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燕乐寒枝+番外 作者:玄时蘩(下)

时间:2021-03-02 21:31 标签: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第126章 妆成独见时
  倭国进献《破阵乐》后,世民龙颜大悦,重赏太常寺和宜咏坊,也赏赐吕才和盈盈丝帛绸缎百匹,众人谢恩。入夜,骊山月朗风清,温泉汩汩,世民传盈盈来寝殿见她。行宫不比宫中,也不是朝见之时,世民穿着深青色圆领袍衫便服,看样子很是放松。
  盈盈把自己收拾妥当。虽说女官的衣裳和宫女也差不太多,但不知为什么,她如今每一次与世民见面的机会都会不自觉地j.īng_心打扮。盈盈来到殿中,先向陛下行礼,“拜见陛下”。
  “快起来。”世民见她来了,便让她来到自己的身边。他先上上下下打量了盈盈一番,赞叹道,“盈盈,你用乐舞为朕赢得一片人心,朕很高兴。”
  盈盈笑意满满,轻声说着,“陛下恩服四海,才使得四方蛮夷归心,奴婢又能做什么呢。”
  世民看她面带娇羞,很是可人,便起身,走近了,又不禁把她轻轻揽在怀里。“你还要给朕多少惊喜?”
  “其实都是陛下的指点,奴婢记得陛下说过的话,记得在陛下身边积蓄的灵感,才能将《破阵乐》和《柘枝舞》写了出来。”
  “当初,你请旨开办宜咏坊,朕没想到你能开创这么一片天地,让大唐乐舞影响四方,这份功劳,朕记在心上。”
  “盈盈不敢居功,再说,也都是陛下的包容,盈盈才有机会实现当时的承诺。”
  世民看着她,这一篇话虽然有些冠冕堂皇,但也不能没有。他的赞颂是真,知道她的功劳也是真,但在这行宫夙夜不寐,秋风动了秋情的时刻,他想要的更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女人。
  世民轻声问道,“盈盈,这些年,你累不累?”
  “陛下为何这样问?”
  “近r.ì虽然在温泉行宫,不比宫内繁忙,但不知为什么,朕总是有些疲惫的感觉,可能是夜里总睡不好的缘故,怕是年岁渐长,不如往r.ì了”
  盈盈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哪里,陛下正是风华正茂,怎么会不如往r.ì呢。”
  世民接着说下去,“所以,朕记得,你比无茵小了几岁。无茵、杨藜都已子女成群,你还在为朕,这样一个人?朕有时候想着,会不会这样太委屈了你。”
  盈盈听闻,深情地说道,“陛下,盈盈不委屈的。只要能为陛下做事,哪怕是能为陛下的千秋帝业尽一点点心意,都是值得的,盈盈也会心甘情愿的。”
  “可你也是女人,总要有个归宿是不是?”世民爱怜地抚摸着盈盈的头发,“告诉朕,你是从什么时候起,不愿意嫁给朕的?”
  盈盈被世民这个问题惊了一惊,“陛下怎么突然这样问?”
  “朕想知道”,世民又接着说过,“你以前期盼过,对不对,是朕错过了。”
  “陛下……”这种伤心之问和纠结之问,如今盈盈也不知道如何作答了
  “陛下,盈盈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她停了片刻,接着说道,“或许是的,但盈盈不愿让陛下有一丝不快和烦恼。如果有,宁愿难过和痛苦的是我。”
  “朕也从来没问过你,你心疼承度,或许还有元吉,究竟是怎么回事?”盈盈没想到世民会问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她毫无准备。于是便回身向着世民跪下,缓缓说着,“陛下,盈盈知罪。承度的事,盈盈是一时糊涂,毕竟曾经抚育了他一阵,只是一心护着孩子。但元吉……不管他当年如何折磨,又如何做,盈盈自问都是从未对他动过真心的。那时,盈盈的确有过矛盾,有过挣扎,但盈盈的心从未离开过陛下的,从未……那年离开齐王府,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陛下,也怕陛下为盈盈的身份感到为难。所以才忍痛离去,尽抛旧事,如获新生,才有勇气再与陛下相见……”
  世民听了这番陈情,心下不忍,觉得自己不该如此一问,“朕知道,是朕多虑了。你快起来”。世民扶起来盈盈,说道,“对不起,朕不该这么问”
  “不,没有,盈盈其实也很想向陛下坦诚的。”
  世民如此问她,也是事出有因,最近他经常做梦,梦到建成与元吉血淋淋地向他索命,所以才一直睡得不好,感到身体疲惫。前前后后,如今最能深切体会他当年处境的人,恐怕只有无茵和盈盈了。无茵这些年劝慰了他不少,他却从未问过盈盈怎么看当年的事。今r.ì原本并没有想说起这些,但不知为什么,看着盈盈那深情的眼睛,他突然想问个究竟。盈盈倒是有些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否则恐怕身份尴尬,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世民了,也没有把握世民将会如何对待她。总之,情况应该也不会好过现在。她想到白r.ì在殿堂之中,自己和世民那会心一笑,恐怕是两人之间能够达到的最好状态了吧。
  世民那一晚没招幸任何嫔妃,独自在寝宫入睡。他恍恍惚惚地,眼见建成与元吉血淋淋的,提着自己头颅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元吉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举刀便砍下来,大喊着,你杀死了我,我的儿子,霸占了我的女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世民大汗淋漓,从梦中惊醒过来,喘着粗气,发现是梦一场。一连几r.ì,几乎都是这样,白r.ì里便j.īng_神疲惫,面容憔悴。长孙皇后很是焦急,忙请御医来为世民诊治。御医只说陛下无恙,就是夜里没有休息好,深思倦怠的缘故,于是开些安神的药。
  世民对无茵说,“茵妹,这几r.ì不知为什么,总是梦到建成和元吉他们血淋淋的身影。玄武门之变都过去好几年了,之前也不觉得,为什么最近如此困扰着朕。”
  无茵劝慰道,“陛下是心善之人,不忍兄弟睨墙之祸,所以才一直于心不忍。陛下万万不可胡思乱想,黎民百姓还要仰仗陛下呢。”
  世民说道,“不止如此,朕还总是梦见那天的事,虽然于朕而言是万不得已,但兄弟之间兵刃相见,要朕怎么才能从心底里真正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