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一觉醒来已婚已育+番外 作者:伽陵

时间:2022-06-22 16:31 标签: 甜文 婚恋
文案 1. 外人眼中的池舟头脑好、形象佳,总是面带微笑,谦和有礼。 舒海灵:你不觉得他的笑容很诡异? 那张完美的假面之下,是刻意隐藏的y-in森而扭曲的坏心。 一次偶然的相遇,舒海灵识破了池舟的真面目,从此被他盯上,每天变着花样来折腾她。 舒海灵并不服
  文案
  1.
  外人眼中的池舟头脑好、形象佳,总是面带微笑,谦和有礼。
  舒海灵:“你不觉得他的笑容很诡异?”
  那张完美的假面之下,是刻意隐藏的y-in森而扭曲的坏心。
  一次偶然的相遇,舒海灵识破了池舟的真面目,从此被他盯上,每天变着花样来折腾她。
  舒海灵并不服输,却屡战屡败,直到有天醒来,她发现自己来到了十年后,成了池舟的妻子,还有了一个四岁大的女儿糖糖。而向来喜欢捉弄她的池舟却对她百依百顺,爱若珍宝。
  初时的慌乱过去,舒海灵忍不住仰天长啸:“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池舟你小子可算犯在我手里了!”
  2.
  池舟眼里的舒海灵x_ing格跳脱,有点小聪明,弯弯的月牙眼里总是流露出过多的丰富情感。
  面对他的时候,这种情感叫做排斥。
  池舟生了妄念,想要那双漂亮的眼睛从此只看得到他的身影。
  搞艺术的笨蛋美人×搞事的腹黑毒舌
  内容标签: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海灵,池舟 ┃ 配角: ┃ 其它:预收《绯闻女王》
  一句话简介:坏小子追爱小仙女
  立意:生活的意义在哪里?搞不明白?继续前进就完事了。
 
 
第一章 
  正午的日头高照,顶着宽边遮阳帽依然睁不开眼睛。舒海灵擦了把汗,余光瞥见对面香樟树下立着一道黑色的影子。
  沉重的旅行包几乎压垮她的肩,每走一步都摇晃着并不坚定的意志。
  看来伟大的爱情的力量并不能消除身体的疲惫,舒海灵后悔了,为爱私奔这事果真不适合她这样的三无少女。
  所谓三无,无情c.ao,无节c.ao,无体c.ao。舒海灵讨厌运动,就像讨厌迎面走过来的那个高个子少年。
  来不及跑了,她也跑不动,稍息立正,大声开口:“大哥早上好!大哥您吃了吗?”
  池舟瞥了眼过盛的阳光,挑眉:“你梦游呢?”
  舒海灵闭眼表示配合,“好像是这样没错,我梦游到哪个方位了,得赶紧找找回去的路......”转身才走了一步,就被连人带包地提了起来,是的,她没有梦游,甚至能够清楚地计算出双脚离地的距离,得有二十公分了?这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拎她跟拎个小j-i仔似的。
  “我......我好像又清醒了!把我放下来吧,小心累坏了大哥的手!”
  这厮不会要动手打人吧?她见过他打架的模样,第一步就是拎着对方的领子把人给掼到各种肉眼可见的建筑物上。
  然而大哥之所以被称作大哥,基本的品格就是行不苟合、心中有数,轻易不把舒海灵这等小人物的话放在眼里,俗称不听人话——于是她持续悬空中。
  “......大哥?大佬?old brother?”
  “听见了。”
  这凉凉的一嗓,通常是池舟失去耐心的预兆,舒海灵开始反思自己,最近没什么事惹到他吧?但池舟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起床气没消拿她泄火也是可能的。
  “昨天为什么没有出现?”
  昨天?舒海灵可不记得自己何时与池舟有了这样的约定,明明放暑假之后两人就没有过任何接触,不用忍受对方的压迫这点可把她高兴坏了,恨不得天天都是暑假。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就算不记得了也要装作记得。
  “昨天大姨妈来了肚子痛,出不了门。”面无表情地编造着谎言的舒海灵压根儿忘了自己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堪堪遮住大腿根部的迷你小短裙。
  池舟大概是相信了,因为舒海灵的脚终于落了地。
  “所以就改成今天来送作业?”池舟的视线落在舒海灵巨大的背包上。
  作、业?
  刚落地的舒海灵一口气立马又狠狠地提了起来。
  那会她正沉浸在不用日日面对池舟的狂喜中,依稀记得他塞过来什么东西,她一向视他为洪水猛兽,随手就将他硬塞来的作业本连同她的小书包一块给扔了——完了,完了,她扔哪了?
  舒海灵死死地捏住了她的包,表情就像被死死地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一样庄严而肃穆。
  “我突然想起来少写了一篇作文,这就拿回去补。”
  池舟看着她,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来:“免写作文,你忘了?”
  舒海灵猛地一拍手:“太大意了!老师说免写就真的不写了?千万人不写吾写——学霸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既然她有强烈的意志,池舟当然也不勉强,耸耸肩,轻描淡写地道:“那就拜托你了,六十篇日记加十篇习作。”
  舒海灵:“......”
  “一个星期的时间,对于学霸来说,足够了吧?”
  舒海灵:“......”
  她发誓,有在池舟那张面目可憎的小白脸上,看出了一丝恶作剧得逞的愉悦微笑。
  美好的暑假第一周的夜晚,离家出走失败的舒海灵含泪写着双份的暑假作业。
  未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舒海灵边哭边咒骂池舟,早晚有一天也要他尝尝有苦说不出、无语泪肆流的滋味!
  ......
  大概是熬夜写作业的缘故,还没睁开眼,舒海灵已经觉得身心疲惫,整个人像被火车狠狠碾过,肿胀酸痛之极,连手都差一点抬不起来。
  嗓子干得直冒烟,她探手朝床边柜子上摸索,摸到熟悉的水瓶,闭着眼睛拧开往嘴里灌。
  只是上半身凉飕飕的,怎么这么冷,她睡前应该有把空调关掉的。
  舒海灵睁开眼:白皙的、光溜溜的手臂举着并不熟悉的矿泉水瓶子,她从不喝这个牌子的水,也没有裸睡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