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陛下有恙 作者:眠狐(上)

时间:2021-10-13 23:33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文案:春日阳光正好,刚刚下朝回来的凤空华懒洋洋地倚在榻上,垂眸望向正握着自己的手腕细细诊断的人,淡声问道:如何? 陛下,有恙。 被询问的人抬起头来,表情平淡,眼神却难掩欣喜。 这么说是真的了? 闻言,凤空华挑眉,语调平淡,也不知是喜是忧。 这么
 文案:春日阳光正好,刚刚下朝回来的凤空华懒洋洋地倚在榻上,垂眸望向正握着自己的手腕细细诊断的人,淡声问道:“如何?”
  “陛下,有恙。”
  被询问的人抬起头来,表情平淡,眼神却难掩欣喜。
  “这么说是真的了?”
  闻言,凤空华挑眉,语调平淡,也不知是喜是忧。
  “这么说我真的可以有一个小
  弟弟了?
  父皇和爹爹好厉害!”
  冷奚还来不及回答君王的疑问,旁边同样紧张等待着的小家伙就先欢叫了起来。
  凤空华
  冷奚:“……”
 
 
第一章 
  凯旋夷陵关下。
  寒风肆虐,刮起黄沙漫天蔽日,狂野地卷起了一地的血腥。
  山谷上空,人马交战的嘶鸣还在回荡,和着风声惊颤了寒鸦,孤独盘旋。
  血透过伤口,沿着寒冷的剑身汩汩地流出来,在袍子上漫开了一色妖娆。
  “你果真……
  下的去手……”
  “对不起……”
  清泪成行。
  ***大军已行了两月有余,浩浩荡荡的人马带着喜悦一并伤痛满载而归。
  只是,步伐似乎慢得有些不正常。
  大军簇拥着的,不是平时那个马上光彩夺目杀伐果断的大将军,而是一辆奢华却低调的马车,走得很慢,看上去丝毫不像载誉而归。
  马车前,车夫小心翼翼地驾着车,尽量地减少了车子的颠簸。
  “未凉,这是哪里了?”
  声音幽幽地从车里传了出来,虚弱,却未失沉稳。
  “回将军,已过雁门,再前面不远处就是都城了。”
  回头,未凉透过帘子被风掀起的缝隙看了一眼,眼里露出了深深的担忧。
  思忖片刻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将军,您没事吧?”
  “尚可。”
  马车里的人不想多言,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未凉知道,他的将军实在没有气力了。
  看着前方不处,城门的轮廓已在漫天沙石中隐隐地显露了出来,就快到家了。
  马车里,冷沧阖着双目静静地躺着,什么也没想,脑子里静静地印着那张脸,嘴角的自嘲若有似无,而因为失血过多变得苍白的唇色,显得这个表情更为惨淡。
  忽然一阵心悸,冷沧的手无意识地抚上了心口,连着嘴角沉闷的咳嗽蔓延出了猩红的血丝,一滴一滴地落在了胸前。
  手腕上,细细的一条红色的血痕缠绕了一圈,已经越来越明显。
  呵呵,原来,这就是你,留给我的红线……
  看着那条细如蚕丝的牵绊,任由血迹留在嘴角,冷沧几近透明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
  意识在逐渐抽离,但是他的心却随之放下。
  半睁着眼睛盯着上头晃动的马车顶,他想,这次也总算是没有辜负陛下的期望,虽然险,可冷家世代忠臣的贤名,也总算没有毁在他冷沧的手里,就算死,也可以瞑目了。
  就在这个时候,离大军的不远处,前方突然一阵马蹄踏响,伴随着响亮的马嘶,还未及反应这声音就已来到军前。
  烟尘过后,一人一马当先,拦住了将军的车架。
  雪色宝马之上,一人端坐,此人身着一袭白底银边掐丝锦袍,襟边袖口用银丝细细绣了祥云暗纹,端的是雅致华贵至极。
  未凉抬头,视线上移,入目的是一张略显妖异的脸,眉如黛画、长睫如羽,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挑,眼波流转间,一分邪气、两分傲然、七分惑人,眼角缀了颗嫣红朱砂,诱人心神。
  他肤色很白,日光照耀下隐隐有光华流转,嘴唇很薄,却是惑人心魄的红。
  这一人一马慢悠悠地踱了过来,停在马车前,马上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前面驾车的将军侍从未凉,天生的威严之气直逼面前。
  轻皱眉头,他问:“冷卿何在?”
 
 
第二章 
  中毒而这时的未凉,也早已变了脸色。
  愣了几秒钟,迅速跳下了马车,朝着身后的令官做了停下的手势便躬身对着来人单膝跪倒在地,低下头,恭谨地说道:“参见陛下。”
  此言一出,身后的副官和副将纷纷跪地,大军顺势蔓延,齐崭崭地匍匐在了这位天子的脚下。
  凤空华抬头,寻觅了半晌始终都没有看到自己期待中那张神采飞扬的脸,正视着面前的人,半合凤目,示意所有的人都站起身来。
  “冷卿何在?”
  他又问了一遍。
  “咳咳……”
  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咳响,一只厚实但苍白的手慢慢掀开了车帘。
  冷沧正在迷煳间,还以为是毒x_ing发作的幻听,直到听到第二遍他这才明白过来。
  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位陛下血气方刚,果然还是太冲动啊。
  强忍着最后的气力,冷沧低着头下了马车,跪倒在地:“微臣叩见陛下,未知陛下到来,不曾迎接,请陛下恕罪。”
  见到低着头拜见的阔别了出征近一年的冷将军,凤空华的面色终于缓和了起来,他压抑着扬起嘴角,上前一步便扶住了冷沧的手臂,道:“你起来。”
  但在下一刻看到他苍白的面色和嘴角未净的血迹后立刻板下了脸,抓着他的手倏然收紧:“你受伤了?”
  语气虽然冷,但是其中的关切还是不经意流露出来,只要有心都能听得出。
  “回……
  陛下,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