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修无情道后我爆红冰雪综艺 作者:柚子芯(下)

时间:2022-06-22 16:53 标签: 娱乐圈 都市情缘 爽文 都市异闻
第51章 南荣星显然有点顶不住了。 他的耳朵尖尖唰地红了起来, 皮肤本来就白,在淡金色的头发下面若隐若现。 【芜湖,年下小n_ai狗, 我又可以了!!
第51章 
  南荣星显然有点顶不住了。
  他的耳朵尖尖“唰”地红了起来, 皮肤本来就白,在淡金色的头发下面若隐若现。
  【芜湖,年下小n_ai狗, 我又可以了!!!】
  【我查到了,你们他是不是就是之前被陷害的那个小实习生?】
  【卧槽,这是整容了, 还是换头了?!】
  【不能吧?!这才几天啊,而且仔细看其实五官没怎么边, 就是取了眼镜,又摘了牙套。】
  【可是他不是工作人员吗?怎么会以艺人身份进场?】
  【我在钴娱的网站上找到了,新签的艺人。我的妈呀,猜猜我看到什么,他爸是南荣哲。】
  【卧槽, 江氏太子、传行公主都在,现在又来了个南荣星。我就表演个浅浅心疼节目组了吧。】
  “我——”南荣星的耳朵尖又红了一点, 低声说:“我那个时候满十八岁就去做了近视眼手术,又染了个头发。”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看上去比以前好一点。”
  “嗯。”冷苒苒点点头, 真心实意地说:“不过你以前也挺好看的。”
  南荣星整个人又亮了一些,站在冰场的玻璃天花板下面,仿佛和漫天灯光效果一同闪闪发光。
  【我建议苒宝贝不然出本书吧,就叫《苒苒的说话之道》。】
  【在学了在学了, 已经拿出本本在记录了。】
  南荣星还想和冷苒苒说点什么。
  但是这时候新来的花滑教练凌兴怀正好说:“人还没来齐, 你们先滑两圈,让我看看你们大概的基础。”
  冷苒苒转身,像一条鱼一样, 扶着栏杆快速地滑走了。
  南荣星:“……”
  他愣了愣, 坐在旁边的板凳上开始整理冰鞋。
  眼睛时不时看看冷苒苒滑走的方向。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勾住的一条鱼, 反而随着冷苒苒越滑越远,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这就是推拉的天花本吗?我已经用小本本在记了在记了。】
  【虽然但是,推拉的完成度难道不是看脸吗?】
  【你说的对,我清醒了,立刻扔掉了我的小本本。】
  冷苒苒没有说话之道,也不懂什么推拉。
  她心里只想着——
  搞快点,搞快点。
  她想等训练结束,去外面的公园看看有没有人要和她打麻将。
  -
  几圈下来,冷苒苒对于重心的把握更熟练了些。
  开始逐步放开扶手,学着慢慢往前滑。
  凌兴怀皱了皱眉头。
  他虽然知道这是个以冰雪运动作为噱头的真人秀综艺,但是他却实在想不到选手之间的水平是如此的参差不齐。
  一眼看过去,也就是苏梓萱和刚被他领着进来的江洛林的基础能教。
  别的要不然就是勉强能滑。
  要不然就是连滑都不会。
  他的目光在冷苒苒身上扫了几眼,心中叹了口气。
  这种水平不要说是花滑了,能不能在正式比赛的时候,在冰面上完整的滑行,再配合一些手上的简单舞蹈动作都显得困难。
  选手的水平如此参差,连教统一的动作都很困难。
  这该怎么教?
  凌兴怀带了那么多场比赛,还第一次觉得这么头疼。
  冷苒苒没有系统地学过滑冰,完全是靠身体本能的反应。
  从单板到双板,她逐渐发现这些运动的技巧千变万化,但是在身体的控制、重心的掌握和核心力量的利用上,又是万变不离其宗。
  她放开扶手,通过膝盖的屈伸和脚后跟的发力,通过冰刀内刃开始控制自己划出小半圈的弧度。
  内刃切冰的声音,从硬邦邦的锤在冰面上的“铛铛”声,逐渐变成了闷声。
  她的脚踝更加松弛,蹬冰的速度逐渐加快。
  膝盖蹲起的速度和频率跟上脚步和身体重心的变化。
  凌兴怀的眉头皱地更紧了一些。
  不过这次不是不满意,而是更多的疑惑。
  一般来说,有天赋的选手至少要在冰场两三天,才能完成自由滑行的动作。
  难不成冷苒苒是上过冰的?
  只不过是因为太久没练而有些忘了动作。
  他抬抬下巴,观察起冷苒苒的动作。
  滑冰是一项极其容易受伤的运动。
  比起滑雪这样或多或少有些缓冲的运动,冰面上的摔一下是实打实的疼。
  不仅如此,冰刀在冰面上滚动的时候,摩擦力很小,重心失衡和不确定感更强。
  所以对于初学者来说,滑冰更需要的是客服心理上的恐惧。
  冷苒苒的动作虽然稚嫩不熟练,但是舒展度很好。
  她对于冰面有一种天生的信任。
  每一个动作都是延伸着的,所以优雅好看。
  凌兴怀觉得她倒是个花滑的苗子。
  可惜,现在才来学滑冰。
  花滑是一个极度吃童子功的运动项目。
  成年之后再学,无论怎么练,天花板都已经在哪儿了。
  这时候,剩下的几个男选手也按时到了。
  穿上冰鞋,开始在场地里随意蹬冰
  凌兴怀头更大了。
  这几个年轻男艺人,长得是一个比一个好看,个头也是一个比一个高。
  在娱乐圈里吃香,但是在花滑场子里要命。
  个子越高,掌握中心平衡就越困难。
  跳跃之后能不能保持平衡都不一定,更不要说托举动作和转体了。
  凌兴怀一时觉得道阻且长。
  他的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
  冰场里的选手多了,冰上的身影逐渐变得眼花缭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