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娇宠 作者:榶酥(下)

时间:2021-03-02 21:31 标签: 天作之合
第75章 身世
  唐娇娇本欲先回寝殿, 可裙摆却不知是沾了潇香还是如烟的血,虽然血迹在红色的衣裳上只能看出一点暗影, 但她还是不愿这样去见贺北城。
  再加上怀里揣着追寻多年的真相,她需要一个安静无人之地解开。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雨势也不如刚刚激烈,只飘着毛毛细雨,唐娇娇撑着伞缓缓走向清梅殿。
  屏珠因昏迷在大雨中受了寒,加上后头听说化金水一事, 又惊又怕下当即就发起了高烧,是以跟着唐娇娇回清梅殿的是如宛与杏青。
  如宛杏青见唐娇娇心情不虞,便也没多话,且他们心里亦还没有平静下来。
  他们是第一次听到‘化金水’这种可怖的东西, 顷刻间将一个活人化未乌有, 这听起来就让人背脊发寒, 浑身冰凉。
  好在那北周公主没有得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寝殿的浴池很快便备好了热水, 唐娇娇没让如宛伺候, 屏退所有宫人后闭上眼将自己泡在热水里。
  今r.ì之事, 让她心中生了股无力感。
  软软被喂了药现在还没醒, 屏珠差点死在了她眼皮子底下, 贺北城因她留下了腿疾。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够强大,不仅护不了身边的人, 还让他们因她受了牵连。
  而她什么也做不了。
  以前她总觉得时r.ì还长,一切都可徐徐图之,可今r.ì的变故让她突然明白,她的时间并不多。
  案子还没有半点头绪,她便已手忙脚乱, 这一次能侥幸逃过一劫,那么下一次呢,世事无常,谁又敢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潇香逼宫,她没能护住铃儿,还中毒受了重伤至今未愈。青平街刺杀,若没有如宛拼尽全力求救,若没有贺北城及时赶到,这个世上早没了唐娇娇这个人。
  而今r.ì,若没有渔瞳及时出现,没有宋峤拦下潇香,没有贺北城不惜伤腿用踏月无痕替她挡下李清莹的一掌,她哪还能毫发无伤。
  唐娇娇睁开眼,眸光深邃一眼望不到底,她不能再如此被动,亦不能再让身边的人受她牵连。
  洗了一身寒气,唐娇娇换上如宛早已备好的红衣,拿起那颗红色的小玉铃时,唐娇娇手指一顿,这是大婚时贺北城为她准备的,大婚后她便一直戴着它。
  静默半晌,唐娇娇走至梳妆台前,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一颗玉色小玲,那是大婚前夕换下来的,她将安魂从红色小玲中换到了玉色小铃铛里,把红色的小铃铛放进了小盒子。
  在身份未能公之于众之前,她是梨娇,是红衣玉玲,杀人如麻,让人退避三舍的梨花宫宫主,她不允许自己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
  穿戴整齐后,唐娇娇才拿起书信走至茶案前盘腿坐下,她很清楚手中的东西就是一个突破口,一旦打开,那些被人刻意掩盖的真相就将浮出水面,窥见光明。
  唐娇娇深吸一口气,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还是很紧张,很忐忑,她想,一个记忆一片空白的人即将得知自己的身世时,应该都是如此吧。
  她打开信封,里头只有一张折叠的纸。
  唐娇娇微微抿唇,纤细的手指缓缓掀开尘封了十年的往事。
  大约过了半刻,薄薄的纸张自手指间滑落,主人却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纹丝不动。
  唐娇娇的身子僵硬的可怕,面上无半点表情。
  此时,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僵硬的低头,看向那张落在脚边的纸。
  “京城唐府乃百年世家,家主唐扶之倾世之才,品x_ing高洁,于元年任太子之师’
  百年世家,太子之师,这些字一个一个强硬的挤进她的脑海,最后只有四个字在她眼前不停晃动。
  太子之师,太子之师。
  贺北城出生即为太子。
  ‘多年前有一桩旧案,孤查到一些证据,最后的线索指向北周公主’
  ‘什么冤案’
  ‘是孤的老师,多年前被人栽脏谋反通敌,孤一直在调查此事’
  ‘夫君的老师不是秦太傅吗’
  ‘是孤的第一任老师’
  元年任太子之师,自然是太子的第一任老师。
  所以,她的父亲是贺北城的老师!
  唐娇娇手指轻轻发颤,她想弯腰去捡那张纸,却发现浑身用不上半点力气。
  她连做梦都没想过,贺北城口中的老师,会是她的父亲。
  所以他这十年来一直在查的案子,就是她父亲当年的通敌谋反案。
  ‘唐太傅嫡长女唐娇娇出生之r.ì天降祥瑞,钦天监批命凤女,天子降旨,赐婚太子殿下,唐府一时荣华无人能及’
  嫡长女,唐娇娇,凤女,赐婚太子殿下。
  唐娇娇已经竭尽全力让自己去消化眼前所看到的,可还是觉得不敢置信。
  她一出生就与贺北城有婚约,所以若当年唐府没有出事,她原本就该是他的太子妃。
  ‘带你回东宫,是因孤不愿娶太子妃’
  ‘孤有心上之人,断不会与你有半分真情实感’
  ‘她与孤是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
  ‘她自出生起,便是孤的太子妃’
  ‘她生来便带着祥兆,聪慧无双,天资过人,在万众瞩目中长大’
  ‘孤早已认定她是孤唯一的妻子,所以,孤从没想过她会离孤而去’
  ‘是孤没有护好她,一场祸事,让她离开了孤十年’
  贺北城的话与信上的内容重叠,反复在唐娇娇耳边响起,眼泪不知何时潸然而下。
  ‘这字可是夫君提的’
  ‘回苏侧妃,是殿下提的’
  ‘夫君曾与我说过,他曾有一个未婚妻,不知宋总管可知道,她是哪家贵女’
  ‘此事过去已久,是不可说的禁忌,还请苏侧妃往后莫要在外头提及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