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文豪军花是注孤生 作者:风月蚕

时间:2021-04-27 19:11 标签: 爽文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文案
香取遥:22岁,知名漫画家,和平主义者,搞事请别叫上我,能让你二度人生开花哦。为了和[不走心的前男友](?)复合来到横滨暂时定居,如果顺利的话长期……算了,垃圾还想再套路我!绝j_iao吧!
条野:……-皿-讲清楚是谁在套路谁啊!你个欺骗别人纯真感情的渣男!
 
一句话简介:
#谁先告白谁是狗,你才是狗#
#告白是不可能告白的,除非你先#
#老婆全靠命里有,有了也会长腿跑的经典案例#
 
1、主受,脑子装满肥料的S_āo话受X心脏军警吐槽攻
2、CP为条野,文豪漫画出场的军花之一
3、基本生活向。双向暗恋,双洁,两人曾经有过一段,都认为自己才是被渣的那个233
4、主综文豪、73次方、柯南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爽文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香取遥 ┃ 配角:铁肠、条野、太宰、乱步等 ┃ 其它:文豪、猎犬、七三次方等 
一句话简介:军花小哥哥今天告白了没:) 
立意:青ch.un就是一篇烂尾等重修的励志文
 
 
 
 
第1章 
  早高峰的电车,所有上班族都深有体会的噩梦,拥挤的车厢让人连喘息都困难。车厢连接处的狭窄过道,不容易被注意也没人有心思去注意的角落,抱着深色背包的长发女生低着头,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即使用背包挡住了,刻意贴过来的触感和那让人恶心的吐息,都让这位女生非常的难受。散落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她此时的表情,身体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突然,那让人难受的境遇远离了。她愣愣的微微抬起头,小心的睁开一只眼,面前是一道白色的背影,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的成年男x_ing,用他宽厚的背影挡住了她面临的尴尬处境,还能看到对方白色发梢稍带点红的短发下,那白皙纤瘦的颈脖。
  微微低沉的嗓音响起着,“在公众场合做出这种事情还真是不明智呢,车厢里是有监控器的吧,调出来百无抵赖呢,就不知道这位先生若是留下这种案底的话,会不会被贵公司开除呢?还有您的妻子儿女也会生活在街坊邻居的嘲笑之中,房子的贷款也还不上,会流落街头的吧。”
  “哦?竟然会反驳吗?可以哦,尽情的享受最后一段自由言论时间的美好吧,你是想让这位可怜的女x_ing为你作证吗?确实很多女x_ing觉得这种事情不适合公开只能够委屈的憋在心里,但很可惜呢,我并不需要这种所谓的证词,因为我说你犯罪了,你就有罪。凭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是军警啊。我的供词要比你们二人的供词,会更优先的被采纳。还有,已经通知警方了,下一站就请你下车了,祝你安康,这位先生。”
  语速轻缓,却轻易的将现行犯逼入绝路,死死禁锢住对方手腕的力量,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不知道是否错觉,在自称军警的男x_ing的语气里,似乎还听到了别样的让人战栗的意味。
  可能比起他犀利的言语,那种若有似无索饶着现行犯周边的恶意,才是将犯人逼入崩溃死角的重音吧。
  五分钟后,赶来的警察在下一站的时候进入车厢,带走了那名面色灰白,已经丧失语言能力和反抗能力的现行犯,受害者和好心人站在车站的走道边上,目送着警察他们离去。
  “这位小姐不用坐电车吗?是学生的话,快要迟到了吧。”正义的好心人如此询问着。
  他双眼眯成两条弯弯的弧线,从车上到现在,眼睛一直没有睁开,但他的行为举止都毫无障碍,让人联想不到他是盲人。
  被解救的人抱着背包,双眼发亮的看着这名军警,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当她开口说话时,和甜美可爱的外表不一样,是偏向中x_ing的柔和嗓音,若是寻常人是听不出来的,只是条野采菊的耳力过人,能够听出那细微的差别。
  “小哥哥好帅哦~”听到了这位女x_ing,不,穿着水手服的伪娘男x_ing崇拜的说道,“小哥哥真的是军警吗?像王子殿下一下冲出来,救了小遥呢。”
  条野采菊的眉毛动了动,他似乎很难受似的,一只手按着额头,一手j.īng_准的挡下了这个热情的脸都快贴到他的鼻尖的伪娘。
  嗯,宽大的手掌几乎将那张小脸包裹住,加快的吐息喷在掌心,掌下的触感倒是并不粗糙,反而像是摸到了上等的丝绸般,有些热度又柔软滑嫩。
  将对方凑近的脸推开的那不过几秒之间的掌心接触,基本已经让条野采菊能在心里描绘出这名青年的轮廓。
  娃娃脸,五官清秀可爱,睫毛浓密而长,鼻子小而挺,唇型优美丰满,穿着女装也无人怀疑,外形如此出色难怪能够惹到变态觊觎。哦,这个人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虽然现在r.ì本也开始流行什么女装伪娘之类的,但条野不太懂这种潮流。毕竟他是瞎子,就算猩猩涂着艳红唇穿着高叉大红裙踩着高跟鞋在他面前跳钢管舞,他也看不到。
  “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下次出门还是小心谨慎点吧,这种事情作为受害者没有必要忍耐,会因此而指指点点的无聊人士,也只能证明不过是一群不值得在意的俗人。”
  他如此说着,想要立行撤退。不用穿着厚实的军装顶着大太yá-ng东奔西走的流着汗搜查罪犯,也不用忍耐着讨厌的同事迫害他的五感,只想静静的找个地方消磨假期自由的时光,并不想和这种无法理解的女装爱好者扯上关系呢。
  反正这种无聊的所谓崇拜感激的行为言语,也只是一时所感罢了,无须在意。
  “哎,但是我还不知道小哥哥叫什么名字呢。小哥哥今年多大了呀,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热情的男x_ing无惧于对方表现出来的冷漠和疏离,反而更加贴近了些许。
  条野利落的往左迈开一步,躲过了差点扑到怀里的身影。
  “身为女x_ing,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陌生男x_ing搂搂抱抱不太妥当吧。”略微带着嘲讽的言辞,犀利又毒辣,足以让有自尊心的人都为止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