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金色小镇 作者:樽酒藏刀(下)

时间:2021-04-25 18:49 标签: 强强 科幻 无限流 恐怖
第108章 叶芸(1)
  叶涛一眼就看出来了沈亭北说去实验室化验是在撒谎,所以故意在他说完后,诈沈亭北说自己要去找叶芸。
  果不其然,沈亭北连早餐都甩了出去。
  四合院里的其他人只知道叶芸是沈亭北的导师,沈亭北也很尊重她。并不知道叶芸和叶涛之间的关系。
  所以此时都好奇地看着两个人,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机锋。
  沈亭北迅速回神,再次戳起了三明治,咳嗽一声说道:“那我和你一起。”
  叶涛似笑非笑地抿了口黑咖啡,“好啊。”
  沈亭北眉峰一抖——这人!
  早饭结束后,众人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沈亭北也和叶涛一起出了门。沈亭北手上还拎着几瓶红酒,一看就是早早准备好的。
  叶涛多看了一眼。
  沈亭北扭脸:“那总不能空着手去导师那里吧。多失礼啊!”
  叶涛忍笑:“你对我和叶芸的事情真的非常敏感。”
  沈亭北本系好了安全带,听到这话后又不老实地凑到了叶涛眼前,“还不是因为你叛逆期没过,老说叶老师不好。”
  叶涛捧着送上门的小脑瓜亲了一口,“嗯,叛逆期。”
  这明显还是对叶芸不满意的意思。
  沈亭北也不和他多争辩这些事情了。虽然叶老师身上有很多暂时解释不清楚的地方,但他觉得主要是因为叶涛没有和叶芸老师接触过。只要两人接触了,一定都会喜欢上对方的。
  这一点上,沈亭北非常自信。
  沈亭北是在四合院里给叶芸打了电话预约好之后才去的她家楼下,所以车停好后,沈亭北又凑到了叶涛面前,瞪大眼睛,“你一会儿不准凶叶老师。”
  叶涛无奈,“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凶过?”
  沈亭北竟然还认真想起了这个问题。
  叶涛气不打一处来,捏了一下他的脸后,两人就一起下了车。
  叶芸家在一个老旧小区里,昏暗的楼道和掉铁锈的铁栏杆楼梯扶手——看起来实在有些过于低调。
  叶芸开门后,看到沈亭北身后的叶涛,还惊讶了一下:“小北没说叶先生你也会过来。”
  叶涛淡淡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活像个叛逆期的逆子,惹得沈亭北在前面瞪他好几眼。
  叶芸一个人住,屋子还是上个世纪的装修风格。隔断屏风不少,一水的红木家具,不lun不类的欧式吊顶。
  叶涛看了一眼,便被沈亭北按着坐下了。叶芸还是那个样子,像一个严谨运转的j.īng_密仪器,没有任何多余的人类感情。
  沈亭北显然对叶芸的屋子很熟,跟在叶芸的身后就和她一起去泡茶了。
  叶涛环视着这个顶多八十平的房子。
  墙上挂着一些文人气质十足的字画,卧室的门上却挂着年画挂历这种上个世纪的东西。
  客厅后的整面墙上都摆着书,国内国外,英文德文,什么样式的都有。甚至还有儿童c-h-ā画。
  书籍熙熙攘攘地堆着,她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衰老。
  叶涛脑中莫名蹦出了这句话,他微微拧眉,叶芸为什么会自己一个人住在这种房子里?她的地位和她手里的项目明明可以让她生活得很好。
  沈亭北和叶芸一起走了出来,两个人像是已经初步j_iao流过了。叶芸坐下后就点了点头大方承认,“没错,我进过小镇。”
  沈亭北和叶涛对视了一眼,准备继续话题的时候,叶芸轻轻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也知道,我是你的母亲,叶涛。”
  沈亭北和叶涛双双愣在了沙发上。
  叶芸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神色自如,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淡淡地继续道:“你在进入小北实验室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身体检查报告,私下做了DNA鉴定。”
  “那为什么……”沈亭北不解地看着叶芸,感觉问不出之后的话。
  叶涛却早就反应了过来,神色自如地看着叶芸,“你老公呢?”
  问的是叶芸的老公,而不是自己的父亲。
  叶芸起身,从客厅后的那面书墙里拿出了一本相册,递给了叶涛。
  “他和我一起进入的小镇,”叶芸在说起这件事时,脸上才多了一丝人类该有伤怀,“他为了保护我……和肚子里的你,永远地留在了小镇里。”
  沈亭北刚刚转起来的脑袋,又因为这个消息当机在了原地。
  叶芸的话,就是在证明林松远带来的消息都是真的。那他和叶涛……沈亭北甩头决定先不多想。
  叶涛看着黑白照片里和自己十分相像的年轻人,很难把“父亲”这两个字和照片上笑得有些傻气的人联系起来。
  叶芸和席荣有很多照片。年轻时候的叶芸比现在有人气儿,而照片里的席荣也总是满眼都是她,笑得见牙不见眼。
  叶芸坐到了叶涛身边,女人身上的馨香和叶芸身上独有的一股书味儿立刻席卷了叶涛。
  他不自觉地想要离远一些。
  但沈亭北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立马堵到了另一边,还把他又往叶芸身边挤了挤。
  “我老公叫席荣,我们是青梅竹马,”叶芸也没有硬要称呼他是叶涛的父亲,“他是个有点傻的人。和你非常不一样。”
  叶涛不置可否。
  沈亭北越过叶涛看叶芸,“老师,小镇就是这么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吗?”
  “席荣离开后,小镇就消失了。”
  叶涛拧眉:“你们用词都太含蓄了。林松远说陨落,你又说离开。都是死亡的意思吗?”
  叶芸难得笑了笑,“忘记了,汉语不是你的母语。是意识消失了,但是身体还在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