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窃君欢 作者:树十八(下)

时间:2021-11-24 23:22 标签: 虐恋情深 布衣生活 破镜重圆
第49章 .晋江原创等 因为那日贤妃头一次没有言辞挑衅皇后娘娘,不但如此,在茶会快结束时,她竟主动要求陪送皇后回宫。我自是胆战心惊,生怕她伤害娘娘,但谁想一路上她并未有任何特别的动作,到了坤宁宫后甚至也没做停留便直接告辞离开。 听着玉兰的话,阮瑶心
第49章 .晋江原创等
  “因为那日贤妃头一次没有言辞挑衅皇后娘娘,不但如此,在茶会快结束时,她竟主动要求陪送皇后回宫。我自是胆战心惊,生怕她伤害娘娘,但谁想一路上她并未有任何特别的动作,到了坤宁宫后甚至也没做停留便直接告辞离开。”
  听着玉兰的话,阮瑶心里也不免诧异,一个人的行为突然反常,背后必定有其原因。
  “那之后呢,茶园会后姐姐可有什么变化,出事那晚她是意外摔倒,听说是做了噩梦?”
  “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做噩梦……”玉兰说得有些犹豫,“自从皇后查出身孕,这一个多月的夜里我都是在寝殿外殿候着的,有时候困了就和另一个宫女冬雪轮换守着,但都不会睡得太深。出事的时候恰好是我在休息,但睡得并不深,就听得内殿里突然一声惊叫,我和冬雪都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冲了进去,然后,然后……”
  “就见到皇后,皇后摔在地上,身下流出了好多血……”
  玉兰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哭起来,阮瑶刻意不去想象她所说的画面,闭了闭眼让自己理智起来。
  这一切太过蹊跷,先不说淑、贤二妃奇怪的举动,便是出事当晚……
  “玉兰。”阮瑶想起什么,“也就是说你们认为姐姐做噩梦就是因为那一声惊叫?”
  “是,是的。”
  “那姐姐在这之间有和你说过她做噩梦吗?”
  “有过,因为怀着身孕,娘娘心里想的事就多了起来,夜里自然睡得没以前踏实,所以我和冬雪都觉得那一声尖叫是娘娘做了噩梦,吓到后摔倒在了地上。”
  这个猜测确实合理,但以前既然也有过做噩梦的情况,为何唯独这次出了事?况且,那两个在花园里出现的宫女,她们又为何会觉得这是场意外?
  阮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安慰玉兰好好养病,而后离开了耳房。
  芙蕖一直在外等着,见她出来立刻走上前:“姑娘,怎么样了?”
  “……我怀疑姐姐的死并不是简单的意外。”阮瑶垂眸望着平坦的地面,可走在这深宫中谁的路都不是坦途。
  “那我们该怎么办,要和皇上说吗?”
  阮瑶沉默了下,最后点点头:“要说,但也只能和他一个人说。”
  她可以相信封承珏,他今日在姐姐灵位前沉默的背影已经足以让人感觉到他的悲伤,况且多年相识,她确定他不会害姐姐。而如果有幕后凶手,这个人必定藏在宫中,她决不能打Cao惊蛇。
  阮瑶先回了偏殿,一过去却见殿外站着一个熟悉的、略显苍老的身影,她顿了顿,主动出声:“爹。”
  殿外的人转过身,那双向来精锐的眼此刻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雾,“你回来了。”
  语气淡淡的,还有些沉抑。
  阮瑶难得将自己面对他时的尖刺收敛,点点头应道:“爹过来是有事要和我说?”
  “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在宫里待得也已够久,我和你母亲准备回府,你同我们一起回去吧。”
  阮瑶一愣,她压根没想过和他们回镇北侯府,就算她要出宫也只会回到南隐山,更不用说如今还不到她出宫的时候。
  “爹,我今日不走。”
  阮奉羲听了这话,眉头蹙了蹙:“你如今已与肃王和离,并不再是皇室中人,独自留在内宫数日并不妥。”
  阮瑶对上他的目光,想了想问道:“爹是担心旁人非议还是担心我与皇上之间再发生什么?”
  “你!”阮奉羲啊下意识转头看向周围,等确定四周没有什么人注意这边才低声斥道,“这种话莫要再说,这宫里不必外头。”
  阮瑶垂下眼,语气倒没有因此激动,仍旧淡淡道:“爹放心,我留在宫里只是想再多陪陪姐姐,只当是送她最后一程,况且,阿娘无法过来,我也是带着她的心意来的。”
  也不知是前边“陪姐姐”让阮奉羲有所触动,还是后头的“阿娘”还勉强有些分量,总之在短暂沉默后,他轻轻叹口气:“罢了,你若想留下也行,但莫要与皇上有过多接触,等发引后便离开。”
  “……好。”
  送走阮奉羲没多久,封承珏便突然来了坤宁宫,他在灵堂待了一会儿,而后转道去了偏殿。
  阮瑶原本正想去找他,见他自己过来倒省了力气,她开门见山道:“我觉得姐姐的死不是意外。”
  封承珏正想问她药吃了没,听到这话足足愣了半晌,他紧着眉心:“你说什么?”
  阮瑶知道他已经听清楚了,因此只道:“我今日听到了一些话,虽然不能完全复述给你,但她们的意思便是姐姐的死并不寻常,我知道有些事不能偏听盲信,但后来我也去问了玉兰,她说了一些事后我心里的预感便越发强烈了。”
  封承珏是聪明人,他一下听出了她话中深意,问道:“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阮瑶不想随意下结论,因此摇摇头:“眼下我的预感比猜测更清晰,我不想冤枉人,让你平白对自己宫里的人猜疑,所以我什么都还不能说,但我想请求你能否给我几天时间,就到姐姐发引那日,我想试试能不能将这人找出来。”
  “你既然心中已经有了想法,那便不必对我多说。”封承珏望着他,目光澄澈,嗓音温润,“你知道的,我对你一直很信任。”
  阮瑶眸光一动,下意识垂下眼,福身道:“谢皇上。”
  “有任何需要同我说便好。”
  “是。”
  “对了,我已经让母后拟了懿旨,明日朝堂内外应该就能知道你与承瑾和离的事了。”
  封承珏说完这话便一直看着阮瑶的神色,但她却一脸平静,点点头只说了声好。他也不知这样算好算坏,暗自叹口气道:“时辰也不早了,你今天早些歇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