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寒门小绣娘 作者:平地木

时间:2022-06-22 15:41 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种田文 美食
文案: 父母双亡的灵香儿走街窜巷卖女红,只为存钱带幼妹去上京治
  文案:
  父母双亡的灵香儿走街窜巷卖女红,只为存钱带幼妹去上京治病。
  碰巧隔壁搬来个人傻钱多的俊哥哥,随便做个饭就给三两银子,可那神仙哥哥不会种田也不懂生意,香儿担心会把他赚成穷光蛋。
  看着貌若天仙小哥哥,香儿一咬牙:“哥哥若是过不下去可入赘我家,日后我开了绣庄,哥哥只负责貌美如花。”
  等香儿存够了钱,兜着银子,打算娶了邻家哥哥,再按时带妹妹去上京瞧病。
  可巷子却被兵马堵得水泄不通,众人乌泱泱的跪成一片,为首的太监涕泪横流:“殿下,皇上如今重病,京中没您不行啊!”
  宇文乔琪的目光却越过众人的头顶,望向了远处的那两个小啾啾。
  -------
  二皇子宇文乔琪艳绝天下,文韬武略,惊世之才,是大庆朝最珍贵的一颗明珠。
  可他却有个夜夜不安的心结必须查清,为此来到了市井之中,谁知那日他沐浴,却y-in差阳错闯入了邻家的小姑娘。
  他瞥见她通红的耳朵根,慌张的小鹿眼,忍不住撩拨了她一句。
  谁知第二日,她便郑重表示会对他负责,此生娇养着他。
  乔琪本想拒绝这荒唐的开始,可见她那粉嘟嘟的小脸儿上写满的坚持,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
  灵香儿前脚才定亲,后脚美人哥哥便为救自己命悬一线,唯有破了童子功才能保命。
  只能将生米煮成熟饭的灵香儿,羞愧的软声呢喃:“乔琪哥哥,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美人却眉头紧蹙,把脸转到了一边。
  谁知成亲后美人竟变成了魔鬼,他将灵香儿抵在榻上,哑声道:“夫君也得对你好…”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灵香儿宇文乔琪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温暖地才少女×凉薄天才皇子
  立意:千里姻缘一线牵
 
 
第1章 隔壁新搬来的公子
  夕阳将橘色铺满天边,一片片晚霞
  倒映在清澈如境的小溪里,将粼粼的波光也披上了流彩的霞衣。
  小绣娘灵香儿将帕子浸在清凉的溪水中,一双白皙的小手用劲儿拧了一拧,又擦了把脸,消去了难耐的暑热。
  “小姑娘,丝帕还有吗?”
  灵香儿转过头,是个长圆脸的妇人,看打扮像是大户人家的管事麽麽。
  灵香儿露出个笑靥,一对小梨涡宛如浸了蜜一样甜:“婶子,看看这条怎么样?地道的苏绣。”灵香儿拿出一块帕子递了过去。
  那妇人却并未接过,自己在竹篮里挑挑拣拣。
  灵香儿也不急,只含着笑等着。
  她终于选定了一块儿,摸索了半天针脚:“你这绣法是哪学来的?”
  “我娘教的,她从前在苏州大绣庄里做绣娘的。”一把甜脆清越的嗓子,宛如大夏天的冰梨汁,沁人心脾。
  “用的什么线?”
  “花线。”
  妇人点点头。
  苏绣以精细见长,一根细如发丝的花线,还可以劈成数十份。如用一根花线的六十四分之一绣鱼的尾巴,能将动物或人物的肌理绣得细致入微,纤毫毕现。①
  那妇人看着栩栩如生的图样终于问道:“多少钱?”
  “五十文。”
  她倒也不议价,一边掏出铜钱一边道:“晚些时候你到王举人家后门找我,我们小姐生辰要办个闺中姐妹的聚会,若是小姐看上了,便定个十五条,看不上这条也得退了。”
  灵香儿含笑应着,又从竹篮子里拿出一条花鸟绣样的丝帕:“天热,婶子拿着擦擦汗。”
  那妇人也不推辞,收入囊中便返身走了。
  “婶子慢走。”灵香儿招呼道。
  她才刚满十四岁,还未及笄,一张宛如银盘的小圆脸上生了一双幼鹿般的水眸,温柔又灵动。
  她又走街串巷了一柱香时候,篮子便空了,她便迈着轻快的步子到了甜水大街上。
  “李婶子,帮我留点上五花,回头我给熙熙做炸酥肉。先把银子留给婶子,我先去王大夫那儿取药,回了再取。”
  买肉的是个微胖的妇人,她露出个亲切的笑来:“今天也都卖完了?”
  “最近天热,用帕子的人多。”
  李婶子点点头:“熙熙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样,我想着存够了银子带着熙熙去京城瞧病。”
  灵熙是她的妹妹,今年七岁,有天生的心疾,她们的娘便是因为心疾过世的,前年爹也去世了,灵香儿便担负起给妹妹治病的责任。
  医馆中,大夫缕着胡须:“灵熙的病还是要抓紧去上京瞧,我在上京的师兄给我来了信,说是建议熙熙八岁之前去治病,许是还有救 。”
  灵香儿娥媚紧蹙:“熙熙最近常觉得胸闷、憋气,是严重了吗?”
  大夫沉吟了片刻:“赶紧准备银子去上京吧。”
  春末夏初天的风已然带了热气,甜水大街上熙熙攘攘,灵香儿拿出帕子擦了擦汗,敲开了王举人家的后门。
  还是那个婆子开了门:“小姐说你绣的不错,要十五条丝帕,先给你一半定金,五天之后要,赶的及吗?”
  “您放心,我定在小姐生辰前赶出来。”
  她接了绣帕子的活计后,又回到李婶子家取了肉,才提着竹篮往家走。
  “吱呀呀…”她放下竹篮,伸手去摸门栓,然后使出吃n_ai的劲儿往上提,终于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灵熙的小模样便从门缝里透出来,比寻常七岁女孩的身量清瘦单薄太多,脸白的没有血色,尖尖的小脸儿上一双大眼睛,已然有了美人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