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掌家媳妇宠夫日常 作者:大南南

时间:2022-06-22 16:46 标签: 甜文 励志人生
文案 沈安筠是十里八村难找的能干闺女。却被马上要定亲的自大男嫌弃太过强势。一脚踹掉自大男,转头嫁了丰漳县最出名的散财童子杜钰竹。 沈安筠觉得自家相公真是即可爱又善良,准备以后好好宠着他过日子。 路遇小伙没钱回乡,杜钰竹想要赠银。沈安筠:相公不
 文案
  沈安筠是十里八村难找的能干闺女。却被马上要定亲的自大男嫌弃太过强势。一脚踹掉自大男,转头嫁了丰漳县最出名的‘散财童子’杜钰竹。
  沈安筠觉得自家相公真是即可爱又善良,准备以后好好宠着他过日子。
  路遇小伙没钱回乡,杜钰竹想要赠银。沈安筠:相公不如让小伙子在咱们车马店里当伙计,亲自赚取路费,免得以后人家还要想着千里迢迢来还账。
  颇有天赋的书生没有银子继续读书,杜钰竹想要资助。沈安筠:咱家开个书店,相公让书生来抄书,一样能赚够他读书的费用。
  一直等着看杜钰竹散尽家财的众人,却发现杜家的车马店不但没有关门,还越开越大。
  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杜家小媳妇,开了书店开茶馆,开了茶馆开酒楼……
  (男主篇)
  杜钰竹掌握着三皇子最隐秘的一股力量,却因不曾娶妻而暴露,导致全家被杀!
  三皇子登基,杜钰竹也报了灭门之仇,再睁眼却回到父亲要自己成亲的时候。
  杜钰竹:成亲,我成亲,马上就成亲!
  杜钰竹想,媳妇是全家的护身符,我一定要对媳妇好。
  可是为了事业,他不得不继续做个败家子。
  于是:传递信息的手下,媳妇让他在自家车马店工作,传递起消息更方便了;擅长文笔的手下,媳妇开了个书店,手下模仿笔迹更像了……
  杜钰竹:说好的要好好宠媳妇的,怎么变成媳妇宠我了!
  后来三皇子登基,杜钰竹赶紧把手里的力量交出去。
  上辈子光棍了一辈子的杜钰竹,当官有什么好的,累死累活的还总有生命危险,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最好过!
  这是一个一心要宠夫,却被丈夫宠着的故事。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安筠,杜钰竹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夫妻日常互宠
  立意:和睦的家庭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第1章 一封信
  秋后的气温凉爽宜人,打的粮食已经入囤,忙碌了一个秋天的沈家庄的农户们,也难得的过上了几天悠闲日子。
  和其他人家的悠闲不同,沈安筠家过了秋收,才算是迎来了忙碌的季节。
  沈安筠家做的粮食生意,家里有十二辆大车,由父亲沈胜洲带着人到其他地方收了粮食,回头再卖给固定合作的粮店。
  现在村里跟着出去收粮食的有十五个人,每次出去都是每辆车跟一个人,照管骡子和货物,车队前面一人,后面一人,还有一人配合着父亲调度整个车队。
  沈安筠家住在村口,院子宽敞的很,家里十几间的房子,有一半都是仓库,后院还养了十几头骡子和两匹马。
  明天是车队出发的日子,跟车的人今天就过来了,大家把沈安筠围了个水泄不通,询问这次去下面收粮,车上装什么货。
  被十几个彪形大汉围着,沈安筠既不发急也不发怵,淡定的很。
  毕竟从小就是被这样的人围着长大的,这群人对于别人来说很有压迫感,在沈安筠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不过的体格。
  “这次我们拉过去的是布匹,货已经在仓库了,大家明天直接装车就成。”
  沈家庄距离京城不远,虽不属于京郊,距离京城却也只有一天的路程,沈家庄所处的丰漳县物资可以说是非常的丰富。
  每次车队出发去下面收粮,沈安筠都会根据要去的地方,置办好相应的货物,到了当地直接就能出手,挣的利润比粮食生意还可观。
  清亮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大家一振。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就问:“之前不是说往那边运食材么,怎么变成布匹了?”
  沈安筠笑了一下:“叔,拉食材哪有拉布匹省心。”
  那大汉有些着急:“不是,我的意思是,布匹这个生意,你谈下来了?”
  有那机灵人就说:“叔,瞧你这话问的,安筠要是谈不下来,仓库里怎么会有布!”
  大汉挠了挠头,嘿嘿笑着说:“也对啊。”
  机灵人就问沈安筠:“最近只顾得忙地里的事了,竟然不知道你已经把生意谈下来了,到底怎么谈下来的啊?给我们说说呗。”
  这人一提,大家也都纷纷附和:“对啊安筠,说说呗,那几家干染布的,可轻易不卖给生客户,这么十几车的货,你是怎么谈下来的?”
  沈安筠只说是自己去的次数多了,最后才谈下了这一家。
  至于真实的原因,她觉得还是等以后慢慢再说吧。
  从第一次去谈布匹生意被拒绝之后,沈安筠就一直在找会染布的老师傅,现在仓库里的布,就是自己染房里染出来的。
  其实开染房并不是不能见人的事,是因为自家开的这个染房,要瞒着娘亲,她不让自己再管外面的事,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发家的路子不走,真的不是自己的风格,现在事情做成了,只能先瞒着她,家里只有自己和父亲知道,当然也不能告诉村里其他人。
  院子另一边的梧桐树下,父亲沈胜洲,正和他堂兄沈胜川坐在那里说话。
  俩堂兄弟年龄虽差了四五岁,关系却是最好,沈胜川是杀猪的,身上自带一股悍气,当初沈安筠家刚干粮食生意的时候,他担心跟着兄弟出去的那些人到了外面不好管束,粮队每次出发前,他都会过来震慑一番。
  现在虽然早就没了那种隐患,每次出门前他还是会习惯x_ing的过来一趟。
  沈胜川看着和众人一起说话的沈安筠,问坐在一旁的堂弟:“你真的打算把咱们家安筠,配给施行方家的那个大小子?”
  听到要配闺女,沈胜洲的眉头又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这恐怕是每个有闺女的父亲最讨厌的话题。
  可再讨厌,面对着堂哥的问话,他还是回答道:“施家不算大族,族里没那么多规矩,施行方那一家子,每天忙着填饱肚子的时间都不太够,家里更没有那么多规矩,安筠到了他家,比嫁到别家多少能自在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