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长公主好讨厌 作者:沾花公子(下)

时间:2021-04-29 17:48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第120章 红烛帐暖
  “殿下!”
  听到了清浅的声音, 穆絮快步走过去, 而在关键时刻,暗卫也听到了且歌的命令, 收了手,她顺利进了房间,又哪里会知道自己差点成了暗卫的刀下亡魂。
  且歌虚弱地倒在清浅的怀里, 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一路往下滑, 点点血珠递在她的衣衫上,又慢慢浸入。
  清浅顾不得其他,赶紧将手搭在且歌手腕上, 为其把脉。
  穆絮一进来, 便看见了这一幕, 又见且歌嘴角与身上皆有血渍,顿时愣住了, 随之而来的是慌乱, “娘子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何会这样?”
  穆絮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可清浅根本就没工夫回答她。
  穆絮更急了, 快步走至二人跟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娘子她又为何吐血?”
  随着给且歌探脉的时间加深, 清浅脸上难得有了更多的表情,她的眉头拧到了一块儿,运功疗伤时, 最忌讳的便是被人打扰, 若因此扰乱了心神, 走火入魔更是时常有之。
  殿下如今脉象很乱,竟隐隐还有经脉断裂之势,体内的内力更是紊乱,如今她若是再强行渡内力给殿下,只怕会加深殿下的伤势,不仅帮不了殿下不说,害其内力尽失已是轻的,重则会爆体而亡。
  唯有内力深厚之人,方可助殿下恢复,可身边除了国舅爷,也找不出别人了,但国舅爷神出鬼没,也不知是去了哪儿,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
  殿下又被人下了药,虽能断定那药为媚药,但来势凶猛,她又不知有何成分,她解不了,更不敢冒然去解,本想靠着内力将药逼出,谁成想驸马爷竟闯了进来,就算她立即吩咐人去找国舅爷,等找到了,恐怕殿下早已....
  久久不见清浅回答,穆絮从未如这般焦急过,语气更是加重了许多,“到底怎么了,是谁害她如此?!”
  若是以往,清浅听了早就翻穆絮一个白眼了,若不是她,殿下又怎会走火入魔,还有脸问!
  但事况紧急,如今也唯有眼前的穆絮能救殿下了,她虽看穆絮不顺眼,可殿下的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二人虽无夫妻之实,可也成了亲,殿下之所以走火入魔,也是穆絮所致,故救殿下,穆絮也是责无旁贷。
  眼前的人浑然不知自己便是罪魁祸首,她恨不得撬开清浅的嘴,好好问一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殿下被人下药了。”
  “药?什么药?”
  宴会时,她虽被点了x_u_e,但且歌一直在她的视线内,除了后面喝过一杯温水外,便没吃过什么东西,反倒是她,不仅吃了,还喝了不少的酒,都没事儿,且歌又怎么会被人下药?
  即是被下了药,那下药之人又是谁?是许耀还是穆心怜?
  又为何要给且歌下药?
  她才是钦差,而且歌不过是钦差夫人,即便要对人下手,也应该对她呀,怎么会冲着且歌去。
  穆絮的疑问虽多,但下一刻,清浅的一句话便很好地给她解了惑。
  “媚药。”
  穆絮大惊,“媚...媚药?”
  穆絮看向且歌,见其嘴角虽淌着血,可双颊却尤为泛红,虽闭着眼,可她眉宇之间却无一不再诉说着她的难受。
  穆絮的心里除焦急惊讶之外,还有一丝复杂,她不知该如何形容那份复杂,只知道她从来没想过且歌会如现在这般痛苦,在她眼里以及心里,一直都觉得且歌就该是高高在上地俯瞰众生,虽有时喜欢捉弄她,却也会对她表示善意,尽管且歌从来不会去说,被看穿后更会傲娇地否认,但她觉得,那才是且歌该有的样子。
  清浅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比起主子的x_ing命,她的尊严一文不值。
  穆絮惊得后退了三两步,反应过来后,又上前欲扶起清浅,“清浅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任穆絮如何扶,清浅就是不起来,“请驸马爷救救殿下!”
  “清浅姑娘你快起来,不用你说,我自然也不会放她不管。”
  清浅闻之也放下心,便起来了,可又见穆絮急急忙忙往屋外走,在她看来,大有逃跑之势,问道:“驸马爷,您要去哪儿?”
  殿下三番五次助她脱困,甚至还救过其x_ing命,这关键时刻,竟敢糊弄她,还撂担子想跑?
  穆絮道:“去找能解毒之人。”
  至于去哪儿,当然是去青楼了,青楼虽供男子享乐,可也有男子有断袖之癖,故青楼的兔爷儿也是不少。
  怕清浅不放心,穆絮又补了一句,“清浅姑娘可放心,我自会找清倌,定不会玷污了殿下。”
  穆絮不解,为何她说完之后,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
  可她已是无暇去想自个儿为何会如此,当务之急,救且歌才是要事,只是每踏出一步,心上就像是被人划上了一刀。
  清浅微怔,穆絮该不会是榆木脑袋吧?
  她还以为穆絮扶她起来时,就已经懂她的意思了,合着她根本就不懂,可非要她说得那么明白么?
  殿下唯一能接受的,怕是只有穆絮了,殿下又乃千金之躯,哪里是什么兔爷能沾染分毫的。
  “驸马爷,无需去了。”
  穆絮闻声止步,刚一扭头,就被点住了x_u_e道,但好在这次,她没被点住哑x_u_e,“清浅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你快将我的x_u_e道解开!”
  清浅没理会她,又瞧了瞧躺在床上的且歌,只能开始替其宽衣解带。
  穆絮扭头的弧度也不大,故也看不到清浅在做些什么,只能看到其背着身子。
  待到一切完毕后,不过一转眼的工夫,穆絮便已经躺在且歌身侧了。
  清浅为其解了x_u_e,紧接着又放下了床帐,穆絮坐起身本想跑,却不想因她的起身,使得被角划落,露出了白皙的臂膀,她本能地低眼一瞧,却又顺着与被角之间的缝隙看到了别样的风景。
  在穆絮微怔之际,清浅道:“实不相瞒,殿下今r.ì这般,是因驸马爷而起,救或是不救,全看驸马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