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师弟为何那样 作者:秋风外(上)

时间:2021-11-02 00:03 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三教九流 魔法幻情
文案: 某日,师父带回来个奄奄一息的师弟。 山上弟子就他们俩人,清清认为自己应支棱起来,做一个温柔强大的好师姐。 于是 除妖抓鬼,她硬着头皮冲在最前面。 裴远时:师姐,你的腿似乎在发抖。 路遇匪徒,她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风。 裴远时:师姐,刀刚刚差点
 文案:
  某日,师父带回来个奄奄一息的师弟。
  山上弟子就他们俩人,清清认为自己应支棱起来,做一个温柔强大的好师姐。
  于是
  除妖抓鬼,她硬着头皮冲在最前面。
  裴远时:“师姐,你的腿似乎在发抖。”
  路遇匪徒,她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风。
  裴远时:“师姐,刀刚刚差点削到我头皮了。”
  共同闯祸,她挺胸而出要一人承担。
  裴远时:“师姐,师父好像没有说要惩戒我们。”
  她自觉相当到位,他却并不领情,连师姐也不大爱叫了。
  后来,她无意间打开他的抽屉,散落一地的册页,密密麻麻,全写着她的名姓。
  被抓包的少年伏在她颈间,声音喑哑:“对不起,师姐……”
  她怒:“不许叫我师姐!”
  他欣喜抬头,眼神s-hi漉:“……清清?”
  清清:??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看上去老实但并不老实的师姐x看上去不老实其实非常不老实的师弟
  少年少女的轻松向捉鬼抓妖故事!
  喜欢请收藏~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清清 ┃ 配角:裴远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弟太狡猾了怎么办
  立意:自强不息,乐观向上
 
 
第1章 楔子
  六月的雨,来得没有一点征兆。
  午食前,天空还澄净无云,地面暑气蒸腾,一派夏日气象。等阿春收拾好碗筷,掀开厨门上挂的青布帘,雨点已经砸了有一会儿了。
  阿春扶着门框,望着天边翻卷的乌云出神。
  距阿爹去泰安镇,已过了五日,按照以往情况,今日怎么也该回来了。
  春天阿爹上山摔伤了腿,这还没好透,一下雨,村外那条黄泥路更不好走……
  “洗个碗怎这般久!”
  噼里啪啦的雨点声中,一声妇人的抱怨显得突兀。阿春一个激灵,连忙转身进厨房。
  “眼见着七月了,下个月的油米还没一点着落。说去泰安卖菇,用手刨着路皮也早该回来了!俩父女没一个中用!”
  屋舍简陋,妇人的叱骂一字不漏传入阿春的耳中。
  阿春一声不吭,端起偏灶上正咕噜作响的陶壶,将药汁倾倒在一旁的小碗中。褐色的药汁冒着腾腾热气,阿春拭了拭额角沁出的汗珠,端起碗,小心翼翼地迈步出门,往妇人所在的屋子走去。
  屋内陈设相当简单,一床一柜一桌一椅而已。
  此刻妇人翘着腿,靠在唯一的椅子上,瞥见阿春进来,仍旧喋喋不休:
  “手脚这般不利索!不知道的,还当你田春,是哪家高门大户的小姐。”
  阿春仍不发一语。
  妇人欠身,想拿桌上的药碗,瞥见阿春的手,立刻怪声惊叫起来:
  “噢哟,熬个药还能把手给烫了,没事吧?”
  阿春慌忙把手别到背后,想离开这间让她喘不过气的屋子,却被叫住了。
  “别急着走,”妇人不急着喝药了,她往后一靠,脸上做出关切“给我说说,这事你到底怎么想的?”
  阿春的头垂得更低了。
  “王员外有什么不好?年纪大,知道疼人。父母早去了,也无公婆需要服侍。至于院里那几个……”
  妇人见眼前的少女,虽布衣素面,但难掩清秀可人,现在年纪尚轻,假以时日……
  想到这里,妇人的笑意带上了一丝不可说的暧昧。
  “能比得上你?略施手段,那姓王的还不是把你宠到天上去!这破屋子,乞丐住了都嫌寒碜,你就不想着让家人享享福?”
  妇人说的有些口干,拿过桌上的碗,皱着眉喝了一大口。
  “今天的药怎这般腥臭!”
  喝完药,见阿春依然一副鹌鹑样,妇人终是不耐烦了。
  “你不替柳姨和柳姨肚子里的弟弟着想,也想想你那倒霉老爹吧!这次上镇子不知道能拿回来多少银钱,郎中说了,你爹那腿要是没这个数的银子,就只能成瘫子了。”
  柳姨伸出五根手指头,在阿春眼前晃晃。
  “行了,去把昨儿换下的衣服洗了。”
  阿春拿过桌上的碗,转身朝外走。
  身后柳姨嘟囔着:“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哑巴似的,父女俩一个样。”
  雨势依然凶猛,风刮得院子中央的桐树左摇右晃。阿春把残药泼进雨里,擦了擦眼角,慢慢往厨房去了。
 
 
第2章 初遇
  师父离开小霜观已经半月有余了。
  离开前,他信誓旦旦:
  “为师此行最多十日便能往返,观中只你一人,柴米一应俱全,清清无需担心吃食,记得每日勤加修炼,安心等候为师归来。”
  随即席卷观内所有香火钱,扬长而去。
  清清作为玄虚子座下首席大弟子(徒弟只她一人),的确安分守己,谨遵师嘱,安心吃睡。
  至于课业……
  每日的晨功必不会再做了,她定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悠悠转醒。
  醒来后,随意糊弄些吃食,便在山上四处溜达,捉捉鱼,捕捕蝉,运气好能逮到野兔,为晚上的伙食增材加料。
  至于山下的集市,清清是不会去的,原因无他,没钱,去了徒增馋耳——许是担心清清挥金如土,离开前师父已贴心地把观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子儿席卷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