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小狼狗他总是想离婚 作者:金家懒洋洋(上)

时间:2021-07-26 19:39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文案: 影帝沈容晏死后重生到了花瓶小鲜肉傅思冉身体里,然后他发现重生后的自己已经跟谢家高帅富+学霸谢嘉承结婚了,然而谢嘉承心里有个白月光就是生前的他自己! 装有沈容晏灵魂的傅思冉又软又甜又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亲哥小叔都宠上天,只有小谢总
 文案:
  影帝沈容晏死后重生到了花瓶小鲜肉傅思冉身体里,然后他发现重生后的自己已经跟谢家高帅富+学霸谢嘉承结婚了,然而谢嘉承心里有个白月光——就是生前的他自己!
  装有沈容晏灵魂的傅思冉又软又甜又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亲哥小叔都宠上天,只有小谢总就是不爱,心心念念那个已经死了的沈容晏!
  然后就有了如下对话↓
  “谢总,小傅先生已经被您虐很多章 了。”
  “他肯离婚了吗?”
  “肯了。”
  “哼,我就知道……”
  “他说他是沈容晏。”
  后来。
  小谢总发微博说老婆他错了……居然艾特了傅思冉??!!
  沈容晏: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前期的小狼狗对自家老婆爱答不理,后期的男神老婆让他高攀不起?
  ?前期霸道冷漠后期忠犬妻奴总裁攻X越活越小又软又甜还皮的影帝受 ?
 
 
第1章 老公要离婚
  “谢嘉承我看你是找死!胡说八道什么东西,我揍死你!”
  “我就是要跟他离婚,离婚!”
  “你再说!我打死你……”
  傅思冉坐在床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病房里上演全武行的兄弟俩。
  站在一旁的傅思行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着,而一脸不太高兴地抱着胸站在另一边的则是他现在的经纪人葛杨。
  要是按照以前那个傅思冉的x_ing子,听到谢嘉承要跟他离婚,绝对又要哭闹一阵子。
  不过现在住在傅思冉身体里的,已经不是“原装货”了——
  三金影帝沈容晏前天从国外飞回来,从机场回家,路上发生了车祸,醒来他就变成傅思冉了。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已经在车祸中丧生了,说来也奇怪,那车祸也不惨烈,经纪人和司机都只受了点小伤,就他一脑袋撞在车上,脑死亡,根本没法救。
  这个故事告诉沈容晏,以后坐车的后排也要系安全带。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离婚!”
  “谢嘉承你给我闭嘴!闭嘴!再不闭嘴我告诉爷爷去——”
  在他面前上演全武行的兄弟俩,哥哥叫谢嘉徽,弟弟叫谢嘉承,没错,两人就是当今豪门谢家的最年轻一代,而这个弟弟谢嘉承,更是20岁哈佛毕业,被华尔街誉为“商业天才”的年轻一代翘楚,年纪轻轻就接手了谢家产业中的天盛娱乐,成为微博上第一流量总裁。
  嗯,也是傅思冉的老公。
  当然,现在是他沈容晏的老公了。
  沈容晏忍不住在心里算了一下年龄差,好吧,他38,谢嘉承22,差16岁。
  虽然傅思冉才20岁。
  这个傅思冉长得非常漂亮,就是那种少年人雌雄莫辩的美,尖尖的下巴,眼睛又大又圆,皮肤白皙剔透,跟包浆极好的白瓷似的,身高有178,但身子单薄,腰细得两只手一掐就围住了。
  他是傅家最小的儿子生的小儿子,全家族都宠着的那种。
  别的也没什么缺点,就是太花痴了一点,爱谢嘉承爱得死去活来,先前谢嘉承在美国读书也就罢了,一回国,傅思冉就吵着闹着要嫁给他,顺便说一句,华国已经是同x_ing婚姻合法化两年了,同x_ing结婚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谢嘉承根本一点儿也不喜欢他,他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好在他投胎投得好,傅家跟谢家是世交,傅思冉的小堂叔年轻时跟谢嘉承的一个伯伯是战友,战场上为了救他还炸伤了腿,从此离不开轮椅,这样的恩情,谢家哪里还得过来?
  傅思冉天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谢家也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要娶傅思冉过门,也不知道谢老爷子怎么跟谢嘉承谈的,就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就在一周前,两人就在国外悄悄结婚了,当然,登记是在国内,两人的的确确白纸黑字是合法夫夫。
  谁知道命运弄人啊,谢嘉承的男神、白月光、朱砂痣,前两天死了,谢嘉承整个人都裂开了,现在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对不起男神,所以想跟傅思冉离婚了。
  哦,你问谢嘉承男神是谁?
  不巧得很,就是前两天刚死的倒霉鬼沈容晏。
  沈容晏也是打死都想不到这个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小鲜肉霸总,居然是他的粉丝?还是暗恋的那种?
  好吧,他现在知道了。
  不过现在这位暗恋他的男粉正冒着被揍、被撵出谢家的危险,跟他闹离婚。
  好呗,离就离呗。
  “我同意,离婚吧。”沈容晏突然出声。
  反正他也不喜欢这个谢嘉承,何苦要紧为难人家小弟弟呢?
  谁知道他一出声,整个病房都跟被人按了静止键似的,另外四个人齐刷刷回头看他,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连本该高兴的谢嘉承,那张俊脸上都写满了“见鬼了”三个字。
  沈容晏看他们那夸张的表情,忍不住想笑,到底忍住了,认真道:“我说真的,既然嘉承要离婚,就离婚吧,嘉徽哥你别为难他了。”
  谢嘉徽一把放开揪着的自己弟弟的衣领,眼里分明是惊恐万状:“冉冉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你放心,嘉承他就是闹小孩子脾气,一时生气说说而已,他怎么可能这么不成熟、不懂事,要跟你离婚呢?对吧?”
  他故意加重了“不成熟”“不懂事”几个字,眼色使破天际,无奈谢嘉承根本就无动于衷,冷着一张脸在那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傅思行开口了,这回神色也比较认真:“嘉承,离婚不是这么离的,现在冉冉还在病床上,你跑来提这个,未免不妥当;另外,这桩婚事不仅是你自己点头许可,也是家里大人们商量过的,你要离婚,总得跟你们家里的大人商量,也跟我们这边的大人一个交代,你们谢家不是没道理没规矩的人家,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