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夺下那朵富贵花 作者:枝芍

时间:2021-11-24 00:11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爽文
文案:人间富贵花公主披着病弱皮的狠辣y-in郁质子 卿嘉公主金枝玉叶,备受帝宠。 他是天启国送来的体弱质子,面色苍白又虚弱。 偶一次相遇,也不知为何,这质子就入了他们高贵公主的眼,自此之后人人皆知,那低卑的质子有卿嘉公主护着,谁都不可侮辱半分。 #
  文案:人间富贵花公主×披着病弱皮的狠辣y-in郁质子
  卿嘉公主金枝玉叶,备受帝宠。
  他是天启国送来的体弱质子,面色苍白又虚弱。
  偶一次相遇,也不知为何,这质子就入了他们高贵公主的眼,自此之后人人皆知,那低卑的质子有卿嘉公主护着,谁都不可侮辱半分。
  #
  他武功被废受过重伤,可如今已无恙。
  贵公子挑衅s_h_è 箭,他淡淡一笑,抬步正要应战,可忽然有一抹红侵占他的视线。
  只见她淡掀眸,睥睨那挑衅之人,“既如此爱比,本公主便与你比比看。”
  #
  她想着眼前人体弱,帮他上药之时却瞧见那紧致的肌肉,纤弱指尖忽的一抖。
  “你……”
  “喜欢?往后让你看个够。”
  他眉眼微挑,将上衣竟数脱掉。
  #
  ——她是人间富贵花,觊觎之人无数,可我偏要她的眼里只有我。
  #逻辑简单,不是宫斗不算女强,比较慢热(打配合做戏是从21章开始的)
  #更新时间有些许混乱
  #wb@枝芍zs
  #文案已截图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芊(卿嘉),裴元景 ┃ 配角:预收《娇庭宠》忠犬状元郎的暗恋记-专栏可以收藏一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人间富贵花公主×狠辣y-in郁的质子
  立意:总有人向你奔赴而来
 
 
第一章 使团来访
  当今天下分三国,天佑、天启、天阳。
  天启天阳两国关系紧张,而正在这时,天启国使臣团却忽然来访天佑。
  天佑国
  皇宫
  宫殿辉煌,御书房周围一队威武侍卫认真巡逻,太监小心翼翼的推开御书房的门,脚步放轻但速度不减的走到师傅身旁。
  大太监伺候在御前,瞧见小徒弟进来对他点了一下头,大太监微微颔首,随后侧了侧身恭敬提醒:“陛下,公主到了。”
  正处理奏折的天佑帝笔尖不停,注意力仍在奏折之上。
  “宣。”
  片刻之后,有一女子踏着莲步,带着夏日的微风而至。
  她一身金绣宫装,新月眉芙蓉面,带着浅淡的笑意,一双潋滟眸微抬,娇贵且矜傲。
  华服金钗,腰封上系着的环佩随着她的动作轻晃,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连头发丝儿都乖巧的一丝不乱。
  尊贵的公主殿下单单是伺候妆发的宫女便有十位,更别提宫内尚衣局里,挑出的那十二位手艺精湛的宫女,专为公主一人制衣。
  卿嘉长公主为天佑帝原配王妃所生,在继位前天佑帝与王妃默契恩爱,两人唯有这一女,颇为宠爱。
  虽如今多了几位皇子公主,但这几位被母族告诫过之后存在感极低,宫宴上也从未见过几位皇子公主出席。
  皇帝后宫空荡,宠爱的唯有卿嘉长公主一人。
  于是,其他国家送来的珍宝、由下献上的奇物,皆统一送入了卿嘉长公主的手里。
  天佑帝似有所感的抬头,瞧见来人之后笑眯眯让人赐座。
  “芊芊来了啊。”
  天佑长公主名为谢芊,卿嘉乃是封号。
  谢芊含笑点头,“父皇传唤是为何事?”
  天佑帝不紧不慢的搁笔,将奏折放回去。
  “天启使团明日到达,宫宴能否准备好?”
  按照之前的安排,使团应是三日后才到达京城,如今却足足早了三日。
  谢芊微拧了眉,“宫宴早在一月之前便已着手准备,时间虽有些短但尚能安排。”
  天佑帝赞许的点了点头,他敲敲桌继续道:“使臣团来访,三日后可要麻烦芊芊与陆阳将军同去迎接。”
  别国都是派其皇子迎接,于是天佑帝便指了她前去。
  毕竟人尽皆知,天佑帝独宠这位长公主。
  “是。”她盈盈福身,应下这差事。
  天佑帝思索片刻,提醒道:“天启五皇子的位置记得安排好。”
  虽天佑帝继位那几年出过很多状况,可天佑国底蕴丰厚,几位将军在战场皆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其他两国不敢轻易踏足天佑的领地。
  五年前,天启说是为了两国邦交,突然送了这位五皇子过来当质子,以表示天启之诚。
  最初他们警惕万分,不知道天启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这位五皇子被送来时,一露面他们便放下了疑心。
  一张俊容一身傲骨,他身着华服,眸光沉沉气势逼人,抬眼投足皆是皇家之风。
  可惜的是俊容苍白,华服下脚步虚浮无力,天佑前来迎接的臣子觉得不对劲,赶紧召了太医。
  太医看过之后摇了摇头,手脚经脉皆被挑断,身上多处行刑留下的重伤。
  太医言,往后只能养着了。
  天佑国将心放下,后来这位质子一直在偏殿修养,甚少出现在人前。
  谢芊微垂了眸,温声应下。
  那位天启五皇子…
  她偶然见过一面,处境似乎并不怎么好。
  那回是恰好撞见他被人推搡欺辱,那张冷俊的面容上全是伤,她一时不忍,从转角出来救下了他。
  那日脸上带着血迹的男人被她的宫人扶起,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那双眸子晦暗不明的看着她,“多谢公主。”
  除了道谢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若不是脸上的伤,险些觉得被揍的该是对方才是。
  或许是身上曾为天之骄子的气度使然?
  “如此,宫宴之事便辛苦芊芊去盯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