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反派a装o后总是装惨 作者:墨渍酥

时间:2021-04-29 17:48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文案:
  身娇体软的小少爷阮笙一朝穿书,成为豪门文里迫害反派的炮灰小o,只有感化书中的omega反派,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两人此时还是孤儿院里的小可怜。
  阮笙为了让反派感受到人间的美好,努力向他表现善意。
  傅元灼关禁闭,怕黑的阮笙陪他在闹鬼的屋子里待了一夜;
  傅元灼的午餐被抢,阮笙偷偷给他送去自己的小私库;
  傅元灼被人暗算群殴,阮笙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哭啼啼:“这群人太坏了,你都流血了……“
  听见他的啜泣,傅元灼眼眸渐深,悄悄隐去袖子里的碎瓷片,那上面有他刺破自己手臂留下的血渍。
  直到分化的那天,阮笙才发现身边这位x_ing别不对。
  “你不是omega吗?”阮笙被逼到墙角,眼前的男人眼眸赤红。
  傅元灼吻去他眼角的泪珠,诱哄道:“乖,等不及了……笙笙让我咬一口……”
  阮笙逃不掉,只能小小声道:“那、那只能咬一小口。”
  傅元灼眸中意味不明:“好。”
  傅元灼在黑暗中独行十几年,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道温暖的光。
  他发现,只要自己流点血,受点伤,那人就会注意到他。
  可一旦伤口痊愈,那人就会离去。
  傅元灼想,这太简单了,只要那人一直在,流点血又算什么呢?他只要心口那一抹温热就好。
  疯批反派偏执攻vs软糯可爱小天使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笙;傅元灼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轻点
  立意:身处黑暗也要心向光明
 
 
第1章 舔一口
  灰暗的房间角落,阮笙望着面前昏迷的少年,琥珀色的眼眸中透出几分担忧,微咬着唇,试探x_ing地碰了碰少年的后颈。
  傅元灼背对着他,蜷缩在冰冷潮s-hi的水泥地上,后颈腺体肿的高高的,伤痕密密麻麻。
  阮笙一碰到他的腺体,就感觉到傅元灼身体在发热,他眼眶一红,心里的愧疚宛如潮水般涌来。
  要不是他去得太迟,傅元灼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虽然知道傅元灼以后会成为书中的大反派,但如今的他还只是个刚满十五岁的少年,本不该承受这样非人的虐待。
  阮笙穿书已经大半个月了,他刚过完十四岁生r.ì,即将迎来自己的第一场钢琴音乐会,却遭遇了车祸,转眼穿到一本书里,顶着原身的身份进入孤儿院。
  这本书是他姐姐推荐给他的,说是里面有个和他同名的炮灰Omega,下场凄惨,建议阮笙全文熟读且背诵。
  阮笙看完整本书,对主角没什么兴趣,只有书中的大反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曾经偷偷躲在被子里,为傅元灼的凄惨命运哭了好几次。
  书中曾写道,反派傅元灼出身贫民窟,母亲是Omega妓.女,父亲是个beta。虽然没钱做基因检测,但从小容貌出众,以后肯定会分化成漂亮的Omega。
  他有着凄惨的童年,长大之后被亲人利用,最终黑化,成为主角的宿敌。
  而阮笙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感化反派,只要成功阻止反派傅元灼黑化,阮笙就可以和自己的家人团聚,还能让傅元灼摆脱宿命,获得幸福的人生,阮笙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按照剧情,阮笙刚进孤儿院不久,就会有一对夫妇来收养小孩,阮笙和傅元灼作为孤儿院内长得最好看的两个孩子,当即就被选中,带出孤儿院做身体检查。
  然而,这对夫妇之所以要收养他们,其实是觊觎他们的Omega腺体,想要通过移植腺体的方式,让无法生育的妻子获得生育能力。
  原身偷听到这些,当即就逃走了,只留下傅元灼一人。
  谁也不知道傅元灼怎么跑出来的,反正从那之后,他的腺体再也没有发育过,直到这本书的大结局,傅元灼也没有分化成功。
  阮笙知道这是反派黑化的重要转折点,他不知道那对夫妇来孤儿院的确切时间,只能打起十二分的j.īng_神,想要阻止这段剧情的发生。
  却没想到昨天早上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大别墅里,这才意识到这段剧情已经开始了。
  他立即跑去救人,废了好大力气,才在地下室里找到奄奄一息的傅元灼,趁着那对夫妇暂时离开,他连忙带着傅元灼逃出了别墅,还偷偷在花园放了把火,用来转移那对夫妇的注意力。
  结果回到孤儿院里,院长根本不听阮笙的辩解,对于他们惹怒客人的行为很是气愤,无视两人的遭遇,惩罚原身和傅元灼关两天小黑屋,说是要让他们学会,怎样做一个乖孩子。
  傅元灼一进小黑屋就昏迷的不省人事,阮笙便偷偷让小伙伴捎来纱布和药膏,准备给傅元灼包扎一下伤口。
  他从小娇生惯养长大,还没处理过这样的伤口,一时间手心都在冒汗。
  阮笙深吸一口气,止住眼角的酸意,半跪下来,抬手动作轻柔地掀开少年后颈上的碎发,抬眼便看到红紫斑驳的腺体。
  淡淡的C_ào木香气从破损的伤口溢出来,夹杂着些许辛烈的苦味。
  未分化时的信息素是闻不到的,只有级别非常高的AO,才能发出几近于无的信息素味道。
  他快速给腺体抹上药膏,手心里早就准备好的纱布盖上去,绷带快要粘好时,阮笙突然感觉到手下的少年微微挣扎起来。
  下一秒,阮笙眼前的景象瞬间扭转,肩膀处被人死死扣住抵在墙上,对方另一只手锁住他的喉咙,压得阮笙喘不过气来。
  他猛地咳嗽起来,白皙的脸颊涨得通红,微翘的眼尾挂着泪珠,泛着动人的殷色,整张小脸可怜极了。
  “你……你醒了?”阮笙看向傅元灼,断断续续地艰难说道。
  眼前的少年发丝凌乱,苍白到病态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宛如深潭般的黑眸倒映着阮笙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