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纳妾当晚,我和渣男灵魂互换了 作者:书堆(上)

时间:2021-09-10 00:54 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本文文案:
  大婚前夕,陶妧家中突然遭遇变故,从此,婚后再无娘家可依。
  结婚半年,夫君心中惦记白莲花,从来没碰过自己,
  婆婆求子心切,为了纳妾,听从白莲花的建议,逼陶妧喝下了绝育汤。
  本以为人生从此没了指望,渣男跟白莲花同房当晚,却意外和自己灵魂互换了。
  竟然敢背着她宠幸别的女人,自此陶妧用谢家嫡公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替自己筹谋后路,赚钱潇洒。
  然后看着渣男每天忍辱负重,白天被他自己老娘欺负晚上还要伺候自己,r.ì子简直舒服的不得了。
  突然有一天,灵魂换回来了,陶妧又变成了寄人篱下的少夫人。
  为此,陶妧伤心的为自己写了一份和离书,打算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财产卷铺盖走人时……
  谢桓:站住,你在外面没有宅子,没有亲人,离开谢家,这点钱够干什么?如果你执意要走,那就把我也带走吧!
  陶妧:我没记得给他下降头啊。
  婆婆:好儿媳,都是婆婆不对,只要你不走,我保证再也不虐待你了,你就这么走了,桓儿会活不下去的。
  陶妧:不是的,婆婆,这段时间您虐待的是您亲鹅子。
  公公:这小子有今r.ì,都是你的功劳,他要做错什么了,我替你教训他!
  陶妧:公公,这段时间一直努力拼事业的是我,是我啊!您叛逆的儿子就在家洗衣服做饭看孩子了!
  同僚:这个娘娘腔又来了,这次定要好好整治他一顿才行!
  谢桓:敢暗算老子,活腻了?
  白莲花:啊,我爱的男人又回来了!
  谢桓:呵,是该好好算算这笔账了!
  陶妧:不要碰她!
  白莲花:???
  谢桓:你还敢护着她!说,这段时间你们背着我究竟做什么了!
  陶妧:什么也没做呀……
  谢桓:陶妧,我们可以不要孩子,不纳妾室,你想舍弃的都可以,只一样,不准离开我!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妧,谢桓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纳妾当晚,我和夫君灵魂互换了
  立意:换位思考,才能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才能勇往直前。
 
 
第1章 001   这辈子终归只有这一个男人了……
  早ch.un二月,ch.un寒料峭,细雨纷飞。
  谢府内院,s-hi漉漉的柳枝刚抽芽,可远远望去还是灰蒙蒙的,风扑在脸上,又s-hi又冷,直往人脖子里钻。
  陶妧披了件紫红织锦斗篷站在屋檐外面,雨丝密密麻麻的打在她白皙的脸上,薄弱的像朵雨中盛开的娇嫩海棠。
  外面这么冷,丫鬟生怕这院子里刚冒出一点ch.un色也被凋零似的,赶紧将她身上的斗篷收了收:“小姐,仔细着凉。”
  陶妧刚想说一声,一点蒙蒙雨没事的,大夫人身边的掌事嬷嬷已经从屋里出来了,站在门外面道:“少夫人,真不巧,柳小姐这会儿正和少爷在里面看书呢。夫人说,少爷好不容易对老爷送来的书有了点兴致,就不让您去见他了,您要是这会儿有空,就去读一读女则和女戒,晚上夫人要亲自听您背诵一遍给她听。”
  一旁的丫鬟小红有些愤愤不平,这天底下哪有媳妇见自己的夫君还要经过婆婆同意的?这要换做其她媳妇早就直接进去捉j-ian了,只听见陶妧站在台阶下温声细语应道:“好,我知道了。只是……这时候外面下雨了,书房可能有点冷,那就烦请嬷嬷把热汤送到里面吧,我先回去了。”
  陶妧说完后,嬷嬷二话没说就进去了,好在记得让人拿了把伞出来。
  这雨伞撑开后勉强只能遮住一人,小红紧跟在陶妧身侧,生怕主子被淋到一星半点,边走边嘟囔道:“柳小姐,又是柳小姐,我就没见过哪家小姐喜欢跟已婚男子独处一室的,连我们下人都知道避讳这些,她好歹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整天缠着姑爷,也不知道害臊!”
  陶妧走在伞下,垂着弯弯的睫毛,淡淡道,“那是在读书。”
  这时候了,主子还能这么淡定,这哪像是波澜不惊,分明是逆来顺受,小红没好气道:“小姐,谁家姑爷读书,要个表小姐在旁边陪着?何况……姑爷曾经是当今圣上伴读,又不是不识字!整个谢府,都知道她在勾引姑爷,就您以为那是在读书。她仗着自己是大夫人的亲外甥女,整r.ì与姑爷同进同出也就罢了,什么女则女戒,这次肯定又是她在大夫人跟前撺掇的,说到底,不就是想趁机和姑爷独处吗。”
  谈话间已经走到了后厨,雾蒙蒙的院子里炊烟缭绕,已经有人在准备今天的晚膳了。
  陶妧打断道:“这话以后别说了,就算没有旁人,他也不会多看我一眼的。”
  大婚到现在,已有一年,他们至今还没说上五句话,这哪是旁人的问题,分明是谢桓看她不顺眼的问题,她顿了顿,“何况……柳小姐自幼在谢家长大,他们相识在先,感情自然与旁人不同……”
  “那又怎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他既然娶了您,就该跟您过一辈子,这样晾着您,何苦来哉……倒是那个柳小姐,她明知道您才是正儿八经的少夫人,还整r.ì里与姑爷纠缠不清,这般做派,还才女呢,我就不相信,难道她一个小姐还能自甘下贱,给她亲姨母儿子做妾?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这时,一个丫鬟端着一盘青菜馒头从前面走了过去,小红赶紧闭上了嘴,看清楚来人后,正是谢二夫人的贴身丫鬟夏荷。
  空气安静了片刻,待人走远后,陶妧道:“不要看不起妾,正妻不受夫君敬重,还不如妾。”
  谢二夫人不就是个例子吗,年轻的时候就被夫君的妾室陈小娘蹬鼻子上脸,夫君早早离开人世,一辈子也没能跟她生下一儿半女,她虽为正妻,可现在是妾室的儿子管家,还要仰仗妾室的孩子给口饭吃,平时被陈小娘呼来换取当丫鬟使唤,只能吃斋念佛躲个安生,这种例子又不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