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陛下有恙 作者:眠狐(下)

时间:2021-10-13 23:33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一百十三章 解决(上)昨夜被某个要求补偿的人缠了大半夜,睡眠严重不足的皇帝陛下在次日清晨毫不留情地将那个折腾了他大半夜,还光明正大地霸占了他大半张龙床的人给踹下了床。 翻身坐起,凤空华闷哼了一声,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感觉到整个人都像是拆开了
第一百十三章 
  解决(上)昨夜被某个要求补偿的人缠了大半夜,睡眠严重不足的皇帝陛下在次日清晨毫不留情地将那个折腾了他大半夜,还光明正大地霸占了他大半张龙床的人给踹下了床。
  翻身坐起,凤空华闷哼了一声,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感觉到整个人都像是拆开了重组过一遍一样,浑身都酸痛的厉害,就连起床都变得艰难了起来。
  但是一想到今日还有大事要办,敬业的皇帝陛下还是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皇帝陛下火气上涌,一脚踹开了凑上来献殷勤的人,连早膳都没有用,便强撑着酸痛的腰身,匆匆赶去上早朝了。
  而某个不知节制的人,在皇帝陛下的怒火下,直接被剥夺了吃早膳的权利,被踹回密室中面壁思过去了。
  坐在议事殿高高的龙椅上,凤空华黑沉着一张脸,一面悄悄调整自己的坐姿,以求让自己舒服些,一面听着下面的臣子一如往常般为着几件j-i毛蒜皮的小事在那里争论不休。
  原本他们吵他们的,凤空华也懒得管他们,还乐得在旁边看热闹。
  但是今日身上不舒服,不管看到谁都觉得有些不顺眼,更别说下面那群人还在那边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
  被吵的头疼的皇帝陛下只觉得心中烦躁不已,脸色也越发y-in沉了下来,见那些人还没有闭嘴的意思。
  凤空华忍无可忍地朝侍立在一旁的陈公公使了个眼色。
  “众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早就注意到龙椅上皇帝陛下的异状,陈公公在心中将那位胆大妄为的冷家二公子骂了个透彻,同时也为皇帝陛下担忧不已,只是碍于还在上早朝,不敢多言。
  此时接收到来自凤空华的暗示,立马会意地高声喊道。
  殿下众臣正争论得难解难分呢,突然听到来自上首的通传,不由得都愣住了,一个个抬首朝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看去。
  当视线对上皇帝陛下那张表情y-in沉的脸时,所有人都唬了一跳,一个个背上都出了一层冷汗。
  不敢直视天颜,受惊了的大臣们纷纷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垂了下头,做眼观鼻、鼻观心状,在心中暗自思量着自己有哪句话触怒了面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少年皇帝的同时,也暗自感叹着今日的皇帝陛下似乎与前段日子来上朝的皇帝陛下有些不同,甚是威严啊……
  “怎么?
  方才不是还很能说吗?
  现在都哑巴了?
  既然你们都没事要奏,那就退朝吧。”
  冰冷的视线扫过下方垂首默立、噤若寒蝉的群臣,凤空华将身子往后靠了靠,暗中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腰肢,在心中将某个胆大妄为、不知节制的混蛋凌迟了一百遍。
  他身上不痛快,本就显得有些冷淡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y-in沉了起来,见方才还吵得不可开交,恨不得将这殿顶都掀翻的大臣们此刻一个个都不敢吭声,不由冷哼了一声,冷声说道。
  “陛下,臣有本奏。”
  见皇帝已经准备离开了,群臣中有些人便有些急了,在暗中交换了好几个眼色之后,终于有人出列,垂首恭声说道。
  “哦?
  爱卿所奏何事啊?”
  将底下那些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见到有人出列,凤空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这些人已经准备行动了。
  顿时,忽略了身上的不适,凤空华重新坐直了身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淡声问道。
  “是这样的,再过不久便是中秋了,微臣想问今年中秋的祭祖当如何安排?”
  这位大臣是礼部的,此刻见皇帝询问,便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所问之事倒也颇为符合他的职位。
  “今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中秋的祭祖就按往年那般交由你们礼部安排便是了,爱卿这么问可是今年的中秋祭祖有什么问题?”
  知道这些人今日的目的在自己,所奏之事也不过就是想要借机发难的由头罢了,凤空华也懒得跟他们多作废话,干脆自己出手为他们推了一把。
  “这……
  恕臣之言,今年中秋祭祖之事的确有问题,且问题还很严重……”
  没有发现今日坐在龙椅上的人已经换回了凤空华本尊,那大臣果然不疑有他,直接便顺着凤空华的话说道。
  “哦?
  这中秋祭祖也算是件大事,出了差错朕也不好向列祖列宗交代。
  既然爱卿觉得今年中秋祭祖之事有问题,那就直说便是,趁着如今还有时间,早日解决了也好。”
  见所有的一切都按着自己的想法进行,凤空华微微眯起那双过于清冷的凤眸,敛下眼中的冷意,故意装出一副很是慎重的样子,淡声问道。
  “此事是这样的,”感觉到一切都按着他们的计划进行,那位大臣心中放心了不少,不知不觉地便收起了面上从方才起便假装的恭敬,用一种看好戏一般的眼神,面带嘲讽地看着坐在上首的皇帝,继续说道:“陛下应该也知道吧?
  每年中秋的祭祖,都需要陛下亲往太庙为万民祈福,如今陛下不知身在何处,无人可以前往太庙为黎民百姓祈福,这祭祖仪式又该如何进行下去?
  这可不就是大大的有问题了么?”
  “爱卿何出此言呐?
  朕好端端地坐在这大殿之上,你却说陛下不知所踪,这又是何道理啊?
  是爱卿你年老体衰,眼睛不好使,看不到朕坐在这里,还是说你想换个人来坐朕这龙椅啊?
  刘爱卿,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居然敢有这般大逆不道的想法,你可知这妄图弑君篡位,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啊,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的脑袋不要了么?”
  闻言,凤空华眯了眯眼睛,冰冷的视线缓缓扫过殿下的群臣,最终定在刚才发言的大臣身上,语调越发冷凝地说道。
  “微、微臣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