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代嫁 作者 五陵秋。(上)

时间:2021-07-26 07:39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文案:
  寒微问:辞冰是不是你……
  夜打断:他抢了我的未婚妻。
  寒微问:你想怎样?
  夜回答:还我一个。
  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动心的,却在茫然间回首发现,早已是情根深种。
  感谢你的不放手,让我终于等到了,雨过天晴的那一天,所谓的代嫁也不过是个美丽的借口。
  温馨向。
  代嫁的关键字:
  代嫁,五陵秋,帝王,修行。
 
 
第一卷 :迷迭香,拭去回忆的忧伤 
 
 
第001章 婚礼
  寒微从床上爬起,随手披了件裘氅。
  刚立ch.un的天还泛着冷气,寒微推开窗子,窗外挂在中天的月亮发出的白光笼罩着大地。院子西边种着一颗梧桐,还没有抽芽,一个白衣翩翩的人背靠着树干耷拉着一条腿坐在光秃秃的枝干上,树下十几个酒瓶散落着。
  月光下那人映在地上的影子有些寥落。
  像是觉察到了什么坐在树上的人扭过头来,侧看向寒微这边。
  那是一张刀削般英气逼人的侧脸,如剑般冷厉的眉尾收敛在鬓角落下的碎发中,光滑的月光在他高挑的鼻梁上缓缓地流动着。
  寒微一怔,偏头想了一下,唇边晕开一个温柔的笑意。泛白的月光落在他淡粉色的唇角,像是绽开了一朵耀眼的夜之雪昙花,清雅美艳的不可方物。
  坐在树上的人却像是见到了什么极为厌恶的东西,别开脸,不耐烦的一挥手。
  “啪”的一声。
  寒微刚刚推开的窗子,被那人的一记掌风关上了。
  “……”
  寒微叹了口气,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望着床幔上的银色的流云,寒微知道,风陌心里是有气的,尽管风陌作为他的手下,一直以来对他都是言听计从,乖顺无怨。但也不能说明他真的不会生气,就像现在这样。
  不过现在这样反常的态度寒微却不能怪他,他会这样也是因为关系自己。
  但是寒微转念又想,不怪他,这难道就该怪我吗?毕竟我也不想这样的。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事是他答应的。
  “哎”寒微无奈,抬起手臂,张开五指,握紧,再张开,再握紧,再张开,反反复复,像是要抓住些什么,松开手指却有什么都没有抓住。寒微呆呆的看着自己握紧的手指,又慢慢的,一根根的松开。
  又如此反复几次,寒微落下手臂,抚上空旷的大床的另一边,柔软的被褥泛着初ch.un的寒气,透过冰冷的指尖,传达到微颤的心头,寒微闭上眼睛低喃道:“明天就要成亲了……哥哥……”
  他在想当初哥哥成亲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兴奋?欢喜?但无论是什么,肯定是和自己不一样的。
  记忆中的不久前,他刚刚参加了一个婚礼。
  婚礼的主角是寒微的双生哥哥辞冰和一个端庄贤淑的女子朝云。
  大红的喜字,印着龙凤呈祥的红烛。辞冰穿着一身血红的喜服,牵着身着凤冠霞帔的朝云步入殿堂。
  “一拜天地,天造地设共情意。”
  一对璧人双双下跪,三叩首,起身。
  “二拜高堂,东海南山岁月长。”
  成双佳偶再次双膝及地,三叩首,起身,辞冰伸手扶了朝云一把。
  “夫妻对拜,举案齐眉永恩爱。”
  一叩首,辞冰松开手,和朝云相对而立。
  再叩首,辞冰将倒过来的朝云揽进了怀里。
  “礼毕。”辞冰这样说着,已经抱起朝云往后面的喜气洋洋的洞房走去。
  高堂座上,朝武匆匆起身离去,寒微瞥到了那个割毒剜r_ou_也不曾眨眼一下的他,偷偷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再后来,他被人们拥着去了辞冰的洞房观礼。
  朝云的盖头已经掀开了,鎏金的凤冠下,一双漂亮的水眸半掀着。许是大红的喜服太喜庆,衬得她此时的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她说他们还没有喝j_iao杯酒。
  于是喜娘急匆匆的端来了合卺酒送上。
  辞冰端起酒,龛前的红烛忽然间不安的跳动起来,光影j_iao错中,辞冰的面容越来越模煳,最后碎裂成一片片光点。
  寒微闭上眼,直到现在,每每回忆起那一段时光,头都会不住的疼痛。
  他已经想不起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002章 代嫁
  后来寒微想,那个时候他大概是又犯病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一切都变了。
  玄清师尊站在他的床头,蹙着眉。看到寒微醒来,沉下身子,勉强晕开一个温和的笑意,柔声问道:“可还好些了?”
  寒微眨眨眼,屋子里只有师尊一人,那个每次自己生病都会蹲在床头守候的人,不见了……
  “师尊,哥哥他……”对了,哥哥成亲了,一定是和嫂子一块过,不在这里也对。寒微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可莫名的心慌让他有些无措。
  玄清神色一滞,哀痛之色自心口蔓延:“辞冰……”
  脑海中唿啸来去的声音让寒微生出一场恐惧,身为双生子的他,感应不到另一半的存在,心头像是被剜了一块那样痛,这样清晰的痛楚他大概能猜出是因为什么。
  不,不是的,他的哥哥不是才娶亲成家的吗?虽然很突然,他一时也很难接受,但他现在一定是在陪新嫂子,一定是的,一定是!
  “师尊,哥哥他为什么不在,是不是在陪朝云?”寒微遏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满眼期待的看着玄清,急切的问道。
  是的,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人来告诉他,他那莫名的心慌只是还没有适应哥哥成亲了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