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金色小镇 作者:樽酒藏刀(上)

时间:2021-04-25 18:49 标签: 无限流 恐怖 强强 科幻
文案
  沈亭北从桥洞中醒来,身边只有一把黑色雨伞。
  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认识外面被瓢泼大雨冲刷的小镇。
  唯一记得的,只有自己叫沈亭北。
  他打着伞,赤脚走在桥上,眼底是水雾环绕的死寂小镇。
  这个小镇很奇怪。
  没有人、没有电、也没有灰尘,就像是被强制按下了暂停键。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沈亭北突然看到中央大街上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影。
  他冲着自己狂奔而来,大喊:
  “小北,快逃。”
  -
  沈亭北再次从桥洞中醒来,桥洞外是被大雨冲刷的小镇。
  这回,他的身边除了雨伞,还多了一双合脚的运动鞋。
  *非典型无限流
  *沈亭北X叶涛
  【修啥啥好的失忆科学家X摸啥啥坏的武力值爆表猛男】
  内容标签: 强强 科幻 恐怖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亭北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又从桥洞里醒过来了
  立意:即使遇到困难,也要有直面它,克服它的勇气和毅力!
 
 
第1章 
  黑云沉沉,冷风入骨。
  天像漏开了一个大洞,哗啦啦地向下倒着水。
  豆大的雨珠砸在桥面上,升起了一片蒸腾的雾气。
  凉意从脚底腾起,直直地拍向了沈亭北的脑门。
  他赤着脚打了个哆嗦,撑着伞继续在桥上走着。
  桥后有座小镇,被一片雨帘雾气遮掩,显得不那么真切。
  桥下是一片浓郁地化不开的水雾,什么都看不清。
  像是悬浮在天空中的陆地。
  流水已经没过了脚背,沈亭北停下看了看脚趾中间的石板路和汩汩雨水,心中一片茫然。
  他干脆停在了大桥中央,仔细前后打量着这只有雨声的鬼地方。
  他应该是半个小时前从脚下这座桥的桥洞里醒来,除了身上的衣服,身边就只有一把黑色的伞,鞋都没有一双。
  屁股底下是几张硬纸板,他翻来覆去检查了好几遍——是非常单纯的纸盒硬板,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要收集信息是因为他完全想不起来有关于“自己”的任何记忆。
  他能知道眼前这场对流雨是因为局部地区暖s-hi空气上升后遇冷形成,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桥洞里。
  他能想起来如何将自己身下的硬纸板重构成一个盒子,却无法想起桥后那座小镇是什么地方。
  他甚至能想起集成电路板该怎么做,却不能想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除了,他知道自己叫沈亭北。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脑袋中有一块被刻意清除了一般。
  想到这里,沈亭北有些烦躁地抹了把脸,看向了雨幕里的小镇。
  雨下得太大,哪怕撑着伞也聊胜于无,身上已经全s-hi透了。
  黑色的T恤和工装裤贴着身子,重重的粘腻感让人十分不舒服。
  他得去镇子上看看。
  他需要洗漱和一套干净的衣服。
  沈亭北在小镇的街道上边走边看,他已经路过好几幢居民楼了,都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影子。
  这么大的小镇,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吗?
  沈亭北神色凝重地进入了一个规模不太大的超市。
  超市里和其他地方一样,也没有电。
  诡异的是,收银台旁边的柜台上,还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
  仿佛是刚刚泡好,就等着人来吃一样。
  沈亭北拧眉,用手摸了摸身边的货架,上面果然也没有灰
  这里不是一个荒镇,绝对是有人住的。
  那么,人呢?
  沈亭北舔了舔嘴唇,不敢多想。
  他进了超市,快速拿了些洗漱用品、一套衣服以及一双合脚的运动鞋。
  重新回了柜台,他抽出了上面的笔和便签纸写道:沈亭北赊账凭证。
  准备写r.ì期的时候,沈亭北才想起时间问题,他抬眸看了看超市墙壁上的老旧电子钟。
  九点二十三分,2017年6月23r.ì。
  嘶
  沈亭北被突然抽痛的脑袋逼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对这个r.ì期有反应?
  站在柜台前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来,沈亭北干脆放弃了找寻答案,直接出了超市。他顺着屋檐走到了超市隔壁的忘忧宾馆。
  宾馆看起来很老旧。
  前台挂着三个不同时区的时钟都不走了,发黄的墙壁上横亘着九十年代的黄木装潢,有些地方墙皮甚至都剥落了。
  宾馆前台也没有人,便签纸上的备忘好像也才写了一半。
  沈亭北低着头,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和超市一样的赊账凭证。
  房间没电,显得十分幽暗,窗外的雨还在疯狂拍打着窗户。
  房间里的陈设也很老旧,电视机还是九十年代那种大屁股款式。
  沈亭北已经对这种诡异氛围免疫了。
  他迅速冲了个澡,关掉了花洒后站定到了镜子前。
  白得有些病态的肤色,滚圆的杏眼,右眼下还有一颗红色的小痣。
  我原来长这样。
  沈亭北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是被丢进了什么奇怪的异世界,好歹也得安排一个猛男的形象吧?
  这可可爱爱的圆眼睛和眼角下的红色小痣……
  太不猛男了。
  沈亭北苦中作乐一般地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换上了干爽的衣服。
  粘腻雨水带来的沉重感一扫而空,沈亭北决定趁天还亮着,再去小镇上找找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