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系统:蛮荒太子妃只想放羊/野心不大,你和天下+番外 作者:宋象

时间:2022-06-17 12:46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104章 花姑娘和阿花 怀里被塞了一只兔子的太子宸。 表情僵硬,整个人都快裂开了。 快拿开啊,他害怕,他害怕这种有毛毛的东西。 还是软绵绵的 他记得父皇皇宫里有个小答应,养了一只猫,后来据说那猫差点挠到他母妃,所以那个小答应被打死了。 他很害怕这
第104章 花姑娘和阿花
  怀里被塞了一只兔子的太子宸。
  表情僵硬,整个人都快裂开了。
  快拿开啊,他害怕,他害怕这种有毛毛的东西。
  还是软绵绵的……
  他记得父皇皇宫里有个小答应,养了一只猫,后来据说那猫差点挠到他母妃,所以那个小答应被打死了。
  他很害怕这种毛茸茸的东西。
  然后他就想到小胖子那笑的一脸牙的样子,她好像也喜欢这种东西。
  刚刚她就是为了看兔子,松开自己手的。
  见兔思迁~~(。_。)~~。
  想到这里,太子宸坚强的抱着怀里的兔子,然后站起来,看向李大娘身边的小胖子。
  可能小姑娘都会喜欢这种玩意吧。
  小胖子看着软绵绵的,和这只兔子一样,好奇怪,他觉得小胖子很好看,但是这只兔子太毛了,他不喜欢。
  他把兔子塞给了小胖子。
  “阿巴!阿巴!”
  小七接过兔子,不确定花姐姐是什么意思,问道:“花姐姐是说让我帮你把这个兔子红烧?”
  太子宸:……wow~⊙o⊙……是这种喜欢吗??
  小七看花姐姐点头,高兴的无比。
  “花姐姐,那晚上可以加餐了,我们有两只兔子了呢,阿九那只兔子是灰兔,没你这只好看,就煲汤了,你这只这么好看,一定要让阿爹红烧,阿爹红烧一绝啊,呲溜!”
  好吧,太子宸被说的口水弥漫,那就红烧吧。
  小胖子阿爹的手艺是不错。
  特别不错。
  这样一想,好像毛茸茸也不可怕了。
  毛越多的越好吃啊。
  那天的鸽子汤就很好吃o(╥﹏╥)o。
  然后就看着小胖子抱着兔子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喊:“阿爹,阿爹……”
  太子宸都没有注意,这一次他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然后太子宸就被一堆姑娘给淹没了。
  “花姐姐,花妹妹,花姑娘,花仙子……”
  “你教我们怎么刺绣吧。”
  生平第一次被姑娘包围,太子宸没有厌恶的感觉。
  他想,大概是因为这个部落的姑娘干净一些吧,至少没有那种头发一缕一缕,流着鼻涕,脸上还脏脏的。
  从来没有人要求他教学。
  所有人都说他残酷暴虐,花天酒地,不学无术。
  除了批评就是批评。
  在这里,他虽然是个哑巴姑娘,可是一群人却让他教学。
  太子宸盛情难却(十分高兴),挨个指导。
  教大家基本针法,怎么穿,怎么垒针,怎么交叉穿,怎么塑造出层层叠叠的感觉,怎么变换颜色,教的是刺绣,不用说话也可以。
  他一一展示给大家看。
  最老牌帝国申国的皇宫嬷嬷会的刺绣手段不要太多,太子宸只是随手展示了最基础的。
  就让这些部落姑娘如痴如醉,一脸惊叹。
  毕竟大家都是有审美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部落姑娘力气有点太大,扎到自己倒是无所谓,而是经常动不动把布给扯破了。
  正好太子宸又教他们怎么缝补,把两块破掉的布拼接起来,一点都不难看,还更好看了。
  太子宸教的很认真。
  即使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姑娘们都是一脸崇拜。
  甚至中间还夹杂着几个男子。
  仇狗就被他媳妇赶来学刺绣了,仇鸟也被师傅赶来学习了,说以后万一动物受伤裂开,可以用针线缝起来。
  还有几个男子,都拿着针认真的学,没有布的就在自己衣服上试验,没有线的就先学习手法。
  蛮荒生活比较艰难,并没有严格的规定男女干什么活,谁行谁上。
  太子宸抬头看到有男子也在学刺绣,惊讶了一下,然后内心忽然有什么破防了。
  刺绣的男子并不是那种娘们唧唧的,他见到其中有人就就是在骑马s_h_è 箭队的,十分英武。
  还有一个是学医的,据说是部落的大夫,因为他来第一天,那小大夫还给他看过,说他没事,身子骨跟牛一样健康。
  这些人也学习刺绣,但是并没有羞怯,都是理所当然,十分认真,眼神都不躲闪。
  太子宸这一刻,很想喊母妃来看看,男子刺绣并不下贱。
  他甚至不明白母妃为何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然后太子宸看到了叶不器……
  ……
  这一刻太子宸从现实又跌入了深渊。
  他看到了,他会怎么想,叶不器那样古板的学究。
  太子宸这一刻不敢想。
  甚至连恢复身份判他死罪都没有想。
  他肯定觉得自己不配为一个太子。
  一时间,太子宸有点心意阑珊。
  他起身,丢下绣品走了。
  叶不器知道太子宸,所以他刚才没有围观。
  可是他又实在好奇,那毕竟是他他们申国的太子。
  他还是忍不住过来看了看。
  然后就看到太子宸认真热情的和大家交流,真的在教其他人刺绣。
  不论对方是女子还是男子,一视同仁。
  这一刻的太子,让叶不器心中动容。
  他想,他心目中的太子至少就是这样的,温和,耐心,有礼,一视同仁。
  他看到了太子的绣品,是一幅画,一幅山河图,辽阔,壮美。
  叶不器注视着这绣品,心中一声叹息,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可是肯定是错了。
  太子宸丢下自己的绣品跑了。
  他羞愧,痛苦,害怕,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