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是芥川龙之介不是垂耳兔 作者:住在太阳里的金乌(下)

时间:2021-04-27 19:11 标签: 综漫 家教 黑篮 文野
  ☆、第 121 章
 
  “国木田前辈?”
  中岛敦看着在房间里以一种要把地板磨破的架势来回走动的国木田独步,小小声地道。
  “我才没有焦虑!”既要Cào心侦探社被黑手党袭击以后的麻烦,又要Cào心误入歧途的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国木田麻麻下意识道。
  不,你明明很焦虑,刚刚先是手账拿反了,又是连眼镜都忘了在哪里,现在还在这里给地板抛光。但凡有点脑子都能想到你现在很焦虑啊国木田前辈。
  由于国木田独步酷似教导主任的严肃外表,刚认识他不久的中岛敦对着这位Cào心的家长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从心的。何况他一开始就被芥川龙之介那一串瞎话给带跑偏了,脑补后现在一心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侦探社,正处于愧疚和不安中。
  “国木田,求你声音小一点,我的耳朵要聋了。”刚好进来看望醒来的中岛敦的工藤新一无奈地捂着突然遭受暴击的耳朵走进来,“就算被黑手党盯上了,你也不至于焦虑成这样吧。”
  他的耳朵诶!
  “不止是这样,”国木田独步继续磨地板,眉头皱起,“那个袭击敦他们的芥川,我在三年前就认识他,他的老师出国之前还拜托我多照顾他……明明上个星期见面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变……这下可怎么和学姐j_iao代……”
  国木田独步越想越炸毛,那可是学姐唯一的学生!也是教授唯一的三代弟子!
  他简直不敢想象学姐知道她倾注了那么大的心血教导出来的五讲四美上能硕博连读下能洗衣做饭x_ing格软到几乎没有脾气的学生去当了黑手党以后的表情。而且就目前来判断,甚至在他们认识之前,化名新原辰的芥川龙之介早就是黑手党的一份子,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任务的伪装。
  但国木田独步觉得,就算新原辰这个身份是假的,他认识的那个未必不是真正的他。
  “敦君已经醒过来了,那真的太好了呢~工藤你不是要去机场接你女朋友吗?怎么还在这里?”太宰治欢脱地蹦跶进来,看了一眼中岛敦以后顺便问了一句从清晨就开始打理自己的仪表并在遍地单身狗的侦探社疯狂撒狗粮的工藤新一。
  “她说要等她朋友谈完生意再一起过来,让我在这里等她就好。”工藤新一鼓了鼓嘴。
  哼,见友忘色的女人。居然为了保护园子那家伙打算一直陪着她,要等到下午才过来。宝宝生气啦!宝宝有小脾气啦!要小兰亲亲才能好!
  “还有,是未婚妻。”工藤新一认真地纠正道。
  “我们打算等大学一毕业就去区役所登记。”
  在场的另外三人都被这一大口狗粮给噎到了。
  玛德现充!不想理他!
  “国木田你继续呀~你认识的那个芥川和传闻中的有什么不一样呢~我可是很好奇的~”太宰治一屁股坐到了中岛敦躺着的床上,胳膊一伸,当着病号的面从床头柜上拿了个苹果“咔咔咔”地就开始啃,俨然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国木田独步:淡定,淡定,我不生气,不就是吃个苹果吗?好歹没有坐在敦的头上吃。
  “毕竟是敌人,还是多了解一点比较好。就算是伪装,也未必不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工藤新一倒是没有太宰治那么优哉游哉,神色认真地扯了个椅子坐下、时隔三年,他成长了不少,但也依旧是那个黑白分明追寻真相与正义的名侦探。
  他曾经与黑衣组织斗智斗勇,也曾经因为被灌下的毒药而被另一个隶属于黑手党的实验室带走,后来在横滨也遇到过不少黑手党。他无比清楚黑手党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某种程度上来说,工藤新一和国木田独步两人是侦探社最为相近的存在,也可以说是整个侦探社底线最高的人了,一个纯粹执拗,一个坚定正直,两人的关系也相当不错。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国木田独步长叹一口气,“在我的记忆中,我认识的新原辰和那个芥川根本就没有任何相同点。”
  国木田独步没有发现,工藤新一此时的表情。
  不,不会的吧,应该只是同名而已。银的哥哥怎么可能会是黑手党,那分明是个家务全能的究极妹控,比起谷崎兄妹他们俩也不差什么了。一定不可能的,哪有黑手党有一手好厨艺家务全能沉迷高数买东西还会讲价的?
  “小辰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因为幼年和长姐失散,他对唯一的妹妹一直很宠溺,一开始他参加奥数比赛就是为了能赚钱给妹妹改善生活,然后被我的那位学姐收入门下。”从此过上了天天刷题的r.ì子。
  “那是个脾气很好的孩子(敦敦觉得自己的jio隐隐作痛),就算被拉着换上裙子也不会生气,对于身边的人几乎是毫无底线,很在乎自己的姐妹和老师,对于他们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也会主动帮忙。”国木田独步顿了顿,“我觉得他应该是因为害怕失去,有些患得患失,对于在意的人会有很严重的讨好型人格的出现。但对一般人不会。”
  “他的家政技能满点,会做很多菜,最擅长甜品,也很喜欢分享自己做的美食,我有时候打包带回来的那些甜品就是他做的。”
  “比如你上个星期带来的那些被乱步先生吃光的曲奇和蛋挞?”工藤新一嘴角微抽,国木田独步带来的甜品虽然好吃,但大多都是进了侦探社团宠乱步先生的肚子,其他人除了社长那份被特意留下来,就只能手快有手慢无了。
  这种感觉,莫名地让他想到当初在实验室接受治疗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拿木仓指着他还给小哀送了一束红玫瑰的琴酒嘴里喊着的“啊~雪莉~”
  满口槽点不知从何吐起。
  “那国木田你打算怎么和你那位学姐解释?”太宰治举起苹果核积极发问。
  “不知道。”国木田独步摇摇头,看着太宰治把苹果核扔到垃圾桶后用中岛敦身上的被子擦手的动作不由得额角青筋暴跳,“太宰你注意点,别拿被子擦手!学姐和教授都很看中小辰,教授比较传统老派,年纪也大了,不能刺激他。学姐那边我还没想好怎么和她说,还是找个机会把事情说开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