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枝上槑(八)

时间:2021-11-22 23:54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688章 隔墙有人 关山说了句无事,将她放进被窝,正要替她把被子盖上,季妧挡住了他的手。 既是什么都不肯说,还来做什么? 关山还是拉过被子将她裹了起来。 昨夜原是有许多话要跟你说的,见到你后,就只想看着你。 季妧哼了一声,心道讲好听的也没用。 你
第688章 隔墙有人
  关山说了句无事,将她放进被窝,正要替她把被子盖上,季妧挡住了他的手。
  “既是什么都不肯说,还来做什么?”
  关山还是拉过被子将她裹了起来。
  “昨夜……原是有许多话要跟你说的,见到你后,就只想看着你。”
  季妧哼了一声,心道讲好听的也没用。
  “你后半程明明就在睡觉,睡醒的时候怎么不把我叫醒?”
  “我亦没想到会睡的那般沉,醒时天已微明,见你睡的香甜,不忍心叫你。”
  这话季妧深有体会,在关山身边,她也睡的格外踏实。
  但……
  “左右都是你的道理。”季妧不乐意了。
  “是不是又打算用这招敷衍过去?我可告诉你,今晚再像昨晚一样,你明天绝对进不来王府。”
  顿了顿,加重语气道“以后也别想进来了。”
  “不会了。”关山道。
  “真的?”尽管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季妧仍旧用狐疑的视线盯着他,“我问什么你都会如实告诉我?”
  关山似乎点了一下头“你问。”
  季妧顿时来了精神。
  “你先说说……”
  话才起了个头就停下了,她忽然想起悬心了一整天的事。
  “你先上来。”
  季妧往里挪了挪,给关山腾出空来。
  关山犹豫了一下,脱靴上了床榻。
  “忘了,灯还没拿……”
  季妧披好衣服就要下去,被关山按坐回去。
  “告诉我大概位置,我来拿。”
  虽然他并不知道季妧要灯做什么。
  “就在正中间那个圆桌上。”
  等关山端着油灯重新回来,季妧欠身把两侧床幔掩严实,摸出火折子将灯点燃后,置于炕柜之上。
  狭小的空间忽然间有了光亮,虽然季妧特意改了灯芯,显得昏暗暗的,却带着一种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全不相符的暖意。
  “白日里我特意换了副最厚最遮光的床幔、临睡前亲试了,外面看不到……”
  季妧把火折子放回原处,刚转过身,就撞入一双深邃幽寂的眼底。
  虽然昨晚就已见过,但那就如俩半盲之人的会面,音容笑貌全靠往昔的记忆和心中的勾勒——今晚才算是切切实实见到了。
  季妧也不错眼的看着关山。
  入了冬,麦色的皮肤倒是白了些,但整个人瘦了很多,五官瞧上去更立体轮廓也更锋锐了,就是胡子拉碴的,十足十一个糙汉子。
  季妧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她埋怨关山,却也清楚回京后面临的危机以及奔波,天知道这些日子他都是怎么过的?
  没见面的时候咬牙切齿,要把人如何如何,等见了面,千般感受都化为了万般难受。
  季妧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不行。
  “很难看。”关山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进京到现在,除了昨晚在季妧身边躺了会儿,其余一刻没得闲过,便也顾不上收拾自己。
  见季妧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才想起她衡量夫君的关键标准之。
  季妧摇了摇头,想起他当流浪汉那会儿。
  “你更难看的时候我都见过。”
  那会儿何止是难看呀,简直是难看的吓人。
  关山眼神柔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瘦了。”
  季妧唔了一声“我在减肥。”
  这个词关山并不陌生,春夏之交的时候季妧就一直嚷嚷着要减肥,但其实她身条修长、纤秾合度,一点也不胖。
  季妧却说这是迎接夏天的仪式感,减不减的不重要,主要是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尽管知道她有种种歪理邪说等着,关山还是重复了一遍曾经说过的话。
  “你之前就很好,不用减。”
  季妧倾身凑到他面前“那是之前好看,还是现在好看?”
  灼热的视线逡巡着她的眉眼,关山如实道“都好看。”
  真是一点惊喜也没有。
  季妧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对关山道“把衣裳脱了。”
  关山神情微滞,没有反应。
  “愣着干什么呀,脱衣服。”
  “隔墙有人。”
  季妧反应过来,噗嗤笑出了声,越笑越止不住。
  “想什么呢你……”
  季妧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抬脚踢了他一下。
  “别废话,快点,我要看看你的伤。”
  关山从季妧笑倒之际,就知道自己想岔了,脸上倒是没显出什么,眼神却移去了别处。
  季妧知道他这是不自在了,忍笑亲自动手。刚移到腰带处,手就被关山抓住了。
  “没……”
  季妧打断他的话,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任何事情上都不许再瞒我。”
  关山看着她,缓缓松了手。
  褪去薄薄一层夹棉长袍,里面就只有一件中衣,再将中衣退下,便是光裸着的了。
  前面倒是还好,只有小臂上添了一道新伤,长长的一道,像是刀剑等利器划伤所致。
  “我看看你后腰那块,肯定很严重。”
  季妧说着就要转到他身后。
  关山拉住她的手“季妧……”
  季妧盯着关山的后背,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