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长风几万里+番外 作者:白鹭成双(下)

时间:2021-07-21 23:46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72章 容器 火光炸开的时候,整个茶馆在一瞬间变成了黑色的剪影。 坤仪的瞳孔一点点睁大。 炙热的火浪将整个茶馆击碎,她张大了嘴,想动用千里符,可在拿出来的一瞬间,符纸就被猛烈的热浪化成了灰。 眼睁睁看着钱书华的面容如秋风里的残叶一般在自己面前破
第72章 容器
  火光炸开的时候,整个茶馆在一瞬间变成了黑色的剪影。
  坤仪的瞳孔一点点睁大。
  炙热的火浪将整个茶馆击碎,她张大了嘴,想动用千里符,可在拿出来的一瞬间,符纸就被猛烈的热浪化成了灰。
  眼睁睁看着钱书华的面容如秋风里的残叶一般在自己面前破碎消失,坤仪瞳孔失焦,跟着就被一道身影卷着飞出去老远。
  天地间的声音变成了古怪的杂响,坤仪怔愣地看着,看着两层高的茶馆在她眼前被夷为平地,看着方才还鲜活的血肉眨眼连渣也不剩,也看着一方她自己递出去的绣花手帕被风吹得老高,在空中打了几个圈,然后碰着下头的火苗,被一点点地烧了个干净。
  街上大火未灭,浓烟滚滚,地上残瓦碎砾数不胜数,受伤的百姓相互搀扶着撤离。
  荒唐得像是噩梦一样的场景。
  苍黄色的软纱登云袍在她眼前微微起伏,有人低声唤着她:“坤仪,坤仪?长岁!”
  长岁,她母后给她起的r-u名,但她一次也没能亲耳听母后喊过。长命百岁是她的,而她身边的人,统统都不会有好下场。
  喉间堵得发疼,坤仪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倒了一罐子辣椒在喉咙里,剧烈地呛咳起来。
  咳完,她嗅到了浓厚的血腥味儿,从抱着她的人身上传来的。
  坤仪呆呆地抬眼,正对上聂衍一双颜色幽深的黑眸。
  他嘴唇苍白,似是刚从床榻上起来,呼吸有些急促,苍黄色的登云袍摸着有些濡s-hi。
  坤仪下意识地将他拉侧过去,看了看他身后。
  赶来太急,他伤口崩裂,背后一片血肉模糊,血水混在苍黄色的袍子上,形成了古怪的深褐色。
  她怎么总在害人啊……
  喉间堵着的东西像是堵不住了,她眉尾一耷拉,肩膀发颤,突然就嚎啕大哭。
  哭声悲怆,响彻整条大街。
  聂衍听得心头一痛,反手就将那还在挣扎的鹿蜀打了个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但这么一用力,他背后的伤崩得就更厉害,有血渗出了袍子,顺着面儿往下滴。
  坤仪抓着他的衣袖,哭得说不出话,一边哭一边摇头。
  “侯爷?”霍安良带着人跨过七零八落的烧焦横木走到二人面前,似是有所感地朝茶馆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生……什么事了?”
  坤仪看着他,想起钱书华满脸感激地望着她的模样,整个人不可遏止地发起抖来。
  “夫人,你真是个好人。”
  ——她哪里是什么好人,她是个杀人凶手,盛京所有人都知道要离她远些,偏这个傻子待她好,所以难逃一劫。
  坤仪突然伸手,狠狠地抓向自己后颈上的胎记。
  几下猛抓,后颈上血肉模糊。
  聂衍反应不及,没拦住她,下一瞬,就察觉到了熟悉的浓烈妖气喷薄而出。
  “坤仪。”他有些心慌地低喊。
  她还在哭,小脸哭得惨白,一边抓着自己的后颈一边往鹿蜀方才被捆住的方向踉跄:“你们到底要什么,要什么!来同我要,将我的命也拿去!”
  “坤仪!”
  “夫人!”
  四周伸了好多双手要来扶她,坤仪将他们挥开,双目通红地望着天:“哪有人生来就罪孽深重的,哪有人什么也没做就要背负那么多人命的,你们想要什么,早些来拿啊!”
  妖气汹涌,从她身上飞速蔓延到整条街。
  聂衍连忙捏诀想落下结界,不料各处的妖怪反应更快,疯了一般地朝她这边靠拢,南边的反舌兽,西边的化蛇,以及城中潜伏着的大大小小的妖怪一时间都冲了过来。
  还未落完的结界被它们冲散,聂衍皱眉,顾不得别的,只飞身到她跟前,想将她带走。
  然而,一到跟前,他对上了一双万分熟悉的眼眸。
  瞳细、眼角尖,是为狐也。
  心口大震,聂衍下意识地松开了她。
  坤仪原本就没站稳,他再一松,她就跌坐到了地上。一向娇贵的人,眼下却是没喊疼,只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像是有些陌生。
  “让开!”身后一股拉力将他拽到旁侧,聂衍回神,就见秦有鲛落在了坤仪面前,二话不说就咬舌尖血捏诀,落下一个封印阵来。
  “坤仪,你不能睡!”他神色凝重,一边封印她背后胎记一边低斥,“醒过来!”
  四面八方的妖怪扑了上来,聂衍朝天放了信号烟,翻手落阵,将坤仪和秦有鲛护在了阵中。
  坤仪歪着脑袋看着秦有鲛,眼瞳依旧是狐瞳:“原来是你。”
  秦有鲛死死地捏着阵诀:“你放她出来。”
  “咯咯咯~”面前的人笑起来,花枝乱颤,“你若当真心疼这小丫头,又怎么会任他们将我留在这里。”
  “闭嘴!”
  金光大作,狐瞳有些痛苦地紧缩,却依旧没褪去:“你们凡人忘恩负义,还妄想一辈子隐瞒事实?”
  她眼神唬人,秦有鲛却是丝毫没害怕。
  青丘一族靠着出卖龙族得封天狐,但他们的王却因着残害苍生,被道人封印,眼下就算神识醒转,也未必能恢复以前的修为,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
  但,他很担心坤仪。她若是就这么睡下去,那可真是大事不妙。
  正想着,一道光从他身后飞越上来,替他加重了封印阵。
  强大的法力压得面前这人吐了口血,狐瞳不甘不愿地,终于是被迫闭上了。
  坤仪的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废墟里。
  秦有鲛松了口气,回头却对上聂衍那双比狐瞳还让人害怕的眼睛。
  他似笑非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后头的坤仪。
  秦有鲛头皮发麻。
  谁也没料到今日会出这样的事,当初宋清玄封印妖王之时,分明说过不会让别人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