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长公主好讨厌 作者:沾花公子(中)

时间:2021-04-29 17:48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第66章 强行讨好
  翌r.ì天还没亮, 穆絮便被敲门声给吵醒了,桃花翠竹来报说暖玉阁的人早在门口候着了。
  她下了床急急忙忙梳洗,到厅内一看,来人竟不是且歌, 而这些丫鬟手里捧着一盒又一盒的东西,向她道喜。
  她还未睡醒,本就云里雾里的, 更不知这喜从何来,等她询问才得知,这是且歌赏赐给她的。
  她听着丫鬟介绍这些东西如何如何稀奇,又是如何如何珍贵, 介绍完一件, 又接着另一件讲,便一直坐到了现在。
  “这是夜明珠一颗,等夜了便会通体发亮, 原是西域进贡而来, 本就两颗,殿下留了一颗,而另一颗则命奴婢给驸马爷送了来。”
  说话的这人是暖玉阁的素兰, 昨r.ì殿下一个一个地叫了暖玉阁的下人去书房,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还以为是谁犯了什么事, 或是府里出乱子了, 殿下要调查, 谁知殿下竟然是询问如何才能让驸马爷高兴起来。
  本以为就赏赐几件新奇玩意儿,没想到会这么多,着实是讲得她口干舌燥,她入府虽不早,可在长公主府的r.ì子也不短,更是从未见过殿下对谁如此上心,连最得宠的面首都未曾有过。
  可想而知,殿下是有多宠爱驸马爷,而驸马爷又是有多讨殿下欢喜。
  穆絮为驸马爷虽是板上钉钉的事,府里的丫鬟理应敬她,可穆絮是女子呀,这便招来了不少丫鬟的嫉妒,同样是女子,凭什么穆絮就能当上驸马爷,而她们却不能,故对穆絮的敬,那也只是明面上的。
  今r.ì这事一出,谁不知驸马爷在殿下心里的地位,可没有人想找死,便对其毕恭毕敬起来,就连眼神都透着一股子讨好的味道。
  素兰见穆絮既没有表现出欢喜,更没表现出惊讶,倒也对穆絮敬佩了许多,果真是驸马爷,与她们就是不一样,这些赏赐可是价值连城,随手拿上一件便能让普通人家吃穿几辈子不用愁了,而她竟不在乎。
  相比之下,驸马爷的贴身丫鬟桃花翠竹倒是个寻常人,原先她介绍的时候还能勉强相互支撑站着,可等到她介绍了一半,便双双欢喜得晕了过去。
  见到这些赏赐时,穆絮是惊讶过,可心中的警惕却大过于惊讶,且歌此举,令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黄鼠狼给j-i拜年,没安好心!
  昨r.ì她冲且歌怒吼,更没给且歌一刻好脸色,且歌不仅没有恼,还赏赐东西给她,要说且歌没存坏心思,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呀,反正她是死都不信。
  倘若且歌真没存坏心思,难不成且歌喜好受虐?
  这就更没人信了,只怕且歌喜欢虐别人才是真。
  介绍完最后一件,素兰的喉咙也快冒烟了。
  穆絮本就不在意这身份,即便她是驸马,也觉得自己与这些丫鬟没什么不同,她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素兰倒了杯茶,“喝杯茶润润嗓,歇一歇。”
  穆絮的举动让素兰愣了,虽说驸马爷比不上殿下尊贵,可驸马爷再怎么也是主子呀,竟亲自给她这个奴婢倒茶?
  素兰受宠若惊,她忙接过穆絮递来的茶,“多谢驸马爷。”
  喝茶之余,素兰看了看趴在桌上的桃花翠竹二人,早就听闻暖香小筑的丫鬟最是轻松,也最不需得守规矩,无需下跪,无需分尊卑,人人平等,就连用膳,驸马爷都能跟她们一起用,看驸马爷这不忍叫醒她二人的模样,便知传闻不假。
  素兰倒有些开始羡慕桃花翠竹了,也不知这二人是在哪儿讨来的福气,竟遇上了脾x_ing这等好的主子,若是瑶光院里的那些个主儿,只怕早就一盆冷水给泼醒了,哪儿还能由着她们的x_ing子随其睡去。
  喝完后,素兰轻拭嘴角,她将茶杯放于桌上,又向穆絮行了个礼,再次谢道:“多谢驸马爷赐茶。”
  “素兰姑娘可否回去告诉殿下,穆絮多谢殿下的这份好意,可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东西,穆絮受不起。”
  无功不受禄是其一,其二则是这些都是且歌给的,她若收了,万一这是且歌的圈套怎么办?
  再者,这些东西她也用不着,但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再怎么样,她也得客客气气的。
  素兰深吸一口气,她已被驸马爷这视金钱如粪土的做法给折服,这些可都是宝贝呀,价值连城呀,驸马爷的回应还真跟殿下想的一模一样,竟然不要?!
  “殿下让奴婢告诉驸马爷,驸马爷并非无功,若驸马爷欢喜,那对殿下来说,那便是有功。”素兰道。
  她的欢喜跟且歌有何干系?
  素兰又道:“殿下还说了,让驸马爷放心收下,她没有半点要捉弄驸马爷的意思,只是看这些玩意儿新奇,搁着也是搁着,便送几个给驸马爷玩玩,驸马爷若是觉得府里闷得慌,可外出走走。”
  穆絮听得一愣一愣的,她不敢相信,素兰口中所诉的殿下真的是且歌吗?
  没有捉弄,还让她出府走走?
  “这真是殿下所说?”
  素兰颔首,“回驸马爷,是的,确为殿下亲口所说,但....若驸马爷不收下这些东西,那便不得出长公主府半步。”她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也是殿下所说。”
  听到这话后,穆絮放心了,这确实是且歌的做派,只是她不解,且歌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不过现下都不重要,最要紧的是她确实着急出府,她时刻都在担心着江怀盛,也不知他到底怎么样了,伤得有多重,有没有请大夫,但又苦于没有什么好法子出府,万一她冒然出府,被且歌察觉出什么,怀疑她失忆是装的怎么办。
  正好且歌让她出府走走,她也有了好由头去打探打探,不然她那颗悬着的心是不会放下的。
  “如此,还请素兰姑娘与殿下说,穆絮便多谢殿下赏赐。”
  “是,驸马爷!”
  素兰命众丫鬟将手中的东西放于桌上,后又向穆絮行礼,“奴婢告退!”
  素兰一行人走后,穆絮回头看了一眼桃花翠竹,她二人还趴在桌上未醒,若是她将二人唤醒,只怕待会儿她也不好去找江怀盛,虽是她的丫鬟,可到底也是长公主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