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裁命殇 作者:栖砚之白F

时间:2021-07-29 19:17 标签: 爽文 升级流 玚瑷 打怪
文案:
 
这是我写的第一部书,有很多的不足,我希望这条路能走好,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
 
相爱的人,被生生分开,我已经不是我了。要找回我的他,押上全部也在所不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生与死都不能阻止爱情
 
立意:变成什么样子都好,我都在意你
 
==================
 
  ☆、第 1 章
 
 
  陈昊青收回投在电脑显示器上的视线,揉了揉眉心。幽暗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对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资料。可是身为这个公司的管理人员,陈昊青的显示器上并不是公司的案例或者产品设计稿。反而是一些有关灵异的三流报道,甚至还有关于西方圣水的几篇介绍。
  陈昊青西装革履的靠在椅背上,发丝打理的一丝不苟,一副都市j.īng_英的样子。却做着和他形象天差地别的事情,他毫不在意这些,仔细查阅着这些看似莫名其妙的报道。不时的还节选出几段,放在一个特定的文件夹里。显得既严肃又有些荒谬。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保安拿着手电上来巡视。手电光在他手里晃来晃去,陈昊青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了。
  “陈总还在加班啊,”保安看他还在,打了个招呼。
  陈昊青低低的嗯了一声,“这就要走了。”
  “好嘞,陈总您注意安全。”保安应了一声,又往前继续巡逻了。
  陈昊青在开车回家的途中,脑子里还在回想自己看到的内容,一时间也没注意到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初夏的空气本该透着清爽,此时却越来越冷。甚至陈昊青发现自己呼出的气,也结成了淡淡的白雾。
  他眼神一沉,瞬间警惕起来,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一张三角形的纸符放在仪表盘上。一边减慢车速,一边口中不停的念诵经文。
  这副神神叨叨的样子要是被他的下属看到,估计能当场裂开。
  一旁路灯的照s_h_è范围似乎变小了,浓重的黑雾在四周浮动,雾气中传达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窥视感。
  此时方向盘突然自发的往左边猛的一打,陈昊青高度集中的j.īng_神一震,狠狠的把住方向盘,仿佛在和谁角力一般。把方向盘拼命的往回拉。车身在道路上一扭,轮胎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
  好大的力气,到底是什么东西。陈昊青犹如在和猛兽搏斗一般。拼命把住方向盘。
  同时一辆巨大的货车呼啸而来,从陈昊青车窗边险险擦过。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陈昊青急促的喘息着,冷汗顺着他的额角往下流,看来今天这东西是想要他的命啊。方向盘在大货车驶离的那一刻就恢复了控制,陈昊青使着有些发软的腿轻点刹车,将车靠在路边。
  四周依然静悄悄的,城市中本该有的些许嘈杂声响似乎都消失了。或者说,这里像是被单独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一般。死寂,在陈昊青心中弥漫开。
  看来今天的东西,一张小小的符咒是镇不住了。陈昊青脱掉外套,迅速的将车座下的一块包东西拿出来,他将外面包裹的锡纸撕开。动作迅速又熟练,仿佛已经做过百八十次了。
  锡纸内是一把小巧的桃木剑,陈昊青将它挂在后视镜上。桃木剑上还刻了很多奇怪的符文,陈昊青看不懂,但不妨碍他知道它能对付这些东西。桃木剑一挂上,陈昊青就感觉周围气压一缓,空气似乎都开始继续流动。
  “看来得给郭大侠再记一功。”陈昊青语气轻松,却敏锐的查看四周的变化,清隽的脸上全是警惕。
  可四周的雾气却并没有像往r.ì那样散去,反而被桃木剑的气息搅扰,开始汹涌的翻动起来。陈昊青凝重的坐直了身体,双手紧握住方向盘。似乎随时都能像离弦的箭,冲出去。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开始不甘的嘶吼,陈昊青听着这嘈杂的声音,脑子里一阵一阵针扎的疼。无数惨叫混杂在这嘈杂的声响中,震的他眼前发黑。
  妈的,是什么东西。他强忍着疼痛。狠狠的在喇叭上一砸,汽笛长啸,雾气一炸,从中猛地窜出一条长条状的东西,向他s_h_è来。
  一旁的桃木剑,周身金光一闪。整个车身被照在一个布满符咒的结界里。那东西撞到结界上,身上冒出一股股黑烟。它被烫的不停的厉声惨叫,混杂着女人和小孩儿的声音,尖利的让车窗都在震动。陈昊青紧紧的抿着唇,逼自己看向这个东西。这玩意儿一身黑,模模糊糊的。让人看不清具体的样子。巨大的头部像厚实的鸟喙一般,却浑身都长着人类的眼睛。
  恶心至极
  倏地,它裂开整个头部,向着车内嘶吼一声,陈昊青脸色发青的看到了那东西口中挤满了数十张无目人脸。他将一旁的桃木剑拽到手中,贴在挡风玻璃上,满脸的狠厉。
  “想要我的命,你也配?”
  那东西身躯一扭,凭空伸出六只手,挥舞着狠狠的将手c-h-ā入结界之中,带着一股令人恶心的焦臭味,它将六只手一撇,竟然想要生生撕开结界。桃木剑金光大盛,身上的符文迅速一个一个亮起,金光瞬息间转红,整个结界向外扩散,吞噬融化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东西。
  那东西似乎察觉到了危机,两脚一蹬本想逃走,却被红光绞住了六只手。眨眼间就顺着蔓延上来,他长啸一声,生生撕断六只手。往后一跃,跌入黑雾中消失不见,只留下刚刚喷洒开来的污秽液体,在引擎盖上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坑洼。
  桃木剑暗淡下来,剑身咔嚓一声。陈昊青连忙转过来一看,心底一沉,剑身裂出几道裂痕。这时候也容不得他想太多,他立即发动车子,疯狂往外冲,无数的雾气被车身冲散又凝聚,却仿佛没有办法跟上去,只能在原地纠缠涌动。
  似乎桃木剑的威慑力还在,他还算一路顺遂的回到了家。陈昊青将自己的车停好,又将桃木剑原样包裹好,放在了车座下面。做完这些事情,他坐在车里又点了支烟,静静的盯着引擎盖上黑乎乎的坑洞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