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吴哥窟 作者:日尧

时间:2021-10-14 00:29 标签: 因缘邂逅 年下 治愈 完结 暗恋 长篇
文案:
  我的身份太远,你的记忆太浅
  因为疲于感情纠葛,庄闻初独自去了一座海岛散心,遇见高中时仅有几面之缘的学弟傅书祁,没曾想对方一早就识破了他的心事:庄闻初暗恋高中同学陈睿楹,直到某一天陈睿楹和舍友黎小棠在国外订婚,他才决心断掉自己的感情,但这时陈睿楹又向他表白了……
  海岛风物令人松弛,在与傅书祁相处的过程中,庄闻初终于直视自己刻意回避的过往,开始松动的心让他听到了隐埋在“吴哥窟”里的另一段记忆。
  “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落r.ì这么美,没人会说出拒绝的话。”
  食用指南:
  1.暂定每周二四六更,3.20ch.un分开更,ch.un天快乐!
  2.可能有狗血,唯一正牌攻是傅书祁(重点),傅庄互通心意he
  3.文名与小灰字灵感源自歌曲《吴哥窟》,不完全代入,哮喘知识来自医学生朋友和百度,其他领域相关作者也只是外行的爱好者,有错欢迎指出=3=
  (四十一章小庄换工作有个bug未修改,谢谢指出w)
  tag:长篇、完结、治愈、暗恋、因缘邂逅、年下
 
 
上卷 离岛
第一章 芒果
  飞机落地是在下午五点二十三分,轮子触地带来一连串的轰鸣和震动,头顶的广播传来空姐温和的声音,周围人群嘈杂的声音灌入耳朵,庄闻初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心跳得有点快,他坐直身子调整呼吸,缓慢地拉下眼罩,用力眨了眨干涩的双眼,好一会儿才从被光线刺激的不适应感中缓过来。
  从首都直飞到这里要将近四个小时,庄闻初几乎是从起飞闭目养神到降落,长时间保持右手托腮的姿势,此刻右肩连脖子的位置隐隐发疼。他试着在窄小的空间里活动肩膀和头部,心想不会真得了肩周炎吧,工作都辞了还是逃不过职业病,是不是太亏了。
  飞机继续滑行,机舱内的人渐渐都坐不住了,开始聊天走动,收拾行李等待飞机停稳。庄闻初身边的中年阿姨原本在和她老公讲话,这会儿看见庄闻初醒了,就不再理坐在前面的男人,而是转过来笑眯眯地跟庄闻初搭话:“小帅哥醒了啊?你都睡了一路了,刚才推了你两下都没反应,来出差啊?睡这么沉,肯定是累坏了。”
  “不好意思,”庄闻初摸出眼镜戴上,抱歉地笑了笑,“最近睡眠不太好,刚才没有影响到您吧?”
  阿姨笑起来就看不见眼睛,一脸慈祥:“不影响不影响,哎呀年轻人压力大,有机会休息就好好休息。我儿子在外企上班,看他每天忙得昏天黑地,这不趁他有年假,一家三口出来旅游,也让他放松放松。”
  大脑还是有点缺氧,庄闻初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能一起出来旅游很难得,阿姨您家里人感情真好。”
  “那倒是,我们全家每年至少报团玩儿一次。”阿姨一脸自豪,又问,“哎小帅哥,你是干什么工作的?看你斯斯文文,长得又白净,是做文职的吧?”
  “也不是,”庄闻初低头把刚才睡觉时盖在身上的外套叠整齐,“我在设计院工作。”不过前天已经辞职了。
  阿姨一脸迷茫:“设计院……是做什么的?”
  “就是做建筑设计,不过我资历不够,只是画图的。”庄闻初解释道。
  中年阿姨竖起大拇指:“这么厉害啊!你是首都人吗?”
  “……”庄闻初犹豫了三秒,“是,我在首都上大学和工作。”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见阿姨说:“那……你有女朋友吗?阿姨这里有个干女儿,特漂亮,也是在首都上大学和工作,刚大学毕业一年,帅哥你多大了,我俩这么有缘分,看你第一眼我就……”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滑行跑道似乎特别长,飞机一直没有稳当地停下来,庄闻初一边慢条斯理地收拾东西,一边耐心地听这个热情的阿姨讲话,时不时微笑着回应两句。
  最后,阿姨也看出来了庄闻初对她的干女儿不感兴趣,但也不尴尬不恼火:“这小伙子也太有礼貌了,一直听我叨叨,我儿子要像你该多好,长得好看x_ing格又好,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她儿子就坐在庄闻初前面,转过头很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庄闻初对上他的视线,友好地笑了一下就扭过头打开窗户看风景,不再说话,之后的对话他也没再听了。
  庄闻初是最后一个下飞机的,站在舱门的空姐和机长尽职尽责地向他告别,祝他旅途愉快,他点着头回应他们一句“辛苦了”。
  热带地区的傍晚依旧炎热,夕yá-ng将天空映成了鲜艳的橙红色,非常漂亮,空气中还漂浮着若有若无的海洋椰林的气息。庄闻初随人群走下引桥,也停下脚步跟着其他人抬头望天,但他没有拿出手机拍照,也不打算把背包里的小相机拿出来,就这么迎着落r.ì的光束看了半分钟,再朝拿托运行李的地方走去。
  他运气挺好,只等了半圈行李就转出来了,没有浪费太多时间。这个机场是出了名的等行李慢,这下却比预留的时间多出了二十分钟,庄闻初决定去洗个脸,再慢慢走过去提前预订的民宿。
  他掬了一捧冷水扑到脸上,用力搓了两下,总算彻底清醒过来,连r.ì来让他昏昏噩噩怎样都提不起劲的消沉感才减退一些。
  抹掉脸上的水珠,庄闻初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是因为卫生间里的灯光效果不好,还是因为长达一周的严重失眠,这张白皙的脸现在看起来十分苍白,像生病了一样。
  ——好吧,他也确实是个病人。
  略长的额发被他拨了上去,又软趴趴地垂下来,洗脸时沾上的水珠顺着额角滑落,经过左眼角下那颗小小的泪痣,带出一道细细的水痕。
  瘦弱,苍白,他觉得刚刚的中年阿姨眼光跑偏了,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