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被迫洗白反派后 作者:浮生皆未尽(上)

时间:2021-10-14 00:41 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生子
 本文文案:
  穿进自己书里洗白反派的沈即墨,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次死亡之后,不但没能按照系统给的剧本成为反派的小弟,反被反派次次凌虐致死。最后,系统终于看不下去了,把他带回了反派小时候。
  看着眼前已经变成了n_ai凶n_ai凶的小团子反派,沈即墨只想快速完成任务跑路——
  反派被人欺。
  沈即墨果断挺身而出:我的师弟谁敢欺负?
  反派修为低。
  沈即墨:听说无涯洞里有奇遇,师弟可否与我一同前去?
  反派多看了女主一眼。
  沈即墨:……拉郎配也不是不可以。
  历经千辛,沈即墨终于成功把反派崽洗白白,算算剧情,故事也应该快到尾声了,沈即墨心中一喜,找来反派暗戳戳的问:“祁玉啊!你看你都当上仙界魁首了,那么在姻缘上,可有什么想法?”
  反派:“?”
  沈即墨疯狂暗示:“你就没想过找人成个家什么的?”
  反派目光灼灼:“……想。”
  沈即墨大喜:“既然如此,那师兄这就去为你和小师妹置办婚礼!”
  谁知才刚转身,就被反派搂进了怀中。反派目光y-in沉,声音隐忍压抑:“谁说想要师妹的,本座……只想要你。”
  沈即墨:???【这……什么剧情走向?】
  偏执邪佞反派师弟攻X毛炸炸受
  内容标签: 生子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即墨、凤祁玉 ┃ 配角:预收文:《说好的主角受的修罗场呢[穿书]》 ┃ 其它:预收文:《被海棠师尊夺舍后》
  一句话简介:我以为他要杀我,其实——
  立意:不忘初心
 
 
第1章 
  是夜,一轮明月高照在天边。
  乌羽山山顶灯火通明,闪烁的灯火照耀着影影错错的树影犹如无数双张牙舞爪的鬼手一般,显得十分诡异。在那灯火之下,左右各站了一排身着黑色劲装的死侍,他们各自带着不同的面具,恍如山间的鬼魅。
  在这群死侍正前方的高台之上,凤祁玉轻磕双目倚靠在白玉榻上,一手撑头,一手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在怀中女子的腰记之处。
  那女子小巧玲珑,一张脸粉雕玉琢,她半靠在凤祁玉身上巧笑嫣然,貌可倾城。可即便她已算是人间极品,与凤祁玉一比,却也顿显黯然失色。
  凤祁玉一身黑色锦袍,一张脸在火光的折s_h_è之下显得极为妖艳,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股莫名的邪气,右眼角的那颗红色泪痣,更给整张脸更添几分邪佞之色。
  女子翘起兰花指,捏着一颗去了皮的葡萄,娇笑着凑上前去,喂到他嘴边,“尊主……”声音柔中带媚,让人听了心间都不由的酥了几分。
  凤祁玉微微偏了头,恍若不知。那葡萄便自他唇角擦过,犹如一颗透明的珍珠一般,滑落到了他的衣摆之中。
  女子见状,立马大惊而起,仿若犯了滔天大罪一般,哆哆嗦嗦的跪伏在地,“尊主饶命,奴家不是故意的,望尊主开恩……”
  凤祁玉保持着原有姿势不动,轻轻的挥了挥手。
  旁边的死侍视意,微点头,不顾女子的挣扎与求饶,将人生拉硬拽了下去。
  “尊主饶命啊!奴家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伺候尊主,还请……啊……”声音越离越远,话未尽,血已飞,那残存的余音在山中回d_àng,惊起了树间的鸟雀腾飞而起。
  “尊主……”有人从远处跑来,单膝跪地,低头禀告,“洛清尘已带到,还请尊主发落。”
  凤祁玉微点头,撑榻而坐,这才缓缓睁开了眼,将目光放到了刚被带上来的洛清尘身上。
  那是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手脚皆被铁链锁住的男子。
  凤祁玉朝他轻蔑的挑了挑眉,“洛清尘你还是不肯说么?”
  被叫做洛清尘的男子微皱眉头,抬眸看向他,张口,却又欲言又止,低垂了头,似是在考虑着什么。
  “真是冥顽不灵。”凤祁玉轻哼一声,只一挥手,那看守在洛清尘身旁的死侍便示了意,抬起了那握在手中的长剑,‘噗呲’一声,c-h-ā入了洛清尘胸膛。
  “嘶……”洛清尘痛得直抽冷气,再想开口说些什么,一张口,发出的已尽是压抑痛楚的闷哼。
  “也罢。”凤祁玉突然冷笑一声,眸间冷意更甚,“商洛毕竟是师尊愿意以命相护的人,又怎会向本尊、一个一心想要他命的人透露他的行踪呢!”他说着起了身,不再看洛清尘,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即使如此,那本尊……也无需再留着师尊你了。”说罢,他一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处。
  死侍接令,毫不犹豫的再次提起了手中的剑,一举刺向他的金丹心房。
  洛清尘见状连忙出声大喊:“等、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刀剑入膛,金丹破裂,是撕心裂肺的痛,好似千万只虫蚁一起啃食心脏一般,生不如死。
  “凤、凤祁玉……”即便身处如此痛楚,他仍勉力保持着清醒,喊他的名字。
  凤祁玉听到了,眸光微动,却不曾回头。
  眼前阵阵发黑,洛清尘勉强支撑着意识,目光紧跟着离去的凤祁玉,想再次开口,一张嘴,却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死侍见他还有一口气在,再次提了手中的剑,朝他胸膛刺来。
  只是这一次意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朦胧中洛清尘感觉自己已经有些站不住了,脚下一软就要跌倒在地,此时却有一双温柔的手拖住了他,那人声音温柔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