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长公主好讨厌 作者:沾花公子(上)

时间:2021-04-29 17:48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文案:
  【喜结、双洁、甜文(小虐)】
  沧蓝有女,名唤且歌,天下绝色,生x_ing放d_àng,心如蛇蝎,面首无数,克夫,犯七出,女人唾弃,男人痴迷。
  第八次,她嫁给了一个乞丐,还是个女的。
  乞丐往旁边挪了挪:长公主殿下,我只想好好要饭!
  长公主(笑):好,本宫知道了,你要你的,本宫看着就行。
  乞丐嘴角抽了抽:长公主殿下,你的人都围在这儿,谁还敢过来?还有,麻烦殿下,请不要对我动手动脚,虽然我是乞丐,但是我也是有职业Cào守的!
  长公主(抿嘴):什么守?
  乞丐:Cào
  长公主:好,本宫应了你便是,来人,把新驸马绑了抬进长公主府。
  乞丐:......(一脸懵逼被抬走)
  本文周四(1月25)入V,入V当天更1W!入V后无特殊情况每天一更。
  1.专一、架空时代
  2.恋爱为主,y-in谋为辅【不给任何角色洗白】
  3.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改文等,不准扒榜!
  4.文笔小白,古代常识没有,望轻喷!
  5.腹黑长公主(21岁)X温柔女驸马(16岁)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柳(且歌)、穆絮 ┃ 配角:清浅、静姝、杨灏、安然、江怀盛、安衍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长公主她总爱欺负我!
 
 
第1章 有女且歌
  雍和十年,早ch.un之际,破晓之时,南宫皇后诞下嫡女,初为人父,帝大喜,当夜国师来报,紫微星现世,帝听闻,天下大赦三年,其女取名杨柳,赐封号且歌,亦是沧蓝国自开国以来,唯一一位刚出生便有封号的皇嗣。
  雍和十二年,且歌天资初显,帝带其常伴身侧,加以鞠养。
  雍和十三年,南宫皇后诞下一子,当夜紫微星再现,帝喜,其子取名杨灏。
  雍和二十年,南宫皇后深染顽疾,药石无医,数月后,崩于凤仪宫,时年二十九,葬于长陵,帝哀泣,追谥号贤德皇后。
  雍和二十五年,帝因病驾崩于养心殿,留下遗诏,立年仅十二岁的五皇子杨灏为新帝。
  新帝登基,改元永定,册封其胞姐杨柳为长公主,仪服同蕃王。
  永定元年,正处二八年华的长公主且歌倾城之姿尽显,于四月嫁与忠勇候为正室,同年九月,忠勇候谋反,帝怒,下令斩杀忠勇候一族,享年五十一岁,帝仁慈,心怜手足之情,又因且歌对此事毫不知情,命长公主且歌休夫。
  十月,长公主且歌嫁与怀王为正妃,不过半月,怀王于青楼暴毙而亡,享年三十七岁。
  永定二年五月,长公主且歌嫁与四十岁的四镇将军为正室,十一月,四镇将军行军途中被落石击中,双腿残疾,x_ing情大变,长公主且歌上书休之。
  .........
  一直到永定六年,长公主且歌先后嫁了七次人,嫁了人也不知收敛,府里养了面首无数,夜夜笙歌。
  但凡娶过她的人,死的死,贬的贬,残的残,克夫的名声响彻大江南北,可因她生得美若天仙,又是当今圣上唯一的胞姐,还是有许多名门望子有意求娶,正所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算长公主面首多、克夫又何妨?!
  即便面首再多,他们也相信自己能让浪.女回头!
  可偏生唯有一人,只求长公主行行好,放她一条生路吧!
 
 
第2章 再休驸马
  永定六年,初夏。
  对比御花园里寂静的荷花池,乾清宫里却显得“热闹”了许多。
  当今的少年天子杨灏,也就是长公主且歌的胞弟,正在殿内背着手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皇姐呀皇姐,皇姐....”
  而他念叨的这人,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神色淡然,纤细白皙的玉指微抬,拿过一旁泡好的茶品了起来,丝毫不理会他。
  淡淡的茶香袅袅升起,自鼻尖萦绕传入心间,入口虽有苦涩,咽下后,细细回味却发现带有一丝甘甜....
  这茶倒是不错,且歌心想等会儿非得让小乐子给她取些带回长公主府。
  杨灏这都着急成什么样了,若不是顾及形象,他早就上蹿下跳了,可看看自家皇姐这副淡定的模样,就跟搞出这件事的不是她一样!
  他真是想上前把且歌给摇醒,这都快要火烧眉毛了,还品什么茶,可他哪儿敢呀,对于且歌,他是又爱又怕,当然怕到什么程度,就这么说吧,他最怕的是已驾崩的父皇,而且歌则仅次于父皇。
  且歌心思难猜是其一,其二则是她很记仇,并且你永远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得罪的这个女人,更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报复,上一秒她在对你笑,那下一秒就有可能让你笑着哭。
  虽然自小已经被无视惯了,可现在情况十分棘手,杨灏再也忍不住,他冲到且歌面前,用手撑着桌子,声音提高了些,问眼前的人道:“我的皇姐呀,您老挑拨驸马两兄弟打架就算了,怎么还命人把人家驸马的命根子给剁了!!!”
  且歌终于看他了,她的双眼微抬,看了看眼前跟自己有六分像的脸,杨灏满脸憋的通红,全然没了朝堂之上的威严,贝齿轻启,“驸马饮了酒想强迫我,剁了不活该吗?”
  语气轻缓,就像是在说一件与她不相干的事。
  杨灏原先焦急的心情缓和了些,他神色凝重,沉思片刻后,点头道:“恩...是活该....”
  想强迫他皇姐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杨灏一想,自他下朝后,驸马的幼弟刘璞玉一直求着见他,他怎么让小乐子打发,那家伙就是不肯走,无奈之下,他只得见一见。
  这一看,好家伙,平时风流倜傥的白面少年竟被人揍的鼻青脸肿,就跟桌上的猪头r_ou_一样,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惨绝人寰,不由得,杨灏真想替揍他的那个人鼓个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