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对不起,我不想被你吸血了 作者:海毓秀(上)

时间:2021-10-28 01:27 标签: 爽文 打脸 快穿 复仇虐渣
文案
  父母双亡的兄弟,哥哥辍学打工十年供弟弟读书,最终弟弟功成名就,有妻有子,哥哥却因为长期劳损得了肝癌。面对被吸干血的哥哥,弟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借钱请求,冷眼看他自生自灭。
  重来一次……对不起,哥哥无能为力,我们一起进孤儿院吧!半工半读你可以的!
  因为空难失去亲人的叔侄,叔叔怜惜侄子年幼,帮其打理公司,等到侄子留学归来,又手把手教其掌权。结果却被一无是处,又猜忌心重的侄子亲手害死。
  重来一次……对不起,叔叔我卖了股权,自己成立公司它不香吗?你被生吞活剥关我什么事!
  阅读指南:1,主攻快穿,1V1不动摇,感情虐渣双线并行。
  2,本文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水土不服及时止损,自动反弹一切恶意。
  内容标签: 打脸 快穿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天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拒绝吸血水蛭后我走上了人生巅峰
  立意:自立自强
  作品简评:
  凌天是仙界的小世界镇守者。为了平息逝者的怨气,避免小世界崩塌,他主动投身进入了小世界,开启了替原主讨回公道的旅程。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每个世界都追着他跑的爱慕者。凌天不懂情爱,可是对方的单纯和执着让他放下了防备,两人在相处的过程中r.ì久生情。可是凌天不知道,他认定的道侣是龙帝之子,两人之间有颇多渊源……
  本文节奏明快,风格轻松,作者幽默的文笔时常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文章竖立了正确的价值观,倡导自立自强,拒绝道德绑架。这个世上总有些人打着爱情、亲情、友情的旗号,要求别人付出。每当遇到这种任务对象,主角都通过犀利的言辞,凌厉的手段让他们的小算盘落空。作者描写的每个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不失为一篇佳作。
 
 
第1章 被弟弟吸干血抛弃的哥哥
  “哥,爸妈都走了,我们今后要怎么办啊?”
  寂静的灵堂里,男孩落寞地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火盆里的木炭。发现当哥哥的没说话,他红肿的眼皮动了动,犹豫地抬眸望向对方,眼神闪烁不定。
  被他试探的凌天只想冷笑。也只有原主眼瞎,看不出他的好弟弟心眼已经多成筛子了。也或许不是看不出,只是他的眼睛被亲情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滤镜,选择视而不见罢了。
  男孩似乎被凌天目光中的冷意刺到了,不自觉地抖了抖,“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爸妈都不在了,我只有你了,我好怕……”
  如果是那当哥哥的原主在,此刻一定会将他揽进怀里,温言安慰。可是现在换了三千小世界的镇守者凌天,他对这个扒着哥哥吸血十年,等到哥哥身患绝症又将他一脚踢开的“好弟弟”深恶痛绝。
  他此行是来惩治弟弟纪文杰,平息哥哥死后怨气的。那个一心为弟弟筹谋,替他撑起一片天的好哥哥已经魂飞魄散了。
  安慰?不存在的!
  凌天没理他,他在忙着接收原主记忆。原主名叫纪文博,凌天为了图方便,干脆篡改了所有人记忆。他现在叫纪凌天,十五岁,初三在读。
  “好弟弟”纪文杰十二岁,小学六年级。
  三天前这对兄弟的父母进山收山货,不小心翻落悬崖,车毁人亡。两口子是干个体的,没有买保险的意识,翻车也是他们自己疲劳驾驶,与旁人无关,赔偿是肯定不会有了。
  至于他们家的资产,两口子十多年前买了房,两室一厅的老房子,房贷还没还完。今年开年又换了新车,除了进山货的货款,家里就只留了未来几个月的生活费。
  根据纪文博的记忆,上辈子邻居骆叔叔做主,替他们转手卖了房子,还了车贷和父母欠下的货款,加上墓地安葬等费用,最后只剩下一万左右。
  其实除了这一万块,原主父母的葬礼是有结余的。因为周遭的邻居和熟人看在两个孩子可怜的份上,或多或少都来表示过。不过纪父在社会上认识了些狐朋狗友,其中一个叫徐宇的牵头办的葬礼,事后那些钱都被他们拿去瓜分了。
  凌天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纪父纪母都没有亲人了,靠他们两个孩子,这场葬礼根本就办不起来。人家跟你无亲无故,没点好处,凭什么忙前忙后地帮忙打理?
  此刻徐宇就带着人在旁边打牌,还有一桌是大浦村村民,等着葬礼结束要货款的。也全靠徐宇压着,这些村民才没有闹起来。
  “哥,我有点冷。”纪文杰看凌天不理他,又巴巴地说了一句。
  初ch.un时节,夜晚温差较大,呼啸冷风吹得人骨头都僵了。
  “冷就再加点炭。”凌天淡淡地道,他才不会像原主一样脱下衣服给弟弟穿,把自己冻得感冒了。原主出门前明明告诉过他,今晚要替父母守灵,叫他多穿点。自己不听,怪得了谁呢?
  凌天没有因为对方是个孩子就心软,十二岁,已经懂事了。纪父纪母在的时候纪文杰就喜欢躲懒,什么都是大哥做,家务从来不伸手。但在父母和外人面前他又表现得乖巧勤快,纪文博是个老实的,就算被弟弟抢了功劳也不会解释什么。有些人天生心眼就比别人多,年纪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后面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纪文杰一窒,装模作样地低下头四处寻找,“装木炭的箱子好像不见了,刚才还在呢,是不是被徐叔叔他们拿走了?”
  他眼巴巴地望着不远处的两张桌子,也不起身,似乎就等着凌天去拿。
  凌天装作看不懂他的暗示,牢牢地坐着没动。纪文杰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直接道,“哥,你去拿点儿木炭过来吧,我不敢去。”
  “不敢去就忍着。”凌天才不惯他。
  “哥——”纪文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哥,从刚刚开始他就很不对劲儿。
  凌天道,“木炭就那么两箱,我们用完了,徐叔叔他们用什么?守夜是我们的责任,我早叫你多穿几件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