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我佛不慈悲 作者:栖逸qiyi(上)

时间:2022-07-06 12:51 标签: 女强
简介: 原名《我佛手持ak》 【ak鸟狙超新星,大慈大悲渡世人】 与上界那位史上最出格反叛的凶神分手之后,叙燃半路得道,成了科技革命后第一个修成正果的女佛修。 那一日,她与小电音寺慈年大师辩道,电子仿真花在雾中若隐若现。 叙燃:大师,我悟了。 大师:
简介:
  原名《我佛手持ak》
  【ak鸟狙超新星,大慈大悲渡世人】
  与上界那位史上最出格反叛的凶神分手之后,叙燃半路得道,成了科技革命后第一个修成正果的女佛修。
  那一日,她与小电音寺慈年大师辩道,电子仿真花在雾中若隐若现。
  叙燃:“大师,我悟了。”
  大师:“……施主,我还未言一词。”
  说着,叙燃起身,原地成佛。
  大师:“?”
  西方大魔带领着七十二柱魔神踢馆奈何桥地区修仙榜,放言道:“东方法修界不过一帮废物。”
  下一秒,叙燃赤手空拳走上擂台。
  大魔斜睨着她:“听说你修佛?你上来给我敲木头吗?”
  叙燃掏出便携式rpg火箭筒,肩扛开光ak-105,背后各环绕九柄刻印大狙,在枪炮齐鸣的轰响中行了个佛礼:
  “我佛慈悲。”
  大魔:“?”
  *
  “我的城市一度被评为全修真界最烂的地区。”
  可后来,那个从013号归墟城走出来的女佛修,成了世界的无冕之王。
  *
  心狠手辣坏女人佛修√
  大女主剧情向升级流,有cp
  我流赛博/修仙朋克世界观,涉及元素包括不限于:仿生菩萨、机械剑修、物理飞升、电子法门、灵根污染……
  神话体系乱炖,勿代入现实宗教
  ———————————————
  内容标签: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叙燃,巫烛(男主)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赛博修仙,法力无边
  立意:在乱世中诠释自己的道
 
 
第1章 我直接原地成佛
  ◎她是归墟的女儿◎
  归墟城,汉天大道852北弄小电音寺。
  “燃道友,许久未见。”
  慈年大师徐徐将炉火添上,似是对眼前披着风雪的客人见怪不怪。
  一名小沙弥自莽莽素白大雪中奔跑而来,风风火火的模样,边口中喊着“师父,来客人啦!”。
  却在目睹端坐于对面的那道身影时猛地顿住话头,本就溜圆的眼瞪得更大。
  “不得无礼。”
  年长的住持呵斥一句,那小沙弥便努嘴低下头认错。片刻在慈年略带谴责的目光中再次抬眼,红着脸朝那著玄色法衣的身影笑了笑。
  “前辈,那您跟师父先谈正事,我去放曲子。”
  目睹着少年冒冒失失的背影,慈年大师叹息一声,挽袖在桌案的控制面板前一挥。两人中间的虚拟电子屏,便投影出一朵蓝紫霓虹灯曳动的全息莲花。
  “燃道友。”
  慈年端坐于万般光线的汇聚处,半身是闪烁的电子冷光,半身是归墟市经久不散的大雾。
  在骤然响起的磁x_ing佛音快节奏吟唱中,他望向桌案对面低垂眼睑喝茶的女子,低声道:“雾中看花,方知真辩……”
  一身玄色法袍的女子蓦地抬眼,耀若春华的姣好面容在白雪中熠熠生辉。
  叙燃:“大师,我悟了。”
  慈年:“……贫僧还没来得及说完。”
  说罢,叙燃也暂时无瑕顾及对面住持的情绪。她忍耐着近些日子体内苦于奔波的乏力,抬手将肩头的落雪拂去。
  利落起身,原地成佛。
  慈年:“……”
  “……”
  叙燃只身立于大雪之中,飞絮状的雪片落在她身,却像是被无形的屏障阻隔,转瞬间散落一地。
  极度透支的身体被一股温和而强大的力量滋盈,当小沙弥将寺里的复古电唱机反转搓盘至高潮之际,爆裂的鼓点与梵音吟唱于一瞬间炸响在脑海。贯彻周身的落雪与迷雾,她目光仿佛穿透进世间万物的根本,层层代码的本源在她眼中无处遁形。
  “已经卡在这一步快一个月了,终于……”
  叙燃轻叹着,点开了手腕上印刻着的虚浮光标。
  【姓名:叙燃
  户籍地址:归墟市汉天大道北弄31-28号
  身份:佛修
  实时排名:归墟市升天榜第6位(原28位↑)
  向下展开查看总榜排名】
  怔愣半晌,慈年一个激灵从极端惊异中回过神来,目光复杂地朝她望去。
  “燃道友……恭喜、得道?”
  世界修佛者多如过江之鲫,顺利成就佛身的修士却不过百人,近年来更是只乐天佛子一人踏入此境。而女子修佛顿悟,科技革命之后便再无实例。
  叙燃语气平淡,“没什么恭喜不恭喜的,再不得道,我就要被那帮焱宗的孙子弄死了。”
  就好像在她眼中,得道彻悟并不是一件在其他众修佛者看来多么憧憬的事,而只是能够被利用的另一种向上爬的手段。
  事实上,佛修的“得道”,本就是思想境界意义远大于真正实力意义的。一脚踏进顿悟境,除了比其他修士多了个佛身之外,剩下该怎么修炼还是得练,不然都打不过那帮化学配平核爆灵根的畜生们。
  毕竟现在这年头,只有穷人修仙才靠肉身变异。
  顶着对面住持大师的晦涩目光,叙燃仰颈,鼻腔间吸入一口夹杂着冰雪的冷冽气息。
  她指尖摩挲过袖口下冷硬的金属表面,突然笑了笑。
  “……”