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世子心尖宠:软甜桃精萌萌哒 作者:风笙余萧

时间:2021-10-27 00:27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文案: 天启国有一颗生长了几百年的碧桃树,遇血化形窜进当今丞相嫡女莫夏初的身子里,爹爹疼娘亲爱,还有两个宠妹狂哥哥视她如宝。 初儿,今日要上学咯~ 好啊~ 上学就上学,可这老缠着要她相伴的小世子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风流不羁,霸道细心的小n_ai狗就可
 文案:
  天启国有一颗生长了几百年的碧桃树,遇血化形窜进当今丞相嫡女莫夏初的身子里,爹爹疼娘亲爱,还有两个宠妹狂哥哥视她如宝。
  “初儿,今日要上学咯~”
  “好啊~”
  上学就上学,可这老缠着要她相伴的小世子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风流不羁,霸道细心的小n_ai狗就可以拦着她的路了吗?
  还有那温文儒雅,彬彬有礼的容公子,能不能不让追啦?本碧桃精不嫁~
 
 
第1章 借魂
  天启国,仲夏年间。
  “站住,别跑!!!”
  偏安静的小树林里响起了追逐的脚步声,今日是莫夏初随同丞相爹爹外出郊游之日,她因一时尿急所以走远了去,谁知竟惊动了早已埋伏在此处的杀手。
  眼角余光瞧见的朴刀愈发地接近,她不由地愈发大声喊了起来:“爹爹,救我,救我。”可一个没留意就遭到地上的枯枝磕绊,身子直直往前扑去。
  黑衣男子得意一笑,“你逃不掉的,受死吧!!!”说罢就举起朴刀正要往下砍去,谁知被地上之人反手使出一把沙尘粒子,“啊——”他的双眼。
  莫夏初见此赶紧往前跑去,可前方已无路,只有一颗碧桃树伫立在右侧。身后那黑衣男子正摸索着前进,步步紧逼。情急之下她只好躲在树干旁,想着寻机会而逃。
  岂料一个不小心就踩中了枯枝,发出的响声让黑衣男子成功辨别到方向,于是提步往后逃,可还是慢了一步。
  刀光起落之间,莫夏初倒下了,鲜血溅到不远处的碧桃树上,狂风忽起。将那黑衣男子卷到悬崖边去,任他自己掉下崖去。
  周遭掉落的花瓣纷纷升至半空中,经风竟缓慢旋转成一个人形,“啊——”光影咻地一下竟窜进莫夏初的身子里。
  碧桃树开始逐渐枯萎凋零,不到半会花瓣就全部掉光,光秃秃的不大好看。碧桃精缓缓睁开了眼,那枯枝残树就立马闯入视线,她的心忽觉好痛,可正想要捂住胸口之时。
  便看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再摸向脸蛋,头发,顿时就愣住了。
  她的小蕊蕊呢?
  她的小花瓣呢?
  还有小枝枝都去了哪里?
  难道她这几百年的刻苦修炼终于可以化成人形了?可忽然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在脑海中回旋,“啊——痛,好痛。”
  再次醒来之时,她躺在软软的床褥上,床边有一、二、三、三双眼睛在盯着她。见此她身子害怕地不由一颤,往被窝里缩了缩,“别...别...别杀我,我...我是...我是...”
  “初儿,乖,没事了,娘亲在这,没事了。”钟氏因与莫晋言闹了矛盾,所以才不去郊外游玩,谁知竟传出自己女儿被追杀一事,当即吓得她魂飞魄散,痛哭流涕。
  幸好最后在一颗枯树旁把人给找到了,否则她这一辈子都会怀着愧疚而过下去。
  “娘亲?初儿?”碧桃精脑海中的记忆再一次被提及出来,原来她不是化形,而是借助这冤魂之身而活。
  这身子的主人叫莫夏初,是当今丞相莫晋言的嫡女,深受百般宠爱,家中尚还有两个哥哥,大哥莫临风是一名四处征战的将军,二哥莫晓辰则是一个纨绔子弟,乐于享受。
  “初儿?可还记得爹爹?”
  “爹爹?你就是丞相爹爹?”碧桃精瞧着他们这副喜中含泣的模样,忽感觉到一种悲伤,若是他们知道真正的莫夏初已经死了,该会有多难过,“初儿当然记得爹爹,娘亲。”
  钟氏一把将莫夏初抱过,只觉她的身上不来由地透着一股桃花香气,好闻极了。侧眼一看,一个小桃花瓣状的图案竟出现在她的耳垂后,那可是以前没有的事。
  “老爷,你瞧初儿这耳后是怎么回事?怎么无端地多了一个桃花瓣印子出来?”
  莫晓辰忙凑上前去瞧上一眼,率先开口应道:“娘亲,我们过去发现妹妹的时候,地上满是桃花瓣。原先那处可是一颗活了几百年的碧桃树了,想必是仙子显灵化身救了妹妹一命也未必可知。”
  “对,辰儿说的有理,不然这么大的一颗碧桃树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钟氏这才放下心来,空言几句菩萨有灵,接着说道:“初儿经历此劫,日后定要好生派人跟着才是。”
  “放心吧夫人,我已将此事说与风儿听,定要他查出背后之人是谁,还我们莫家一个安定。”
  “嗯嗯,那就好。”
  转眼就到了上学的日子,莫夏初经过这几日的晒阳光和多走动,身子愈发健朗起来,皮肤白如凝脂,小脸蛋越发精致小巧,愣是让人瞧见就想抱在怀里好生宠爱。
  “初儿,该起身洗漱上学去咯。”钟氏坐在床边,瞧着这熟睡的小家伙,就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轻点一下她的小脸蛋,只觉滑溜,又忍不住上手掐了一下。
  “娘亲——”一个长长的拖长n_ai音让钟氏心都融化了,急忙应道:“初儿怎么啦?可不能不上学喔~”
  莫夏初极不情愿地揉着眼睛坐起身来,糯糯道:“你怎么知道的呀~”
  “娘亲什么都知道,好了,快些洗漱,今日可是要到新学院去呢。”
  莫夏初轻嗯了一声就接过婢女灵雨递过来的桃花味古牙膏,认真刷洗一番就把泉水给接过来,仔细漱口。完后起身任婢女甘棠替她着上粉粉的衣物。
  一袭略简单的粉色素衫,淡雅脱俗,纯白色丝绒在衣衫上绣出一朵朵清雅的碧桃朵儿,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添了几分淡泊之气。
  金丝线绣边的宽松腰带轻束细腰,n_ai白色的敞口纱衣随意地披在肩上。脸上无需过多装饰,只需在双眉上下点功夫,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随之而生。
  “姑娘,到正厅用早膳吧。”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