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就是不讲武德 作者:顾青姿(下)

时间:2022-06-22 16:45 标签: 穿越时空 基建
第71章 萧诵 曹印的信李令俞收到了, 关于彭定西这个人,曹印只是见过几次,并没有什么接触。但他态度很坚决, 直言李令俞不可翻起旧事,因为此事不同其他,是天家的旧案。 信结尾曹印并隐晦提醒, 让圣人收回当年之言,难如登天。 再者, 当年的事已经久远,她
第71章 萧诵
  曹印的信李令俞收到了, 关于彭定西这个人,曹印只是见过几次,并没有什么接触。但他态度很坚决, 直言李令俞不可翻起旧事,因为此事不同其他,是天家的旧案。
  信结尾曹印并隐晦提醒, 让圣人收回当年之言,难如登天。
  再者, 当年的事已经久远,她若是翻起旧案,难保不会被有人盯上。她自身难保,就是引火上身。
  李令俞看完信,拿着那封信中信, 一时间怀疑,曹印怕是对她的身份有些猜想了。
  这么算起来, 她还要称曹印一声舅舅。
  因着她和严柏年住在一起,曹印的信严柏年也见到了。
  他笑说;“我在上都城几个月, 认识了不少些人,倒是没看出来那曹大人是位热心人。”
  李令俞便说:“曹大人是面冷心热,我在他手底下做事那么久,他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但十分看护我。所以人不能看脸色。那你觉得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胆子这么大?妄议圣上?”
  “说说而已, 又不犯法。”,她说得有恃无恐。
  严柏年纠正她:“谁说不犯法?你一个文官,本就忌讳这些。隔壁的裴大人说话, 那才叫滴水不漏。”
  李令俞笑起来:“我和他不一样。”
  严柏年也笑起来。
  想了片刻才说:“陛下这人, 猜忌心重, 做事有些急功近利。这么说听着好像也不对。准确说,他想法多,少宏图,做事偏稳,不冒进。”
  李令俞听他说完,被他的说法说服了。想了很久,才说:“他,其实这么算来,并不是个糟糕的君王。起码勤勉。”
  严柏年不想和她提起这些,他觉得这是她的伤痛。
  就问:“不打开这封信吗?”
  李令俞犹豫中打开信,信中是曹印对当年的事的疑虑之处,和一些曹印自己发现的证据。以及曹文延临死前的嘱咐。
  他在信中一再强调,豫章太子谋逆案,是谋逆,不是谋反。
  圣人未必不知道当年的事有蹊跷,只是他嗑药神志不清,怨不得别人。
  李令俞看的心里一片冰凉。
  被曹文延的举动惊住了。
  曹文延当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为了妹妹和曹家,甘心赴死,明知太子谋逆事有蹊跷,但是已经无力回天,只能在赴死前嘱咐弟弟,将自己尸体交给萧雍泄愤,尽量保家人。
  真正的死,没有声响,甚至无人知晓。
  严柏年见她眼中含泪,并不想看信,只是起身揽过她,拍拍她肩,哄说:“十几年前的旧案,我其实并不清楚。那都是上一代人的恩怨。我只知道,北境的边镇里,每年都有人被突厥骑兵杀害,有的整个村子被屠,有的全家被杀,然后被洗劫一空。我很小就发誓,一定要杀到突厥人不敢再来,让边镇的百姓也能安乐。每一个死于非命的人,都是突厥人欠的债,我都记着。”
  李令俞听着他直男一样的安慰,其实倒也没他想的那么难过,只是看了信,一时间有些冲击。
  或许是因为她在柳家杀人,让曹印看穿了,也可能是更早。
  她从前想过,若不是萧雍和太极殿、东宫让她没活路,她不至于这样谋算。
  可是到现在,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前不能退。
  严柏年揽着她,问:“这次之后,回上都城,是不是就不能出来了?”
  李令俞:“那你要来看我。”
  严柏年:“那自然,你说过要请我去看八百里秦川。”
  李令俞这次拆穿他:“你明知道,边将无召不得进京。我召不回你。”
  严柏年见她丝毫没有情调,咬牙切齿:“往后,不管你如何,生死我都陪着你,谋逆也好,富贵也好。”
  李令俞笑着说:“这话可是你说的。”
  “你故意的是不是。”
  李令俞知道他心思率真,所以和他说话十分随心,也没什么顾及。
  第二日李令俞要去城外营中,监军之事,不能疏忽。
  第二日一早,严柏年还没醒来,她已经出门了。
  营中整肃,春耕之后,屯兵的压力很大,李令俞进了营中,见气氛没之前那么萧肃了,军需官接待了她,段功问:“杨将军可在?”
  李令俞跟着军需官进了主帐,杨彪也在等她。
  李令俞关于军中的近况,要写成折子,送回京给萧雍过目。
  她为了省事,让杨彪将自己的奏报,一同送回京。其中就有杨彪为严柏年请功的折子。
  杨彪再次见她,还是觉得她和前太子肖像。
  等议完政务,其他人出了帐,帐中只有他们两人。
  杨彪问:“你究竟是谁?”
  李令俞考虑了几秒钟,说:“我是谁不重要,你可以将我当成故人,也可以只把我当成监军。”
  杨彪呵斥:“休要和我耍这种花腔!”
  李令俞:“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杨彪:“你究竟是谁?”,杨彪十分执着地问。
  “那彭定西到底是怎么死的?”
  两人互问,谁也不肯说。
  李令俞就说:“你看,问这些其实没有意义。我像谁,其实你心里清楚,你不敢认,更不敢想。所以你才威胁呵斥我。”
  杨彪:“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奉圣人之命来监军,你说我有什么目的?圣人有什么目的?”
  她开始故意混淆视听。
  杨彪问;“那,陛下又是什么意思?”
  李令俞登时冷了脸:“九边之镇,皆听圣人之令,你难道不知道吗?曹将军战死后,你是如何升任主将,又是谁封赏了你?这每一道军令都清清楚楚,你今日之言,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