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距离丧夫只差一颗痣 作者:12時

时间:2021-04-22 20:33 标签: 天作之合 年下 爽文 古代幻想
文案:
文案:
【不太正经文案】
一句话简介:切痣需谨慎
圉(同狱)界,流放获罪之人偿还此生罪孽之地。万年间,只见人进,不见人出,世人皆是十分忌惮。
传闻,偶有一r.ì,某位仙君闲来无事,偏要下那圉界逛逛,回来后心x_ing大变,要翻天。
然后,天还没翻,他先死了。
又两年后,一个俊俏哑巴偷偷从圉界爬了出来,胸前还带着一颗会开花的痣。
--痣(摔书怒吼):老子出现在简介倒数第二个字,你让老子背锅,和老子有毛关系?!!
--齐殁(一巴掌招呼过去):关系大了!
齐殁从圉界上来,一顿Cào作猛如虎,左手烧化一个右手报废一个脚上踩吐一个,虐人虐得不亦乐乎。
眼看这天下就要翻了,猝不及防,齐殁翻车了。
--痣(一脸懵逼):为啥翻车了?
--齐殁(满脸懵逼):因为宝贝儿夫君突然说要帮我切痣,痣还在,人丢了。
--痣(咧嘴邪笑):………怪我咯?
--齐殁(挥舞手中大刀,笑盈盈):你说呢?!
**丧夫前,齐殁大刀阔斧致力于挖无数坑,埋无数人,名不虚传搅屎棍。
**丧夫后,齐殁秒变搜魂灵犬,只要找得稳准狠,他就死不了!
**夫君归来,齐殁高举和谐社会大旗,打击非法挖坑,非人道埋人,维护世界和平。
--痣(扶额叹气):所以,我的作用是啥?
--齐殁(认真且笃定):和谐夫夫生活!
--痣(再次摔书):……艹!
欢脱贱骨头为受不惜欺师灭祖年下哑巴(矮)攻VS怎么都行就是宠溺为攻豪无原则年上聋子(高)受
(齐殁VS严律)
 
【正儿八经文案】
上古创世,分出四界分别为天圣界,众君界,悯生界及圉界。
众君界,分出八家,齐、严、古、楚、姚、叶、佘、萧,最高权位者冠以“君长”之称。
悯生界,分出八域,分别对应八家,平民百姓所处之所。
圉界,流放罪责之人。
齐殁五岁时被种下一颗痣,扔入圉界,十岁时,齐殁遭遇死劫,痣开了花,齐殁成了哑巴。
齐殁十岁时认了个师傅,被师傅养成为之复仇的棋子。
齐殁将私仇与大恨合二为一,心狠手辣,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却跌倒在严律大腿下。
严律十岁被种痣,十五岁为齐殁共担死劫,痣开了花,严律成了聋子,二十四岁,为齐殁除痣,散了魂。
 
【阅读提示】
共分三部分,剧情为主(划重点),剧情串联,会有伏笔,感情线穿在其中。
第一部分关键词:食人之癖;虫蛊
第二部分关键词:抛妻弃子;花蛊
第三部分关键词:易容转x_ing;情痴
1.1V1,命中唯他,双向奔赴,无世俗梗
2.偶尔穿梭时间线,不多
3.剧情为主,略带推理(伪),叙写方式学习中,多多包容(鞠躬)。
4.第一本,以后会进步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作之合 爽文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殁;严律 ┃ 配角:阿陌;阿离;朴若尘;齐玉书;齐玉雁;萧易;不知君 ┃ 其它:轻轻松松;开开心心 
一句话简介:切痣需谨慎 
立意:拿得起,放得下,人生没那么难。
  ☆、鲁家祸事(一)
 
作者有话要说:  
  “殁哥哥!!!——”
  业火簇簇,怨鬼低沉呜咽的苍夷之地上,稚嫩面庞的女娃娃趴在一具毫无生气的身体上,哀嚎。
  那具身体不过十来岁的少年模样,四肢瘦弱如枯槁,清瘦且因长时间未能正常进食而略微凹陷的脸上,墨色双瞳狠戾暴睁,血在瞳中晕染化开,如妖花攀附在眼底吸食少年残存的生命。
  方才被人一掌怨气从头顶劈下,力量的悬殊,几乎足以将整具躯壳撕裂爆炸,少年区区凡胎□□又何以承受,连闷哼的声音都发不出,便直直倒地。
  旁边站着的紫瞳少年,眼中的惊恐无所遁形,直愣愣的看着地上的人,脑中疯狂搜索求救的办法,可这里是圉界,人间炼狱,弱r_ou_强食,又该如何求救?又向何人求救?
  环顾四周,尸堆如山,高低延绵,不见活物,但从那尸堆后,频频传来活人的气息与视线。
  那些人如等待美味珍馐一般,贪婪且急躁的等着地上的人彻底咽气,然后肆意的分食他的血r_ou_。
  紫瞳少年决不允许如此,稳住随时会崩溃的心神,对着哭累了的女娃娃道:“阿离,咱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带着齐殁。”
  躲,躲起来,若是他死了,便将他扔进业火里化灰,也比沦为怪物的食物来的有尊严。
  但正当二人将要动作时,地上那名少年猛然抽搐,一双将死的眼睛忽然如破雾般重新亮起。
  那少年忽然扯开前襟,双手死死抠入胸前皮肤之中,身体因极度忍耐蜷缩到一起,喉间嘶哑低吼,手指越抓越深,涔涔鲜血浸染双手,顺着手臂流下。
  紫瞳少年二人见状,生怕他将本就破烂不堪的身体变本加厉,赶忙扑上去阻止,死命扯开他紧抠着胸前的双手。
  松手那一瞬间,一朵如血蔓藤般攀爬生长的花浴血绽放在少年胸前,明艳且妖冶。
  ……
  传闻这天下一分为三,天上有八家八君长,地下有怨鬼数万计,而这八君之中仅有一人,视财如命,沉迷那商贾之道,甚至不惜拖家带口,举家搬迁到不上不下居中的悯生人间界。
  此君生意延伸之处,百姓富足,生活奢靡无度。但穷有穷的苦,富有富的灾。
  “你们来晚了。鲁大户在城中的府邸都烧化了,只剩灰了。据说搬到城外的别府没几r.ì,别府也走水了。鲁大户城外有好几处府邸,不知道现在是住在哪一个…”一位衣着极其讲究的姑娘正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