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玫瑰与听诊器 作者:山有嘉卉(上)

时间:2022-07-07 10:50 标签: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近水楼台 时代新风
文案: 莫随认识姜茶,是在父亲因公牺牲的追悼会,她是父亲徒弟。 他曾以为这辈子绝不会再与父亲的职业发生任何瓜葛,却依然忍不住对她动了心。 因师父的临终嘱托,姜茶对他的儿子莫随诸多容让。 却没想到让出了他的得寸进尺,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 深夜,抓
  文案:
  莫随认识姜茶,是在父亲因公牺牲的追悼会,她是父亲徒弟。
  他曾以为这辈子绝不会再与父亲的职业发生任何瓜葛,却依然忍不住对她动了心。
  因师父的临终嘱托,姜茶对他的儿子莫随诸多容让。
  却没想到让出了他的得寸进尺,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
  深夜,抓捕嫌疑人途中不慎受伤,姜茶被就近送医。
  给她处理伤口的是来急诊会诊的莫随。
  这人动作利落,她却痛得眼冒金星,“你对每个患者都这么粗暴?”
  他放下持针器斜睨她一眼,语带轻嗤:“我的患者都是祖国幼苗,当然需要温柔呵护,至于你——”
  话音一转,变得意味深长,“能随手给我一个过肩摔的姜警官,不至于承受能力这么差吧?”
  姜茶:“……”我觉得你是在内涵我。
  “我的世界经常是y-in天,直到迎来属于我一个人的小太阳。”——莫随
  阅读指南:
  1、非刑侦文,只有家长里短j-i毛蒜皮,想看正经刑侦文的同学可以绕道啦。
  2、同系列完结文一大堆,专栏可阅~
  2、参考书目《儿科病例精选》、《儿科住院医师手册》等,及学术网站,如有错讹,请友好指出,弃文无需告知,勿人参攻j-i嗷=_=
  3、纯虚构,无原型,非纪实,有私设,勿较真,谢合作。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天作之合励志人生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随,姜茶┃配角:接档文《冬宜》~┃其它:儿科,家长里短
  一句话简介:俏警花和她的作精男友。
  立意:爱情不分职业,只关乎心意。
 
 
第一章 
  “站住!站住!”
  “干什么,干什么,这是我的孩子!”
  “是你的孩子你跑什么……”
  “放屁!这就是我家的儿子!敢抢我儿子,嫌命长了!兄弟们,抄家伙上!”
  “住手!我们是警察!”
  “警察又怎么样,上!敢抢我儿子,让你有来无回!”
  “砰——”
  “砰砰——”
  不同方向的枪声直冲云霄,血液迅速地从莫怀安身上流出,染红了衣衫。
  “师父!”
  他听见姜茶惊慌失措的声音,突然间想起十几年前的姜钦山,人生好像就是一个轮回,比如姜茶继承了姜钦山的警号,比如现在他像姜钦山救了他一样救了他的女儿。
  10·21特大拐卖儿童团伙案在历时五个月后终于告破,这是一个1涉及4省区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专案组前后进行三次集中抓捕,共抓获嫌疑人103人,解救被拐儿童63人。
  解救被拐儿童过程中,容城公安局红杉区分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莫怀安被失去理智的买家持枪击中腹部动脉及股动脉,生命垂危。
  “嘀——嘀——”
  抢救室里的仪器发出响声,每一声都牵扯着门外所有等候的人的心肠。
  姚政委皱着眉头不停地踱步,回头问:“莫随怎么还没有到?从市区过来,要这么久?”
  “莫随最近一年都在桐县下乡去,离这边近百公里,现在还在去清水镇老家接老太太的路上。”
  “怎么就这么……”
  “巧”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抢救室的门开了,里面出来一位医生,道:“哪位是姜茶警官?”
  角落里一位眼底一片青黑,神情憔悴,头发凌乱,脸上几道擦伤,嘴角青肿,衣服上还沾着大片暗红血迹的年轻女警刷地站起来,扑向医生。
  脸色忐忑焦急,声音嘶哑地问:“医生,我师父他怎么样了?”
  “姜警官,莫警官醒了,要见你,换上隔离衣跟我进来吧。”
  姚政委闻声忙道:“姜茶你快进去,老莫他……”
  他兴许是没多久时间了,姚政委眼睛陡然s-hi润起来,想起十几年前的姜钦山,也是受这么重的伤,都没坚持到医院人就没了。
  姜茶心里弥漫着恐惧,手脚冰凉地进了抢救室,目光越过一条条仪器的连接线,落在戴着呼吸面罩的男人脸上。
  眼泪瞬间就溢出了眼眶,“……师父。”
  这是她亦父亦师的师父,她十岁以后,莫怀安就像父亲一样关心照顾她,待到母亲也去世,莫怀安就成了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不辞辛苦教她做人道理,手把手教她格斗和擒拿,言传身教如何当一名合格的刑警,他在她的心里,如高山仰止,是恩师也是慈父。
  只是如今,这座山要倒下了。
  她慌乱起来,像一个小孩一样无助,“……师父,您别死。”
  莫怀安的眼睛一瞬间便红了起来,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能动动手指,费劲地叫了声:“茶茶……”
  你怎么这么狼狈啊?怎么不洗脸?你明明是我们刑侦队甚至整个分局最最漂亮的女同志,像小太阳一样啊。
  可是这些调侃他都说不出来,无创呼吸面罩盖着他的脸,想出声实在太费劲太费劲了。
  姜茶忙点点头,眼泪顺着脸流下来,挂在下巴上,“您多休息,有话等您好了我们再说,您又立功了知不知道?政委说……”
  她吸吸鼻子,声音沙哑,“说等您好了,咱们一起去参加表彰大会呢……”
  莫怀安艰难地摇摇头,傻孩子,表彰大会他参加过很多次了,不差这一次,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