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危险人格 作者:木瓜黄(下)

时间:2021-11-25 00:38 标签: 异能
第106章 长裙
  这顿午饭谁都没吃完,季鸣锐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秒时间狠命往嘴里扒拉一大口饭,然后拿起桌边的手机和钥匙串就往食堂外面跑:“!@#¥%……!¥!”
  他嘴里饭装得太满,谁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姜宇和苏晓兰紧随其后:“你能不能把饭咽下去再说话?”
  “*……%@!”
  解临不紧不慢跟在队伍最后,问池青:“他在说什么?”
  池青为难地说:“就算我有读心术,也很难读一些非人类的语言。”
  季鸣锐跑出去两百多米才把话说得清楚一些,用人话说:“我说我想起来了——喻扬资料上显示他还有个姐姐!”
  “……他姐姐跟他同姓,而且是个哑巴!”
  讨论室里,墙边竖着一块大白板,白板上贴着所有涉案人员的头像。
  最上面是三名死者的学生证复印件。
  从三名死者开始,往下用树状图分类和他们有关系的人员,喻扬就在这些人里。
  喻扬的学生证件照上,少年模样端正,清爽利落,笑的时候还有一点浅浅的梨涡。
  老实说,喻扬在整起案子里并不显眼。
  他和三名死者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就没有了j_iao集。
  成绩好,x_ing格好。
  前高一一班所有同学提到他都说他在班里人气很高,连老师也都对他赞不绝口。
  如果这是一起仇杀,他完全不符合被害特征。
  不多时,一名刑警拿着一叠文件风风火火地推开门进来:“检验结果出来了,死者确实是你们说的人。”
  “喻岚,就是她,DNA检测结果对上了。”
  谁也没想到,一起移j_iao给其他小区调查的、看似独立的火灾案,会以这种方式和他们手头上这起弘海的案子扯上关系。
  “看来火灾和这起案子有关,”解临接过那叠文件,文件第一页,照片那双熟悉又澄澈的大眼睛对着他,“……只不过,为什么出事的不是喻扬,而会是她?”
  关系人员表上,错综复杂的树状图又叉出去一条分支,喻扬边上有一条线连着喻岚的照片。
  边上标注上“火灾”二字。
  喻岚的照片拍得很好看,和真人相差无几,照片上的女孩子浅笑着。
  池青把照片上的脸和那天拉开门,在门口温柔地伸手摸猫的女生对上,两张脸穿越时空重叠在一起,但是他很难将这张脸和事故照片上焦黑的人脸对应起来。
  他清楚记得,那天他摸那只猫的时候,喻岚看他时笑着弯起眉眼。
  仔细想想,喻岚和喻扬长得其实挺像的,喻扬也长了一双大眼睛,只不过两个人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喻岚温柔,喻扬yá-ng光。
  池青的念头也落在这个问题上:“为什么会是她?”
  季鸣锐沉着脸说:“这个问题可能得问问喻扬。”
  -
  喻扬回到家没看到喻岚,正准备给喻岚再打几通电话试试,然而刚划开手机就接到了一通电话,连向老师请假都没顾上,叫了车就往警局赶。
  一路上他满脑子都在想“不可能的”,“不会的”。
  我姐在上班,她今天应该在上班啊。
  一定是误会。
  肯定是误会,他们认错人了,我姐姐应该只是手机没电才联系不上人,她一定是去朋友家了。
  喻扬下车的时候开了两次车门,第三次才抖着手将车门推开。
  他浑浑噩噩地推开停尸房的门,隐约听到很多纷乱且嘈杂的声音,耳边有人告诉他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白色的布被掀开。
  尽管他不想承认,尽管这具尸体已经烧得什么都看不出了,但是血缘有时候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在白布被掀开的一瞬间,他感受到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然后胸口开始发闷,闷得人喘不过气来。
  边上冰凉的铁盘上放着一堆用塑料膜封存着的物件,有一片烧焦了的衣服布料,还有烧得只剩下半了个的手机壳,已经不能再用的手机,包,以及口红……
  喻扬呆愣在原地。
  忽然有人从他身后拍了他一下,男人眼尾上挑,身上并没有穿警服:“这些东西,认得出吗?”
  原来人到了这种时候,反而会出乎意料地冷静下来:“这是我姐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她攒了两个多月工资买的。”
  尽管喻扬的手仍在不停颤抖。
  “手机壳,也是她的,她自己做的,这个熊还是我帮她从烤箱里拿出来的……”
  ……
  喻扬说到这里,才终于避无可避地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他哽咽了一下,问:“她是……被火烧死的吗?”
  没有人能在这种时候,把火灾具体情况转告他,停尸间里几度陷入沉默,最后还是池青不带任何感情地开了口:“电线导致的火灾,被发现的时候门被反锁了,火势很大,消防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
  喻扬感觉脚下踩着的瓷砖地面像是在旋转一样。
  这个时间,他应该和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上课。
  他姐姐也该像平时那样,在店里上班,会给他发消息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让他好好听课。
  眼前的画面像一场噩梦,让他如坠冰窖。
  让他从冰窖里回过神来的,是映入眼帘的一双黑色手套,手套主人手里拎着一包纸巾,看起来他有随身携带纸巾的习惯:“给。”
  喻扬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哭了。
  眼前的画面也早已变得模糊不清。
  池青原来不会做这种在他自己看来很多余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