-26 19:35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简介:他是死了一百年在人世徘徊的孤魂野鬼。他在等一个转世投胎无数次,不知身在何方的人。他是手掌权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对一幅画惊鸿一瞥,对画中人一见钟情。当季侯琰遇见了怀疏寒,不择手段强取豪夺把他留在身边。威胁、囚禁,他把怀疏寒当成
 简介:他是死了一百年在人世徘徊的孤魂野鬼。他在等一个转世投胎无数次,不知身在何方的人。他是手掌权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对一幅画惊鸿一瞥,对画中人一见钟情。当季侯琰遇见了怀疏寒,不择手段强取豪夺把他留在身边。威胁、囚禁,他把怀疏寒当成画中的替身。可是清明祭祀,当烧给画中人的祭品出现在怀疏寒身边时,季侯琰才知道替身原来是心头血。而怀疏寒痛恨他,厌恶他,爱的却是自己的祖父。可是最后怀疏寒才发现自己放弃投胎,当了孤魂野鬼。
 
 
第1章 臭名昭著的王爷(已修)更新:2020-12-03 03:30:03 7条吐槽
  靖王府的靖王从京城千里迢迢到了历城平阳县这个不起眼的小城。
  县太爷接到消息的时候满头大汗,四处打听才得知是王爷到此地迁坟。
  说起这个在平阳县也是一件奇事,平阳县出了一位驸马爷这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百多年前,还在平阳县的孟家家境贫寒,却出了孟昱卿这么一个会读书的书生,从乡试一直考到殿试,被当朝公主选中成了驸马爷。
  这位驸马爷的后代可不得了,在八十几年前又正逢朝局震荡,当朝天子无子嗣,驾薨之后群臣从皇亲国戚里挑了一个人,就挑了孟昱卿的后人当了皇帝。
  但是孟昱卿当驸马只享受了那么几年荣华富贵,在一次回平阳县祭祖时就出了事,也不知怎么回事尸身没带回去,就留在了平阳县葬了。
  传闻是当年公主这么吩咐的。
  但是此事已过数十年,这孟昱卿后人,也就是这位靖王就突然想起把孟昱卿的坟迁回去与公主合葬。
  县太爷得知时旁敲侧击的问,提前来交待的人倒是好心提醒了一句:“不是为了那驸马爷的坟,是为了别的事。”
  县太爷谄媚道:“求贵人多指点。”
  花公公斜了他一眼:“王爷喜欢漂亮的少年。”
  县太爷抖了个机灵,原来那王爷好男色,借着迁坟跑到平阳县物色男色。
  他下令到各家物色漂亮的少年,戏子名伶,青楼男倌更是不放过,但凡有点姿色的都强抢到府中,不服从的更是关到牢里毒打一顿。
  因此靖王爷还没到平阳县时已经是臭名昭著了。
  在百姓骂他荒/ y- ín /无/耻时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在意靖王爷过来迁坟的事。
  这孟昱卿在曾经回乡祭祖时曾命人修葺祖屋,但翻新了一半便出事,这事也就作罢,那孟家的祖屋就搁置了,无人再来。百年光景过去,那祖屋破旧不堪,不能遮风挡雨,偶有一些乞丐过去当个庇护所。
  怀疏寒得知靖王过来迁坟也是听这些乞丐谈论的。
  “这县里但凡有点姿色的少年都逃出去了,真是作孽。听说那位王爷身材魁梧,脸色黝黑,是那观里夜罗刹,煞气。”
  “就没人管管?”
  “谁敢动那位官人。”
  “那他迁坟到底是真是假?”
  “我估摸是假的,借着迁坟的由头抢漂亮的少年。”
  另一名乞丐附和:“我看也悬,那皇家真想动这位驸马爷的坟早该动了,何必等这时候。”
  怀疏寒坐在他们的旁边,黑暗中一双琉璃眸漆黑一片。
  又一名乞丐不甘道:“我要有那么一点姿色,要是能被王爷看中,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又何必流离失所,当什么乞丐,吃了这顿不知下顿。”
  旁边的几位乞丐讥讽了几句,夜深了就都入睡。
  怀疏寒这才站起来,走出破旧的屋子,往深山中走去。
  …………
  这王爷当晚就到了平阳县,在县太爷府落脚。
  县太爷为他接风洗尘,一阵马屁乱拍,又挑了几个姿色不错的少年,没成想这位王爷连看也不看一眼。
  县太爷心思活络,料想这县城的少年不如京城的,那王爷肯定是看不上自己挑的人,自己找的这些人,连王爷身边跟着的那个洛安公子两分都比不上。
  王爷此时发话了,那声音就跟千里寒冰般,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不必了。”
  县太爷讪讪看了花公公一眼,这季侯琰长得风流倜傥,剑眉星目似出鞘的利剑,一个眼神县太爷就得吓得跪下。他说不必了县太爷也不敢有什么表示,只是着人收拾院子。
  明月当空,夜阑人静。
  季侯琰双手抚摸着身下的人,他的身体白腻细滑,下塌的腰细的一双手都能圈紧。季侯琰不断入侵占有,里面的紧致令他狠狠喘了几口气。
  “你叫什么?”季侯琰抬起他的下颌,盯着少年一双染了春—色的琉璃眸。
  “你叫什么?”季侯琰再问了一遍。
  少年人没有作答,回应季侯琰的是他的喘息和圈紧的双腿。
  细腻的肌肤让季侯琰理智崩溃,将他的腰用力往下压。
  好一会儿之后,季侯琰低吼一声,人也随即猛的清醒。
  什么少年人,什么巫山云雨都是春/梦了无痕。
  他汗涔涔的坐在床上喘气,脸色y-in鸷。
  花公公听到声音赶过来,见季侯琰坐在床上,关切道:“王爷这是做噩梦了?”
  季侯琰总不能告诉花公公自己做了春/梦,那花公公还不得把洛安叫过来。
  季侯琰不是没那需求,他堂堂王爷要什么绝色倾城的人没有,可他偏偏着了一个人的魔,梦里全他/妈是这个人。
  季侯琰神色不善下床,披了一件裘衣:“本王要去孟家祖屋看看。”
  花公公看了眼天色,那轮明月还挂树梢上呢。“王爷,天色已晚,不如明早再去。”
  季侯琰做了个梦,心情极为y-in郁:“本王就要现在过去。”
 
 
第2章 把他给宠坏了(已修)更新:2020-12-04 00:41:27 9条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