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勿失勿忘+番外 作者:牵心(下)

时间:2021-07-16 18:45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106章 旷奇一统枯颜葬 当路怀德与泉伊收到帝都来的急信,立马启程回朝,只愿赶得及回去,把五儿的身份告之律君,念在那份情谊,可以找死囚替代五儿行刑。 午时将至,穿着一身白色囚服的五儿,仪容干净,来围观行刑的人群,负责监刑的大人,都被那张美得不
第106章 旷奇一统枯颜葬
  当路怀德与泉伊收到帝都来的急信,立马启程回朝,只愿赶得及回去,把五儿的身份告之律君,念在那份情谊,可以找死囚替代五儿行刑。
  午时将至,穿着一身白色囚服的五儿,仪容干净,来围观行刑的人群,负责监刑的大人,都被那张美得不似人类的姣好姿容,体态轻盈,步履慢慢,眉目如画,魅住了心神,人群议论纷纷。
  “一个男子出落成仙,难怪难怪。”
  “但是,他给人一种干净清新,怎么都不像狐媚子。”
  “人不可貌相。”
  。。。。。。
  路怀德与泉伊赶到的时候,五儿已经被砍首了,在马匹上,他们瞧得清楚,牢牢的映在了脑海中,每年今日,皆是唏嘘不已,也让泉伊明白了,珍惜眼前人,逼得路怀德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是爱着泉伊的。
  午时一到,监斩官拿起木筒的斩令牌,一扔,“午时已到,斩!”
  侩子首拿起酒坛,勐灌了几口,吸气一喷,祭刀,酒雾还沾上了五儿光艳明丽的墨发,日光下耀眼夺目。
  五儿抬头,深情的望着东方,噙着一抹飘渺美艳的笑容,眼里有许多情绪,最终化成一首伤感的歌,借由清风,敲进了谁人的心中。
  “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烟。梦萦云荒第几篇,风沙滚滚去天边。醉里不知年华限,当时月下舞连翩,又见海上花如雪,几轮春光葬枯颜。清风不解语,翻开发黄书卷。梦中身朝生暮死一夕恋,一样花开一千年,独看沧海化桑田,一笑望穿一千年,几回知君到人间。。。。。。”
  哀而不伤,缱绻情深,豪迈中有几分清丽,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年,带着几分豪迈之情,可想心中有一份巨大的抱负。美妙的歌声,载着五儿的情意,思念,牵挂,道别,还有未来的祈祷,与自己最重视的人告别。
  附近的动物闻歌而来,天上百鸟来朝,嘴里叼着鲜花,爪子抓着鲜花,鸣叫着,七彩花儿从天而降,纷纷扬扬,红颜莫伤,花雨之下,美人已故。
  “千载相逢如初见。。。。。。”最后一句吟唱。
  “哥哥!”
  “公子!”
  律枢与缘儿双手紧抓着栏杆,倾身大喊,悲戚的声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五儿闻声,眉眼弯弯,一个让律枢与缘儿快走的眼神,两人看的心疼。
  五儿别过脸,流下一行清泪,火烈鸟空中盘旋,一朵红色的彼岸花掉落双手合拢的掌心上,刀一过,身首异处,滚落在地上,双眼微合,安详无恨。身体依旧挺然立在刑场上,上不愧对,下无遗憾,火烈鸟悲怅一声,一头撞在五儿身边,随着五儿,离开了。
  “来人,赶紧把那两人抓住!”监斩官立马派人去抓拿律枢与缘儿。
  五儿与缘儿只好离去,他们还要完成五儿的托付,此地不宜久留,御起轻功,火速离开。
  见人离去,监斩官上报,增加兵马追捕,“一定要把那两个头戴斗笠的人抓到,他们有可能是同党!”
  泉伊见不妙,怕律枢有事,调转马头,追了过去,路怀德也跟上,五儿不在了,不能让律枢也出事了。
  全城搜查,都无法寻到踪迹,不久作罢。
  太后本想安排人去把五儿的尸首带回,按照五儿的吩咐,送到古屋。
  “母后,您也劳累了,这两件事,交给臣妾办吧。”路茹儿沏了一碗参茶,贴心细语。
  “好吧,孩子,辛苦你了,哀家累了。”太后伤心过度,心累体乏,全没心思,而且她信任路茹儿。
  “母后放心。”路茹儿躬身道,意气风发的离开了仙舞宫。
  “水灵,让人把尸体剁了,扔进河里喂鱼。另外,派人去漩涡岛秘密查探一下是什么在那里。”
  水灵听后,恭身道,“是,娘娘。”
  两个月后,天降异象,万里无云,东边日出西边雨,晴朗的蓝天,细雨绵绵,深邃的夜空,玉盘无华,星象清晰,雨水不断,片块乌云,无迹可寻,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律枢等不到五儿的尸身,等到的是路茹儿把五儿的尸身毁灭了,又被剁成肉碎喂鱼后,哀莫大于生死,万念具灭,锁在房间里,戚戚泪下。
  刘叔拿了一个锦囊,交给了律枢,慈爱道,“小公子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这是他留给小少爷的锦囊。”
  刘叔默默离开,悲伤之上,多说无益,没有人可以替代五儿在律枢心中位置,这一关,只有五儿能帮他走出来。
  把自己锁在房间一夜,再出现时,变回了原本的那个律枢,只是感觉有什么变了,成熟了。
  “五殿下?”缘儿担心的喊了一句,她怕律枢是精神有问题。
  “缘儿,二哥的托付,我们不能忘了。”
  律枢眼睛通红浮肿,嗓子哑哑,脸色疲惫,可是双眼有神。
  缘儿见了,也安心了不少,点头答应。她答应了五儿要好好照顾律枢,她一定不食言。
  深夜的昭和殿,安静得让人沉闷。
  “君郎,您要等我。”
  “一定要等我。”
  律君梦到了心楼,听到了五儿的声音,心心念念的人儿,终于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可是他只能站在门前,看着白纱后模煳的身影,一股眷念,油然而生。
  “五儿,朕一直在找你。”
  律君一直在找,找了三年了,杳无音讯,死不见坟,生不见苏儿。他在那一个月得到的宝物,都寻不到了。
  他回宫后,一直想做一个好父亲,可是他心有余力不足,他可以做一个好皇帝,懂得朝臣的心思,看清局势,就是无法看清自己的孩儿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如何相处。
  “君郎,以前是我在等您,这回换君郎来等,可好?”
  律君当然答应,只要五儿能够回到他的身边,多久,他都等,无论多久!“会的,即使要等上五十年,只要朕还活着,就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