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窃君欢 作者:树十八(上)

时间:2021-11-24 23:22 标签: 虐恋情深 布衣生活 破镜重圆
成婚半年,阮瑶与肃王说话未超过十句,表面是相敬如宾,可实际上是两看两相厌。 肃王封承瑾有自己青梅竹马的白月光,而她心底亦是有一位如明月清风般的爱慕之人。 本以为就要带着遗憾过一辈子,可有一天,肃王意外失忆,失忆后的他谁也不识,偏偏只围着阮瑶
 成婚半年,阮瑶与肃王说话未超过十句,表面是相敬如宾,可实际上是两看两相厌。
  肃王封承瑾有自己青梅竹马的白月光,而她心底亦是有一位如明月清风般的爱慕之人。
  本以为就要带着遗憾过一辈子,可有一天,肃王意外失忆,失忆后的他谁也不识,偏偏只围着阮瑶一个人转。
  是夜,阮瑶照例回自己的房间,一开门,肃王一脸委屈地站在那儿。
  “瑶瑶,莫要同我闹别扭了。”
  阮瑶:“谁闹别扭了?”
  肃王眼中惊喜:“那你就是愿意让我进房了?”
  阮瑶:“……”不是我,我没说!
  然而她压根来不及反驳,封承瑾便笑着牵起她往里屋走去,岳母说了,瑶瑶最喜欢小娃娃,他一定要赶紧造一个陪她玩!
  失忆的封承瑾只依赖阮瑶,毫无条件地宠她爱她,事事以她为先,事事又只从她的意。
  阮瑶从未得过别人如此的偏爱,即使有过挣扎却还是深深地陷进这段感情中。
  然而,就在阮瑶查出身孕的那天,封承瑾带着白月光回了王府。
  “阿瑾?”她蹙着眉站在二人同宿的卧房外。
  面前男人依旧丰神俊逸,郎艳独绝,唯有那双本该温柔含情的眼此刻结满冰霜,他启唇轻斥:“谁准你进本王房间的?出去。”
  阮瑶察觉到什么,刻意忽略男人身边白月光充满挑衅的微笑,只对他说:“我有身孕了,你要这个孩子吗?”
  封承瑾眼含嫌恶,冷声道:“你与旁人苟合的孩子,还有脸问本王要与不要?”
  阮瑶听此,反而勾唇笑开。
  当夜,肃王妃饮下落子汤晕倒在房中,又过几日,肃王在自己书房里看见一纸和离书。
  再相见,阮瑶成了皇帝即将迎娶的继后,进宫前一夜,她被某人于家中掳走。
  “不许嫁。”男人嗓音喑哑,双目赤红,扣着她手腕死死地将她按在墙上。
  阮瑶眼中无波,朱唇微动:“肃王,妾身明日还要成婚。”
  “你爱的是我,凭什么嫁给他?!”男人语气急切。
  “王爷说笑了,我这辈子只爱过两个人,一个是当今圣上,另一个是失忆的傻子。”
  她顿了顿,轻笑一声:“而你封承瑾,我阮瑶从没有爱过。”
  封承瑾想要的东西从没有失过手,唯有一个人,那人姓阮,可心却是世上最最坚硬。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虐恋情深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瑶,封承瑾┃配角:现言预收《她很野》┃其它:
  一句话简介:失忆小n_ai狗进化为狼
  立意: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
 
 
第1章 肃王夫妇
  燕安乃大褚都城,其皇城之外以燕云河为界分为南北,南边有一处旧庄子,数年前被人买下,住着十几个因天灾或人祸而流离失所的孤儿。
  小木便是其中之一,今年六岁,刚开始习字。
  “阮姐姐,这个字好难写。”孩子童声稚嫩,脑袋一歪,看着身边眉眼精致的“男子”。
  阮瑶一身月白圆领袍,墨发只一根玉簪高高束起,毫不介意地上的污秽尘土沾染衣摆,蹲在案边看了眼上边的纸张,笑道:“写字得一笔一划慢慢来,你这里横竖本是分开……”
  “夫人。”
  一声清脆嗓音在身后响起,阮瑶停下笔,回头看去:“芙蕖,怎么了?”
  来人正是阮瑶的贴身丫鬟,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年纪相仿,关系比起主仆倒更像是姐妹。
  芙蕖同样是一身男子打扮,脚步匆匆,道:“夫人,时辰已经差不多,我们得回去了。”
  她说着,还特意眨眨眼朝阮瑶使了个眼色。
  阮瑶还没来得及说话,小木就先耷拉下了脸,拉着她的手乖巧地问道:“阮姐姐,你又要走了吗?”
  周围几个孩子听到声走过来,皆依依不舍地望着她。
  阮瑶看着这一张张单纯天真的面孔,嘴边的话便一下说不出口。
  这时,不远处的屋子里出来一妇人,年纪稍长,朝几个孩子拍拍手,道:“你们阮姐姐家中还有事,等她下次得空再来看你们。”
  “婆婆。”小木走到妇人身边,仰着头,“下次是什么时候?”
  “下次就是下次嘛,急什么。”
  阮瑶一笑,从芙蕖那儿取了两锭银元宝,走到妇人身边,道:“习婆婆,这些银子你先拿着,最近这段时间……我出门不大方便,但庄子若有什么事,你务必找人来通知我,我能帮一定帮。”
  习婆婆叹出一口气,将银子推了回去,拍拍她的手说:“你之前给的还没用完呢,再说如今你嫁了人,用钱的地方多着,顾好自己才是最紧要的,庄子里的事,你莫要c.ao心。”
  “婆婆。”阮瑶态度坚决,硬是将银子塞了回去,“再怎么说我也是镇北侯的女儿,缺什么也不缺银子,这是我的心意,你还是收下吧。”
  听罢,习婆婆只能不再坚持,收下银子,让几个孩子一同道谢。
  很快,孩子们一齐将阮瑶送到门口,小木在庄子待得最久,也最熟悉阮瑶,拉着她的手悄悄地问:“阮姐姐,珏哥哥还会来吗?”
  正矮下.身子,准备答话的阮瑶笑意一僵,“珏哥哥”这三个字与她而言,仿佛近在咫尺却又无比陌生,她晃了晃神,轻扯了下嘴角,道:“哥哥他……忙着读书考功名,等以后得空了他会来的。”
  阮瑶其实并不善说谎,只是小木一贯信任她,并未注意到她语气里的停顿,高兴地蹦蹦跳跳:“太好了,等珏哥哥来,我要给他看我最新习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