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超能力是数据化[末世]+番外 作者:清供(上)

时间:2021-11-27 08:48 标签: 强强 异能 末世
本文文案: 连疏月轻功很厉害,厉害到一不小心蹦进了修仙界。 又一不小心被认错被迫进入第一剑宗成为宗中老祖谢桐枝的唯一弟子。 不过后来她把老祖灭了。 【1v1sc,私设多,男主不是谢桐枝】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
本文文案:
连疏月轻功很厉害,厉害到一不小心蹦进了修仙界。
又一不小心被认错被迫进入第一剑宗成为宗中老祖谢桐枝的唯一弟子。
不过后来她把老祖灭了。
【1v1sc,私设多,男主不是谢桐枝】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疏月 ┃ 配角:谢桐枝,灵麒,舒游丝等 ┃ 其它:么么哒
一句话简介:大佬打工手册。
立意:逆境中也要保持初心,问心无愧地走到自己的目的地。 
 
 
 
第1章 一颗仙石
 
连疏月活了十八年,有五年都奔波在偌大的江湖,不是为了学什么功夫,只是为了打工还师父到处欠下的债。
她自打有记忆以来就被人拿着石头砸骂是无父无母的野孩子,幸得有师父收养她,给了她个住处,教她功夫。
两人虽为师徒,见面的次数却不多。
大概一年只见一次,连疏月觉得他是想看看自己还活着没,才大发慈悲来看她。
十多年如一日的样貌和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法,让她觉得她的师父肯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师父不靠武功内力,全仗着老赖的名声名扬江湖。
师父养了她这么多年,凭着这份养育之恩,即使她已经许久没见过师父,连疏月还是咬着牙忍住砍死他的欲望,白天在各间客栈穿梭捧着食盒给别的商铺送膳食,晚上给别人看大门,再抽空接点江湖里的暗活儿。
一天五份工都是正常的,常年累月以至于她的轻功在江湖上都排得进前三,内功非常夯实,她没有参加过比试,但遇到的人没有一个能打的。
五年,整整五年啊。
还完债的连疏月觉得天更蓝了,水更清了,就连平时压榨她的满脸麻子的掌柜看起来都清秀了不少。
“后会无期,此生不做打工人!”
一身轻的连疏月撩开头上的幕篱,站在卖画本子的摊子前翻阅《某宗大佬的贴身仙宠》。
正看得津津有味时,忽然敏锐感觉到周围师父的气息。
她猛然看向某处,精确地锁定师父的身影。
顿时街上其他人停止了动作,像被人点了x_u_e不再动弹,静止得仿佛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就像,艳丽的浮世绘。
师父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欠揍模样,抚着下巴遥遥与连疏月相望。
“疏月啊,是不是心里很气?有本事来打为师。”
连疏月将手上的画本子输了内力后掷向师父:“老不死的,爪巴。”
画本子悬在半空没有前进一寸,景色流转,开始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原本静止不动的人重新鲜活,画本子啪嗒落地,耳边是嘈杂的交谈声,连疏月却一句都听不清,就像是被排除在外。
师父已经消失不见,连疏月来不及思索环境的变化,拔腿去追,骤然间眼前光芒大盛,逼得她停下以袖遮眼。
光芒褪去,青微宗外的街市上凭空出现一名飘逸青衫,头戴幕篱的俊秀女子。
众人对此见怪不怪,就算是这里忽然炸了对他们来说都是正常的。
连疏月有一瞬的懵逼,但看见一个孩童跑得飞快边耍着长剑,还有背着剑、抬着琴在天上飞的人后,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就接受了她已不在江湖的事实。
很明显,这里是她曾在画本子里见过的仙侠世界。没关系,江湖上仍然会流传她的励志传说。
她这是做错了什么,刚帮师父那老头还完债,又被莫名其妙扔到这里来。
“姑娘,看看我们这里新出的画本子吧。”店家手里拿着蓝色封皮的书,上面写着采桑女。
连疏月一听是画本子,一下子走不动道。
行走于偌大的江湖中,也只有有趣的画本子能消遣她对师父的怒火。
于是她便朝两边撩开幕篱,别在而后,露出白皙俊秀的脸,准备看看这里的画本子有何与众不同。
她不似平常女子柔美的容貌,反倒眉目坚毅,眉眼间都是清俊。
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子,偏偏有种雌雄不辨的美。
她接过店家递来的书,随手翻开了一页,随即眼前一亮。
“你这大胆的罪人,你虽貌似天神,心却比铁石还要坚硬,双目比天地还要幽深。……①”
面容清秀的采桑女从书中一跃而出,声行并茂地演绎。
连疏月一下子被吸引住,一本一本地翻看,直到店家被她只看不买的行为弄得不耐烦。
“这位姑娘,怎么说也得买一本吧?”店家搓着手指,意思很明显。
连疏月从袖子中掏出一小块碎银递给他:“就这两本吧。”
店家面露古怪,尖着声音y-in阳怪气:“没钱还赖着不走,拿几块石头糊弄谁呢?两百仙石,不许还价。”
很好,换了个世界货币都不流通了,她又变成了个穷比。
辛苦打工五年整,归来仍旧是穷比。
连疏月将书放下,歇了买书的心思,转身要走。
书店的伙计用壮得像块石头的身体拦住她的去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连疏月透过幕篱打量了他一眼,只淡淡陈述:“让一让,你挡路了。”
见他不动,连疏月将一成内力凝在右掌,飞快朝书店伙计壮实的胸膛拍去。
掌风掀开了她的幕篱,露出她皱着的眉头和稍显惊诧的表情。
他没有丝毫的动弹,体内似乎有一股不同于自己的力量,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独有的气息吧?就和自己体内的内里一样。
连疏月恍然大悟,收手,脚尖一点试图用轻功离开,脚刚离地就被店家一根绳子甩过来缠在腰上,然后被拽了下来。
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她头一次感受到了危机感和无力感。
“多少仙石?我来付,放了她。”
这大概就是英雄救美吧。
连疏月望向声音的来源:那是个穿着红衣的男子,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桀骜,一眨眼就闪身到她的身边,十分牛逼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