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娇宠 作者:榶酥(上)

时间:2021-03-02 21:31 标签: 天作之合
 文案
  边关传来捷讯,太子即将凯旋归京,京城各家女郎翘首以盼,目的皆在东宫太子妃。
  然谁也没想到随着太子归来的,还有一个小姑娘。
  据说这是太子在归京路上捡的,小姑娘肤白貌美,温软可欺,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让人看了便心生怜惜。
  一向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将人捧在了手心里宠,r.ì常挂在嘴边的话是:
  她胆子小,你们切莫吓着她。
  她单纯良善,你们休要诡计多端!
  她弱不禁风,母后多顾着些。
  直到小姑娘手持一把寒光凌凌的长剑将太子殿下从敌国杀手里抢出来后,众人恍惚。
  胆子小?单纯良善?弱不禁风?
  后来,许多人同太子说小姑娘身份不明,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太子殿下都不听,仍旧护着她:她胆小怕事,温和良善,你们休要欺她!
  再后来,小姑娘成一国皇后,与新帝携手驰骋沙场收复失地,共建大好河山,至此,再无人敢言半句。
  _
  文案二
  唐娇娇因宫门内讧,身受重伤后在树上沉睡数r.ì,醒来后便在一辆十分贵气的马车里。
  宫主很茫然,她……被劫持了?
  掌心翻动,内力提不上来……
  唐娇娇闭上眼正思索如何脱身时,一道很好听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醒了。”
  宫主抬头,呆了。
  这是什么妖j.īng_,长得这般好看!
  “我失忆了,你是我夫君吗。”
  唐娇娇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无辜道。
  安静片刻,一声低笑伴随着温和的声音一道传来:“是。”
  宫主心安理得的随着便宜夫君进了京城,入了东宫,享锦衣玉食,受万般宠爱。
  直到妖j.īng_到处跟人说她弱不禁风胆小怕事时,唐娇娇迷茫了。
  她应不应该告诉他,她就是他们口中十恶不赦,杀人如麻的梨花宫宫主?
  *女主白切黑黑切白随时切-男主护妻狂魔
  *男主爱美人,从头到尾看得上眼的只有女主
  *太子的白月光是女主本主
  *1v 1双c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娇娇,贺北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弱,真的!
  立意:坚守心中的正义,不妥协,不放弃。
  作品简介:VIP推荐章
  唐娇娇乃天命凤女,出生时就定给太子贺北城为太子妃,二人自幼相伴青梅竹马,然十岁时变故徒生,唐府满门被害,唐娇娇被父亲故人所救,十年后失去记忆的唐娇娇与凯旋归京的太子重逢,y-in差yá-ng错入了东宫,后来她得知贺北城在不知道她还活着的情况下,仍旧十年如一r.ì的为唐府平反,仍旧将她视为他唯一的妻子。
  本文倾向甜宠,没有误会,双向奔赴,互相保护,剧情流畅,人物生动,勾画出一段美丽深情的故事。
 
 
第1章 美人酣睡
  三月初ch.un的京城,生机勃勃,连空气里都掺着一股喜气儿。
  一月前,边关传来捷报,太子殿下打了胜仗,这场持续了两年的拉锯战,终是在南庆三十六年ch.un落下帷幕。
  北周归降,太子殿下凯旋回朝,京城上下欢呼雀跃,喜气腾腾。
  收到消息的这一月里,坤玉宫召开了三次宴会,受邀的只有京中贵女。
  一次诗会,一次马球赛,一次赏花宴。
  诗会考笔墨,马球赛观体态,赏花宴比琴棋书画。
  诸位贵女瞧着风轻云淡,应对自如,背地里却免不了暗自争锋,互相较劲。
  不傻的都晓得,这是皇后娘娘在挑选太子妃了。
  太子殿下贺北城,芝兰玉树,姿容无双,文武双全,是京城贵女心尖尖上的月光。
  哪怕这位殿下x_ing子稍冷,拒人千里之外,也丝毫不影响贵女们挤破了头都要往东宫冲的狠劲儿。
  太子殿下离京时才刚刚及冠,还没来得及给东宫添一位正经的女主子,就已奔赴沙场。
  如今好不容易就要将人盼回来了,各家贵女自是卯足了劲儿的打扮,期望夺个头彩,入了太子殿下的眼。
  京城那几家顶尖的首饰,香料,绸缎铺子都断货了好几次,赚的盆满钵满。
  这一年的三月,整个京城花枝招展,香气撩人。
  坤翎宫。
  许嬷嬷见皇后娘娘盯着一堆画像瞧了半晌,小心翼翼的上前询问。
  “娘娘,太子殿下最多只有两r.ì便到京了,娘娘心里可有眉目?”
  这些r.ì子,娘娘一门心思扑在选太子妃上,连皇上在那赵贵妃处歇了几r.ì都没无动于衷。
  她知道,娘娘这是真急了,别看东宫早已添了几房侍妾,可晓得道那是娘娘强行塞进去的。
  太子殿下被孝道压着,人收了,却从未碰过。
  被逼急了,太子殿下才松了口,说世间姑娘皆不及心上之人半分。
  皇后娘娘此后许久都再未同太子殿下提过此事,可转眼几年过去,无论如何,东宫也该迎太子妃了。
  “本宫心里有眉目又如何,城儿的x_ing子你又不是不知,他若不点头,谁进得了青梅殿。”
  皇后常年养尊处优,吃穿用度再j.īng_细不过,哪怕已过四十,肤色依旧保养的极好,全然未显老态。
  就连那几处因岁月而起的细纹,都带着独特的韵味。
  “娘娘不必忧心,几次宴会各家小姐皆表现不俗,说不准谁就能得这福气,入了太子殿下的眼呢。”许嬷嬷见皇后眉头微蹙,忙打着笑脸安抚。
  她此言不虚。
  前后三次宴会上出彩的小姐可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