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同时攻略两个病友 作者:七月闻蝉(下)

时间:2021-11-14 00:11 标签: 奇幻魔幻 系统 女配
第56章 落寞的光辉下景物黯淡, 孟潮青四周没有仆从跟随,身披暮色,如今抱着一堆书籍微微颔首, 姿态平和。 这么匆忙, 当心跌到。 多谢长兄提醒。宋雅生缓了口气, 孟潮青从他身边走过,余光飘到身上。 少年清瘦的身躯修长挺秀, 玉帽珠随着动作微微晃动,擦肩
第56章 
  落寞的光辉下景物黯淡, 孟潮青四周没有仆从跟随,身披暮色,如今抱着一堆书籍微微颔首, 姿态平和。
  “这么匆忙, 当心跌到。”
  “多谢长兄提醒。”宋雅生缓了口气, 孟潮青从他身边走过,余光飘到身上。
  少年清瘦的身躯修长挺秀, 玉帽珠随着动作微微晃动,擦肩时一股Cao木气息混杂着淡淡幽香散出来,味道极轻,风一吹便消弭殆尽。
  他想不起来这道熟悉感从何而来, 视线瞥过白底绣流云纹的衣缘时顿住一二。
  像是云水间流过一抹落红, 春去无意。
  孟潮青垂眼, 淡声道:“娘在鸳鸯堂摆了饭,快去罢。”
  脚步声渐行渐远。
  月出东山,一抬头,不知何时他也走到了寂寥的院子里。三五盏灯火挂在檐下, 屋里忽传来一声低呼,像是受了不小惊讶。梢头鸟儿被惊飞,振翅落羽, 孟潮青拈着灰褐色羽毛, 不动声色走近。
  隔窗半开, 正房明间里空无一人, 一盏宫灯微微放明。
  “我就说!这里肯定有鬼跳出来!”
  床上有人在小声言语,暗幽幽的卧房内一盏小纱灯搁在床边褆红小几上, 映照出帷帐上一道模糊影子。
  “啊啊啊快暂停, 克服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正面直视这种鬼东西。”她像在说悄悄话, 若不仔细难听清楚。
  孟潮青轻轻放下书,往里但见一道素白屏风挡着床榻,衣架上挂了乔孜的衣裳,梳妆台面金簪、发带缠在一起,桌案上还摆了新鲜果品,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香味。
  不远处有三重帘帐垂落,隔开的小小空间里声音断断续续。
  “不行了、啊、屮艸芔!”
  孟潮青:“……”
  他眼神里意味复杂,垂眸看着床边的一双素履,末了取出悲思剑。
  乌漆的剑身以极快的速度挑开幔帐,幽暗中视线相撞,穿着中衣的少女僵硬地扭过头,鬓发散乱,枕边几个水果滚落,她嘴角似乎抖了抖,吃力地抬起一只手指着他,难以置信:
  “为什么没有声音你做贼吗?”
  “你为什么要拿着剑?你难道要杀了我?你、你你怎么又坏又毒??!”
  接连三个问出口,乔孜胸口剧烈起伏,慌乱中一个枕头砸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麻蛋,她在看恐怖片,魂都吓飞了!
  孟潮青侧身躲过,四下都看了遍,没有旁人的身影。
  “只有你一个人?”
  语调微扬,隐隐是不信任的态度,挡住她大半去路,孟潮青垂着凤眸,看向她时声音沉沉。
  “当然是我一个人了!难道还有旁人?你怎么能这样怀疑我!我们如今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乔孜脑子转得快,联想起往先孟潮青对自己的恶意揣测,忍不住指责道:“心里有什么就会想什么,你真龌龊。昨夜促膝长谈后亏我愿意相信你,结果一天工夫不到你自己就心口不一,居然还怀疑我的人品。”
  他本是收了剑,闻言盯了她一会儿,剑又回到手上。
  暗沉沉的灯烛下,孟潮青静静盯着她,他低眉垂眼时掩住了眼中的幽晦,如今眼帘半掀,乌黑的瞳仁里映着一道纤瘦的人影,敛去所有光泽,
  乔孜拢了拢松散的领口,见状雄赳赳气昂昂站起来,输人不输阵,何况面对这个狗东西,越弱他越喜欢欺负。
  “事不过三,你要道歉。”她抬了抬下巴,严肃道,“我的脾气你该知道的。”
  孟潮青:“既然没有人,那你方才是在自言自语么?”
  “对,我有个癖好,就是喜欢自言自语。”
  剑身抵到她的腰侧,轻轻撞了撞,像是警告:“说实话。”
  “你这是跟我说话的态度吗?”乔孜皱眉,一巴掌拍过去,“真当自己是我夫君?居然敢逼问我,胆大包天!”
  孟潮青:“……”
  有几许怪异涌上心头,耳畔都是她充满怒气的声音,字字清晰干脆,少了平日里的几分绵软,像是刺猬身上的刺,扎在手心里直叫人发痒。
  孟潮青问:“我并不曾有管束你的意思,只是在其位,行其事。你今日是不是又跟宋雅生厮混在了一起?”
  “是,我还认识了几个小朋友,玩的特别开心。”乔孜捡回水果,看也不看他,张口就道,“他们都是尊老爱幼的有志少年,比你好百倍。”
  “都说昼想夜梦,今晚想必我做梦都是笑着的。”
  那张粉白的脸上眉眼格外生动,春山秋水,淡墨勾勒,神韵秀彻。竹叶间有飒飒之响动,孟潮青扭头瞥了眼窗外。
  起风了,灯烛摇晃,春夜细雨无声。
  而这方寸之地里,两道影子在幔帐上糊成一团。
  乔孜抱着手臂冷笑:“你没本事,只能在这里吓唬我。有本事你就把剑放下,我们可以赤手空拳单挑。”
  正好让她试试新技能。
  大抵头一次听到这样挑衅的话,孟潮青微微笑了出来。
  “你是医修,修行也没有多少时日,若要单挑,这才是真的欺负你。”
  乔孜:“那你听说过龟兔赛跑的故事吗?”
  她站在床上比他高许多,低着头有耐心道:“从前有一只丑陋而无自知之明的兔子,他觉得自己的速度很快,于是眼高于顶,对于敦厚而善意的乌龟的挑战,他不屑一顾。
  “后来两只小动物y-in差阳错有了一场比试,可这只兔子仗着自己速度快,中途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乌龟已经到达终点了,最后他输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不要太过自信。”
  孟潮青早听过这则预言,这丑陋而无自知之明的兔子,显然是她在指桑骂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