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软萌小相师:四个哥哥宠上天/不许动!我们的妹妹说你头上有鬼+番

时间:2022-06-17 12:42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121章 地铁站收鬼 一个月前,地铁的监控拍下了这个画面,警方随后就寻找女孩的踪迹,但到现在都没找到尸体,地铁里甚至连一滴鲜血都没留下,但这监控却是实实在在地拍到了! 左冰夏看着画面里那个穿着一身红裙子的女孩惊得捂住了嘴巴。 虽然没有正脸,但左
第121章 地铁站收鬼
  “一个月前,地铁的监控拍下了这个画面,警方随后就寻找女孩的踪迹,但到现在都没找到尸体,地铁里甚至连一滴鲜血都没留下,但这监控却是实实在在地拍到了!”
  左冰夏看着画面里那个穿着一身红裙子的女孩惊得捂住了嘴巴。
  虽然没有正脸,但左冰夏还是认出了她:“冬暖!这是冬暖!她四年前就死了,怎么会……”
  楚软软将手机拿回来,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这段监控拍下的只是左冬暖的鬼魂在重复着生前最后的动作而已。
  “今天晚上,三号地铁口见!”楚软软说道。
  楚软软正要离开,左冰夏连忙拦住了她问道:“冬暖的死……跟我有关吗?”
  左冰夏眼眶含泪,很显然带着愧疚。
  “跟你无关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恨你,否则也不会这么费尽心思地保护你了!”楚软软说道。
  “保护我?这是什么意思?”左冰夏不解道。
  楚软软不禁冷笑:“你觉得如果没有左冬暖的保护,你在姜锡的愤怒中还能完好无损地活四年吗?”
  “什么?”左冰夏脸色苍白,颤抖着后退两步,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楚软软说完就和宁宣离开了。
  当天晚上,宁宣和楚软软出现在地铁里。
  于是,这两个完全没坐过地铁的人成功在地铁站迷路了。
  “三号线?是在这个方向吗?”楚软软一头雾水地看着周围。
  宁宣也是涉及了知识盲区,关键是地铁里还分不清东西南北。
  两人像没头苍蝇似的乱转,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楚软软?”
  楚软软回过头,就看见迟龙飞站在她身后。
  “现在都快十一点半了,你们怎么会在这儿?”迟龙飞问道。
  “呃……我们来……抓鬼!”楚软软耸耸肩说道。
  如果在刚认识楚软软的时候听到这话,迟龙飞或许会觉得楚软软是神经病,但是现在他对这话深信不疑。
  “这地铁站里面有鬼吗?”迟龙飞有些紧张地问道。
  “过一会儿等她出现了不就知道了!”楚软软笑道。
  正说着,楚琪和宁羽带着大黑赶到了。
  “软软,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这是四号线啊!”楚琪疑惑道。
  楚软软和宁宣对视一眼无奈道:“我们没坐过地铁,所以……迷路了!”
  楚琪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富家子弟就是不接地气!”
  “好了!接地气的姐姐,快带我们去三号线吧!”楚软软笑道。
  楚琪拉着大黑正要走,却发现大黑又盯着迟龙飞的脚一直转愣是不肯走。
  “奇怪!大黑怎么对你这脚这么感兴趣,迟小帅锅,你鞋子里该不是藏骨头了吧!”楚琪疑惑地看着迟龙飞。
  迟龙飞也是一脸不解:“我真没有脚气,也没有香港脚!”
  楚软软蹲下身,看着迟龙飞脚上穿的白鞋蹙眉道:“迟龙飞,你把左脚的鞋脱下来!”
  “啊?”迟龙飞一脸的不解。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快脱下来!”楚软软说道。
  迟龙飞疑惑地将自己左脚的鞋脱下来,楚软软把鞋底子翻过来放到大黑面前。
  果然,大黑激动地冲着鞋子直叫。
  “你的鞋有问题啊!”楚软软蹙眉道。
  众人立即看着鞋子研究起来,忽然,鞋底的一小块红色吸引了楚琪的目光。
  “软软,你看这块红色的地方,像不像是血?”
  听到楚琪提醒,楚软软这才发现,这鞋底好像真是沾了块血,只是被刷得很淡。
  “迟龙飞,你这鞋是不是沾过血啊?”楚软软问道。
  迟龙飞仔细想了想,随后大惊道:“好像是沾过血,就在三号地铁那儿!”
  “在哪儿沾的?”
  “那天我出地铁的时候鞋被人踩掉了,混乱中它就掉到了地铁轨道里。
  我没办法只好先下去,等列车开走了我才请工作人员帮我把鞋捡上来。
  那时候鞋底上就沾了红色的东西,我以为是颜料什么的就没在意。”迟龙飞说道。
  “小帅哥,你心可真大,这是y-in血啊!”楚琪说道。
  众人来到三号地铁口,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地铁站几乎没有什么人,最后一班地铁也即将进站。
  迟龙飞根据记忆找到了鞋子掉下去的大概地方。
  “就是这儿了!”
  楚软软将手电筒打开照在地铁轨道上,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但她却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y-in气。
  “迟龙飞,你那天下车时有没有什么异常?”楚软软问道。
  “那天我是在兼职的孩子家里补习,那孩子的妈妈回来的很晚,我也就很晚才离开,当时应该有十二点了,但正常时候地铁站十一点半就关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多出来一班车。”迟龙飞说道。
  正说着,左冰夏赶到了这里。
  她一过来,楚软软明显感觉到周围的y-in气更重了。
  “左阿姨,怎么是你?”迟龙飞惊讶道。
  “迟龙飞,你怎么会在这儿?”左冰夏也十分惊讶。
  楚软软眉梢微挑:“迟龙飞,她该不会就是你的雇主吧!”
  迟龙飞点点头:“我是左阿姨孩子的家庭教师!”
  “怪不得左冬暖会特意把你送回家,原来是这样啊!”楚软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